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48|回复: 4

[转帖] 为何说“劳动创造人”是一个错误命题?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7-7 19: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为何说“劳动创造人”是个错误命题?


去年智者说(周树林)给我寄来了他的大作《我有所思》,书中再次对“劳动创造人”提出了质疑,“按照我们原来的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只有人的劳动才称其为劳动。先有人然后才有人的劳动;先有‘人’的概念,然后才有‘劳动’的概念。如果说是‘劳动创造了人’,显然是一种自相矛盾的”。(周树林《我有所思》第179页)
“劳动创造人”这个命题虽然是由恩格斯提出的,但恩格斯在这个问题的论述上存在着明显的互相冲突的地方。对于劳动,恩格斯曾多次指出,“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的特征又是什么呢?是劳动”(《马恩选集》第3卷第513页),而真正的“劳动是从制造工具开始的” (《马恩选集》第3卷第513页),但是“没有一只猿手曾经制造过一把哪怕是最粗笨的石刀。” (《马恩选集》第3卷第509页)所以,猿的活动“还不是真正的劳动” (《马恩选集》第3卷第513页)。既然猿的活动还不是人的劳动,那么劳动何心能够先于人从而决定猿转变为人呢?
现代生物学告诉我们,物种(生理结构)是由遗传基因内在决定的,也就是说遗传基因是物种生理结构形成的内因。既然自然科学证明了基因与物种之间的关系,基因决定了这个物种与那个物种不同,那么我们有何理由否定人这个物种(生理结构)也是由基因内因决定的呢?因此,按照现代生物学的观点,人物种的形成也应该是由遗传基因内在决定的,而不是由动物的外部行为决定的。
人的活动与动物活动的区别就在于人的活动是一种有意识、有目的的创造性活动,而动物的活动只是一种本能。有人说动物活动也是有意识、有目的的。比如有些猴子,它知道用重物(如石头等)把果实砸碎,然后吃里面的果仁。其实,动物只能够以本能的方式利用工具,并不能如人那样从无到有地制造工具。人能够制造乒乓球拍和乒乓球开展体育运动,动物就不能制造这些东西。当然,动物能够拿着乒乓球拍和乒乓球玩耍,有些高等动物甚至能够模仿人打球的动作,但这些简易本能活动与人的活动存在质的差异。
因此,不仅恩格斯自己对“劳动创造人”的论述自相矛盾,而且“劳动创造人”也不符合现代生物学物种是由基因内在决定的观点。最后,要说明的是,我完全赞同周树林老师的观点。“正确的结论理应是:自然创造了人,劳动及其他社会实践活动完善了人本身,促进了人的进化。”(周树林《我有所思》第179页)
 楼主| 发表于 2014-7-7 19: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动物进化与行为选择

大家知道,无论动物还是植物,其物种的形成是都是由基因决定的。但与植物总是相对固定某处生长不同的是,动物的进化过程有个行为选择参与其中。比如,长颈鹿,基因变化形成了脖子长短不一的长颈鹿,有的相对长些,有的相对短些。脖子相对长些的长颈鹿由于能够吃到高处的树叶而生存下来,而脖子相对短些的长颈鹿由于食物缺少被逐步淘汰。这里需要注意的是长颈鹿吃树叶的行为。在这种吃树叶的行为过程中,保留了脖子长的长颈鹿,淘汰了脖子短的长颈鹿。当然,有个问题也需要注意,长颈鹿的脖子越来越长不是因为食物位置高需要经常伸长脖子造成的,而是基因变化形成了更长脖子造成的,即基因变化在先。吃树叶的行为选择了更长脖子的长颈鹿生存下来,于是形成了今天的长颈鹿。
同样,猿能够直立行走、手脚分工,不是由于经常“劳动”的结果,而是由于基因变异造成了有些猿的形体生理结构发生变化具备了直立行走、手脚分工的条件,生存环境的变化进一步选择了这种能够直立行走、手脚分工的猿,正如环境选择了更长脖子的长颈鹿一样。在这里,基因变异仍然是在先的。如果没有基因变异这个先决条件,猿就是再加强“劳动”的强度也不可能能够直立行走、手脚分工的。既然基因决定了直立行走、手脚分工的猿的形成,那么我们就不能否认人这个物种的形成也是由基因内在决定的观点。如果不是基因变异在先,人这个物种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形成的,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与猿物种分野的。当然,人物种形成后,经过劳动锻炼,手脚会更灵活,灵敏度更高,并最终形成弹钢琴的手和绘画的手。
其实,逻辑非常简单。基因变异在先,基因决定了这个物种与那个物种不同,造成了这个物种与那个物种的分野。动物行为是基因变异的结果,而不是动物行为决定了基因的变异。在动物进化过程中,新物种的形成除了基因变异外,还必须有动物的行为选择。有利的变异通过行为选择得到保留,不利的变异通过行为选择被逐步淘汰。正如基因变异导致长颈鹿的脖子长短不一那样,基因变异也导致了猿或人的尾巴长短不一。如果说人的尾巴的消失是由于坐立姿势摩擦造成的,那实在可笑!基因不首先变异出短尾巴的人直至现代人,坐立姿势能把人的尾巴摩擦掉?最后,需要再次说明的是,动物的行为对动物物种的形成只能起外因选择作用,而不是内因决定作用,真正的内因是基因变异。
 楼主| 发表于 2014-7-7 19:13:42 | 显示全部楼层


上世纪90年代,国内的龚缨晏和韩民青曾就恩格斯的“劳动创造人”展开过激烈的争论。龚认为物种的形成是由基因内在决定的。既然生物学证明其他物种的形成是由基因决定的,那么人物种的形成也是由基因内在决定的。韩认为仅有基因的变化,没有劳动的选择,猿是无法转变为人的。今日的争论再次出现这种局面。明眼的人应该能够看出来,“劳动创造人”已经被修改成劳动作为外因决定猿转变为人,而不是作为内因决定猿转变为人。
让人不明白的是,既然长颈鹿的吃树叶的行为选择了更长脖子的长颈鹿生存下来,那么生物学为何认为是基因决定了长颈鹿这个物种的形成,而不是长颈鹿的吃树叶行为决定了长颈鹿这个物种的形成呢?很明显,生物学强调的是物种形成的根本原因即最主要原因,当然其并不否定环境等外因的作用。但是,为何到了说明人这个物种的形成,就不再突出生物学强调的基因原因,而非要突出强调行为原因呢?
其实,强调行为原因也无可厚非,但有人却认为你的基因决定人物种形成的观点就是不承认人物种进化的行为原因,我就是为了克服你的缺陷而突出强调行为原因的。其实,这种看法不免让人觉得强词夺理。我如果不承认物种进化的行为原因,就不可能费尽笔墨去说明基因原因与行为原因是内因与外因的关系。我之所以这样划分就是告诉对方,劳动作为人的行为它只是外因,而非根本原因。
也很明显,猿向更高形态进化时,是基因原因和行为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当然,人物种如果向前发展也必然是基因原因和行为原因共同作用的结果。问题是,猿的行为就等于人的行为吗?如果说猿的行为就是人的劳动行为,那么劳动作为外因决定猿物种转变为人物种就没有什么可争论的。但是,如果说猿的行为不是人的劳动行为,那么再强调说劳动决定猿转变为人就在逻辑上说不通。“劳动创造人”之所以争论这么多年,问题就出在这里。
 楼主| 发表于 2014-7-7 19: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问题争论到现在,思维敏捷的人应该能够看出端倪了。坚持恩格斯“劳动创造人”的人无非是想说劳动作为外因选择和推动了猿物种向人物种的转变。这种观点认为猿的活动与人的活动是同一的,即猿的活动就是人的活动,人的活动就是猿的活动。所以劳动才能跨越人的专属行为的界限成为猿的行为从而推动猿向人转变。问题是,如果说猿的行为就是人的行为,那么如何才能在逻辑上把人的行为即劳动与动物行为区别开来?
国内理论界曾展开过关于劳动实践性质的争论。一种观点认为劳动实践作为检验真理的标准是纯客观物质性的,另一种观点认为如果说劳动实践是纯客观物质性的,那么就无法把人的劳动实践活动与动物的活动区别开来。最终,争论来争论去人们把劳动实践活动看成是有意识、有目的的活动,即劳动实践是主客观的对立统一,既是客观物质性的,也是有意识、有目的。意识、目的性成为劳动实践活动与动物行为区别的主要特征。
当然,按照上述观点,人们是否认猿的行为与人的劳动行为是同一的,即猿的活动与人的活动是不同质的,否则猿的行为就会与人的行为一样成为检验真理的标准。如果猿的行为真能成为检验真理的标准,那这个哲学命题岂不会成为天大的笑柄?当然,这时我们也会发现,“劳动创造人”中劳动选择和推动猿转变为人的观点就不是事实,就无法成立。因为猿的行为已不是人的劳动行为,劳动何以能够穿越时空决定猿转变为人?
我之所以把动物的行为选择单独提出来进行论述,主要就是要告诉人们动物进化除了基因变异外是离不开动物的行为选择的,也就是说猿物种向更高级物种进化除了基因突变还必须通过自身行为的选择,否认劳动决定猿转变为人并不否认猿的行为推动猿向更高形态发展观点,更不否认猿通过自身基因突变和行为选择最终转变为人的观点。
此时我们能够发现坚持劳动决定猿转变为人的人只在外因决定这个范围内为自己的理论寻找依据,内因决定没有他们的地盘。如果我们把他们的外因决定也清除出去,那么劳动决定猿转变为人的观点就会不攻自破。当然,清出去的理由就是猿的行为活动≠人的行为活动,二者是不同质的。当劳动既不能起内因作用,又不能起外因作用时,劳动决定猿转变为人就成了一个伪命题。
最后,我想说的是,辩论主要是揭露对方的逻辑矛盾,把对方置于逻辑困境当中,而不是挖苦、嘲笑、谩骂对方,只有这样才能把问题深入下去,那种抬高自己轻视他人的“不自量力”的言词最好不要在辩论当中出现,否则只能偏离辩论的轨道,把问题越搞越糊涂。
 楼主| 发表于 2014-7-7 19: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恩格斯《作用》原文来看,恩格斯最初是依据拉马克的“用进废退”观点把劳动作为内因决定作用来说明猿向人的转变的,后来生物学的的发展否定了拉马克“用进废退”的观点,于是维护恩格斯“劳动创造人”观点的人,在不能否定基因变异是内因作用的同时,把劳动作用修改成外因决定作用来解释猿向人的转变。
实际上,劳动是不能作为外因来决定猿向人转变的。劳动决定猿转变为人虽然是由恩格斯提出的,但从恩格斯对劳动的界定来看这个命题就不能成立的。恩格斯说,“人类社会区别于猿群的特征又是什么呢?是劳动”,而真正的“劳动是从制造工具开始的”,但是“没有一只猿手曾经制造过一把哪怕是最粗笨的石刀。”很明显,劳动是人的专属行为,无论是猿群还是个体猿,它的活动都不是人的劳动行为。
历史上曾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故事,对劳动决定猿转变为人这个命题,我们不需要太多的笔墨,仅仅从恩格斯的论述中就可以发现其中的漏洞。既然猿的活动不是人的劳动行为,那么说劳动能够决定猿转变为人就是空谈。但是有些人就是僵化不变,在不对恩格斯的论述进行考证分析的情况下,就固执认为猿的行为就是人的劳动,并由此推论出劳动决定猿转变为人的观点。
正如长颈鹿吃高处树叶的行为选择了更长脖子的长颈鹿生存下来一样,我们并不否认猿的行为在猿进化过程中的选择推动作用。但是我们认为猿的行为不是人的劳动行为,用人的劳动行为代替猿的行为来说明猿的进化是不妥的,也是与恩格斯对劳动的规定相冲突的。当然,人的进化也是需要自身行为选择的,但我们并不能由此混淆了人的劳动选择与动物本能活动选择的区别,把人的劳动混同于动物的本能活动是坚持劳动决定猿转变为人的致命弱点。
我们认为,在猿向人进化的过程中猿的行为起选择推动作用,而人在向更高形态进化过程中是人的劳动起选择推动作用,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过程,既不能混淆也不能颠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6-27 10:00 , Processed in 0.135480 second(s), 2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