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896|回复: 33

[原创] 遭遇浅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3-2-9 00: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遭遇浅薄



                                                                周诗淳
                                                                                   
      看到女儿买的几个不同版本“育智”小书上的小白兔居然都是黄色的,我没有批评谁;没想到前晚小外孙女多次在梦中哭醒,自己安慰自己说“不怕!不怕”,让我——这是因为前天上午,她妈妈不听我这个医生老爸的话,执意弄岁半的小孩去医院同时接种四样疫苗所致—— 婴儿们一面的三角肌被强制注射麻疹、风疹、腮腺炎三联疫苗后,小宝贝们还没有痛定,在正规医生(主流科学工作者)的迷惑作用下,两分钟左右,大人们竟然置婴儿的恐惧啼哭不顾,协助医生强行在他们肌肉紧张的另一面三角肌刺入甲肝疫苗。
     且不去探究中医完全能够防治这四种毛病的优越,如此缺乏 “人性化”的行为,在乡村、城市从事了几十年医务工作的我,确实前所未闻。
     从老伴那里听到如此伤害婴幼儿心理的防疫“创新”——老伴支持我把这件事写出去……
     昨天中午,我的小外孙女反常地哭泣不食;给她脱衣服睡午觉时,她一边安慰自己“不哭!不哭!”,一边说“不打针!不打针!”。真令人——我的老伴气得骂了野话 ;其它人家,想必也发生了爱心妈妈们心理不能承受之疼?
    我是中医。女儿从小到大,在我的养育下从来没有住院治疗过一次病。她大学毕业,刚考入“小天鹅”时因肺炎需要住院,我叫她马上飞回四川,用中药和西药,一周之内就将她治愈了。她幼小时,因接种疫苗的伤口感染而患了急性肾炎。从此,我就对接种疫苗的事十分小心了。另外,我早就意识到了学生们被年年体检照x光没有必要,有潜在性危害,一直叫她蒙混过关。这些,她明明知道、记得。没想到她考上公务员后,人“贵”了,命也就贵了;生病了,竟然不由老爸治疗,要相信当今的专家、教授——权威。
     她已经失去了大学生时代的非常优秀,除了官场的那一套,懂得的实在不多!再也写不出让人误认为是教授所箸的论文,被中国人民大学的“复印报刊资料” 之《经济法学、劳动法学》从《中国劳动保障报》上收入,全文转载。网上购物,几乎成了她的嗜好,总以为前卫的东西就先进;好几次购来的外国高价奶粉,都害得她的宝贝腹泻不已。要不是邻居一个官员的婴儿腹泻不已,给了主治医师一千元红包,仍未治好孩子的病,结果让我治愈了,我的女儿是不会由我全权为她的宝贝治病的——尽管这样,她还是坚持“另外换一种品牌”,要她的宝贝吃奶粉。 后来,我终于依据小外孙女因食奶粉而一再腹泻的事实,对固执则无知的女儿说:“除了奥巴马帮你买的奶粉以外,其它的奶粉,我都信不过!”
     “不行,不吃奶粉营养跟不上!”女儿竟如此固执无知。
     妻生气不已:“你不要自以为是——-我们不管你的娃儿了!你小时候穷得检人家垃圾里的杏子皮吃,长大了没有傻嘛?还硬考进了重点大学,读了三个学位;又还是三好学生、优秀毕业生。”
     女儿毕竟了解到她的同事、同学、网友们的小孩都被医生输过液;怕我们不管她的宝贝,只好将养育孩子的事,让我做主了。
     小外孙女自从由我教养,吃我配制的饮食,戒除了奶粉、营养粉后,并没傻!岁半的小家伙,开始学到了问“这是什么?”;六公分长的积木,她能够独自竖迭七根,拍着小手,夸自己“聪明!”,直叫大人“拍照!拍照!”;还能叫出十几本小书的名字和区分封面,选择一本让大人念;最爱听讲《孔融让梨》。
      没想到这次女儿又迷信起了主流科学,把孩子弄去挨刺遭痛、受惊,根本不考虑她老妈当场质疑“连续打两针,孩子承受得起吗?”——不学无术的医生还对她解释说“不良反映只是二十四小时之内”。
      “邪之所凑,其气必虚。” 难道西医不懂惊恐可以使人患病!?难道四种疫苗在不到四分钟的时间内,都注入婴幼儿体内,是“与时俱进”?
      小宝贝被几乎同时刺两针,又注入四种病毒,焉有不损之理?今夜子时,她又从恶梦中哭醒;我真想狠狠臭骂女儿一顿!
      对于一些所谓“必须打的防疫针”,我一再劝她“不要弄小孩去打——不打上不了学,我们可以自己教。天下的事,不要总是搞得那么绝对!”遗憾的是,养成了那做面子工程习惯的女儿,虽然买了一大堆育儿书籍,但是基本不看;总认为这经济、教育、医疗、交通非常发达的无钖才是她孩子启蒙的地方。然而,这令人生气的事,却发生在无锡—— 小外孙女近几夜子时一直被恶梦折腾不已,午眠仍然惊哭,并且食欲不振,气得我想打官司!特别是最后这一次——子夜,小家伙接过我递给她的开水,笑着说了声“谢谢”,便坐在她外婆的怀抱里喝了起来。大家都以为没事了;没想到她忽然大哭,用她最喜欢吃的东西也止不了哭,弄得大家不知所措。
     我冷静思考,觉得子时、午时,都是阴阳之气变动的时候,且子时主胆经——分析小家伙喝开水时,她的臂膀可能被外婆抱定不畅,或者被碰到了被“打针” 的部位,引起了她的肢体记忆,想到了打针时的恐惧。于是,我对她说“不打针了!不打针了!我们不打针;我们在家里,没有医生……”      最后,我拿来了小书,尽量以表演的腔调,指着图画给她讲《小兔子乖乖》的故事,才使她止哭入睡。
     次日,我更是不理采女儿忌讳对她的宝贝提起“打针” 二字的反对,以“你吃饭登掉鞋子,就要给你打针”、“搞鞋要打针”、“哭要打针”、“不听话的娃儿要打针”来给小家伙脱敏;把她潜意识里的畏惧澈底释放出来——因为我们毕竟没有给她打针;她现在吃饭登掉鞋子、搞鞋耍……我们都不打她了,基本任随她“糊闹” 。这样,也就释放了她对打的恐惧,从而产生对“打针” 不怎么恐惧的意识,改变了潜意识里对“打针”的无比恐惧(意识与潜意识是相互转化的;请参考敝文《提高一切学科质量的心理学》)。这么做,也是来自“金元四大家”之一的儒医张子和先生那《儒门事亲》上的医理——“惊者外入;恐自内生。惊恐者,胆伤也。惊则平之;平者常也。平常见之必无惊。”弗洛伊德先生、张子和先生的理论还真管用,小家伙自当晚起,再也没有夜间及午眠惊醒啼哭了。
     同时对婴幼儿打两针,无疑会造成婴幼儿惊恐、失眠、食欲不振的医源性感染。这是一种本来可以辟免的心理创伤;从现在先进的循症医学来分析,他们这种做法,肯定错误!所谓“不良反映只是二十四小时之内”,谈不上科学!我如果要告他们,官司可以打到世界卫生组织。
     奈何浅薄!据称,北京及一些大城市也是这样同时对婴幼儿打两针……
发表于 2013-2-9 18:1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先生春节快乐!

我也和你的小外孙女一样,刚打了流感疫苗。

发表于 2013-2-10 00: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这里接种疫苗之前,要填写一星期左右的吃药及注射接种等表格,一周内有接种疫苗者必须先接受严格问诊。三岁未满的孩子,医院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发表于 2013-2-10 00: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在啊?春節快樂,健康如意!

樓上各位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楼主| 发表于 2013-2-10 00: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诗淳 于 2013-2-10 01:04 编辑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3-2-10 00:12
我们这里接种疫苗之前,要填写一星期左右的吃药及注射接种等表格,一周内有接种疫苗者必须先接受严格问诊。 ...

冬娜小姐:

       春节好!

       唉——不幸的中国人哟!

       感谢冬娜小姐又为我提供了新信息!
 楼主| 发表于 2013-2-10 01:00:33 | 显示全部楼层
茉莉 发表于 2013-2-9 18:13
周先生春节快乐!

我也和你的小外孙女一样,刚打了流感疫苗。

茉莉小姐:
      新年好!
      刚看央视“春晚”,真不快乐——还有被媒体吹捧的郭德钢,太令人失望了!不过,我也不喜欢赵本山。     

     
 楼主| 发表于 2013-2-10 01:05:28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望鹿礁 发表于 2013-2-10 00:21
冬娜,在啊?春節快樂,健康如意!

樓上各位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祝西望君新年快樂!身體健康!
 楼主| 发表于 2013-2-10 01: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3-2-10 00:12
我们这里接种疫苗之前,要填写一星期左右的吃药及注射接种等表格,一周内有接种疫苗者必须先接受严格问诊。 ...

”我们这里接种疫苗之前,要填写一星期左右的吃药及注射接种等表格,一周内有接种疫苗者必须先接受严格问诊。三岁未满的孩子,医院不可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我们中国——该死的中国防疫卫生官员!你们怎么这样草菅人命?
发表于 2013-2-14 12:42:28 | 显示全部楼层
类似事件在我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时时发生,真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楼主| 发表于 2013-2-14 23: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飞霞 发表于 2013-2-14 12:42
类似事件在我们的生活中比比皆是,时时发生,真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我真想写将此文改写成《卫生部,我很生气》 。
发表于 2013-2-15 11:28: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认为:在健康方面依赖医院,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一有病痛就进医院,是把自己的身体送医院折腾糟蹋。
 楼主| 发表于 2013-2-18 00:0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飞霞 发表于 2013-2-15 11:28
我认为:在健康方面依赖医院,是对自己不负责任,一有病痛就进医院,是把自己的身体送医院折腾糟蹋。

就是!就是!
      其实,很多病都可以不药而愈。因为自然的人,自身有很强的免疫力,而对于人的免疫被“钱”医生破坏了。“经济效益”往往使医生变得可耻、可恶。如对于扁桃体、阑尾这样具有免疫功能的器官,动辄就要切除……对于阑尾的用处,其实刊物上一直有所报导。如92年的《报刊文摘•阑尾并非废物,保障健康有用》、1993年的《人口与优生•阑尾有用吗?》、2004年的《当代健康报•阑尾有益寿延年的功能》报导:“最近的研究表明,阑尾有一种有助于提高免疫力的特殊组织,很多对人体极端有害、容易引起腹腔疾患的微生物和细菌在里面受到剿灭。如果炎症不太厉害,最好是进行保守治疗。其实80%的炎症都属于一般发作。如果阑尾出现坏死情况,引起了腹膜炎,那就是另一回事了,必须得动手术……美国纽约肿瘤研究机关的专家们曾对好几百例患消化器官癌症的病人进行过调查,发现其中84%的人都已经把阑尾切掉。肿瘤专家声称,切掉阑尾的人得几种恶性肿瘤的比率是常人的3倍。”其实,对于阑尾发炎的诊断并不难,用中医中药治疗它,是疗效确切、可靠而安全的。又如,生病就要输液成为了群众生活中的常识……然而对于医疗机构——医生造成的医源性疾病,人们却知之甚少,甚至毫无知识!也就是说,有些病是医生“医”出来的!很多人不是老死的,而是“医”死的。
媒体上时时都可以见到唯利是图、不负责任的医疗保健广告鼓吹服药、搽药……可耻的专家、教授——诸如“人到45岁就出现老花眼了,如不及时治疗,后患无穷。……是清除眼部垃圾最安全理想的药物。”笔者没有清除眼部垃圾,没戴过任何眼镜,如今六十多岁了,每天用眼的时间仍然超过一般年轻人。
发表于 2013-2-18 22: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周诗淳 发表于 2013-2-14 23:13
我真想写将此文改写成《卫生部,我很生气》 。

支持您写成《卫生部,我很生气》!
发表于 2013-2-18 23:48:11 | 显示全部楼层
周先生对孙女的爱和照顾让人感动。龙啸啸小时候对打针也是惧怕得要命,现在长大了,吊盐水,居然会开到最大让它稀里哗啦一会儿就输完的。周先生懂中医,可以辩证施治,能者不难。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好福气了。我感觉打疫苗,其实是一刀切的懒人做法,大多数人只能享受如此一刀切的整体待遇了。我在重庆和贵阳,都遇到很好的中医,在杭州就遇不到了,据说杭州好中医都出国了,。我一直很想学习周先生的梅花针治疗近视眼,近视眼太不方便了。
发表于 2013-2-18 23:5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周诗淳 发表于 2013-2-18 00:01
就是!就是!
      其实,很多病都可以不药而愈。因为自然的人,自身有很强的免疫力,而对于人的免疫被“ ...

周先生的眼睛就是在您的梅花针的照顾下,保持着优越的目力的吗?
 楼主| 发表于 2013-2-19 00: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3-2-18 22:21
支持您写成《卫生部,我很生气》!

谢谢!    我—定写——您提供的曰本防疫注射情况,我要贴进去.
 楼主| 发表于 2013-2-19 00:27:05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3-2-18 23:48
周先生对孙女的爱和照顾让人感动。龙啸啸小时候对打针也是惧怕得要命,现在长大了,吊盐水,居然会开到最大 ...

我很乐意尽力把养生、护眼的方法介绍给您!

我四月份要回一趟四川.
发表于 2013-2-21 15: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小时候多灾多病,家庭十分贫困,生病一般不看医生,挺一挺就过去了,那时候的普通百姓一般也是这样。记得我读初中二年级那年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坐在教室里没有门板的教室门边上课,让呼啸的北风摧残了一整天,第二天早晨醒来就感到头痛头昏,全身乏力难受,根本不能起床。没钱看医生,喝了母亲用姜、葱和红糖为我烧的一碗汤,卧床一天,第二天又能去学校上课。三十岁那年面部被烧伤四分之三,当时我用鸡蛋清涂抹,希望就此能够挺过去,后来痛得厉害,同事送我进医院,诊断为二度烧伤,那时的医生还是好,只给我打了一针消炎,在面部涂了烧伤膏,回家躺了几天,吃了500克葡萄糖,以后脱了一层皮,半年时间完全康复,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现在人们生活条件提高了,小伤小病有钱看医生,一生病就进医院,不进医院不得好,进了医院花了大把钞票也不一定好。一患感冒就吊水,有的吊水十来瓶还不见好;有个小孩手腕至肘部被开水烫伤,先后进了两家医院,花费一万多元钱,结果是植皮才了结。先生所说“医疗机构——医生造成的医源性疾病“,“人的免疫被‘钱’医生破坏了”,我也有同感。
 楼主| 发表于 2013-2-22 00: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飞霞 发表于 2013-2-21 15:09
我小时候多灾多病,家庭十分贫困,生病一般不看医生,挺一挺就过去了,那时候的普通百姓一般也是这样。记得 ...

谢谢杨先生同谴恶医!
发表于 2013-2-26 22:46: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飞霞 发表于 2013-2-21 15:09
我小时候多灾多病,家庭十分贫困,生病一般不看医生,挺一挺就过去了,那时候的普通百姓一般也是这样。记得 ...

三十岁那年面部被烧伤四分之三,当时我用鸡蛋清涂抹,希望就此能够挺过去,后来痛得厉害,同事送我进医院,诊断为二度烧伤,那时的医生还是好,只给我打了一针消炎,在面部涂了烧伤膏,回家躺了几天,吃了500克葡萄糖,以后脱了一层皮,半年时间完全康复,一点疤痕都没有留下。

------------------------------------------------------------------------------------------------------
真是奇迹啊!
发表于 2013-3-3 11: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冬娜老师您好,久违了。
您说的奇迹对我来说是平常而又平常。
小时候我被尖石头划破脸皮,感觉很痛,伸手一摸满手是血,邻居看见后,立刻抓一把石灰敷在伤口,之后没再做什么处理,也没有一点疤痕;
十岁那年一个夏天的中午,我从矮墙跌到地下,后脑壳受伤出血,我步行300多米回家,一路都在滴血,母亲给我清洗伤口后没有再流血,出血太多,酷暑盛夏,我躺在床上感到身上发冷,一场危机就这么过去了;
1975年我在农村被知青朋友的气枪一不小心误伤,一颗铅弹射进面部三角区边缘,那朋友赶紧用火柴皮给我贴在伤口上,过几天不痛了,摸一摸有个小砣砣,九年后伤口裂开,发现是气枪铅弹欲破皮而出,用镊子取出铅弹,上了点药并敷上纱布,那时是晚上,后来我睡觉了,第二天早晨我醒来,纱布脱落,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用手一摸,才能触到一个针眼大的小点。
那时候很穷,无钱看医生,是民间的应对方法更是自身的免疫力发挥了作用。
发表于 2013-3-3 22: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飞霞 发表于 2013-3-3 11:47
冬娜老师您好,久违了。
您说的奇迹对我来说是平常而又平常。
小时候我被尖石头划破脸皮,感觉很痛,伸手 ...

您好!

越看越惊讶。再详细告诉我们——
【十岁那年一个夏天的中午,我从矮墙跌到地下,后脑壳受伤出血,我步行300多米回家,一路都在滴血,母亲给我清洗伤口后没有再流血,】——我记得以前比较常用的三种药水是:红药水,紫药水和典药水,您记得令堂是用哪种药水吗?
发表于 2013-3-3 22:13: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飞霞 发表于 2013-3-3 11:47
冬娜老师您好,久违了。
您说的奇迹对我来说是平常而又平常。
小时候我被尖石头划破脸皮,感觉很痛,伸手 ...

【九年后伤口裂开,发现是气枪铅弹欲破皮而出,用镊子取出铅弹,上了点药并敷上纱布,那时是晚上,后来我睡觉了,第二天早晨我醒来,纱布脱落,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用手一摸,才能触到一个针眼大的小点。】

——这个更是奇迹,在外国,可能被说成有“特异功能”哦!
发表于 2013-3-4 11:43: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西望鹿礁 于 2013-3-4 12:15 编辑

楊先生那麽多小時候不醫自愈的經歷和網友分享,為他慶幸之餘也覺得挺辛酸的。楊先生的免疫力看來非同一般。我想,可能也因為那時的環境比現在潔淨很多,沒那麽多致命的菌什麽的。現在環境污染、水源污染什麽的較嚴重,傷口外露都有危險性。尤其香港發生食肉菌短時間内斃命的時有所聞,引起海鮮業者警惕小心的,不可輕視傷口,要及時就醫。
发表于 2013-3-4 12: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3-3-3 22:13
【九年后伤口裂开,发现是气枪铅弹欲破皮而出,用镊子取出铅弹,上了点药并敷上纱布,那时是晚上,后来我 ...

也许,苦命人有天照应吧,哈哈!
发表于 2013-3-6 22:37: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飞霞 发表于 2013-3-4 12:14
也许,苦命人有天照应吧,哈哈!

哪里是苦命人啊,很有福气哦。
发表于 2013-3-8 18:43:22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望鹿礁 发表于 2013-3-4 11:43
楊先生那麽多小時候不醫自愈的經歷和網友分享,為他慶幸之餘也覺得挺辛酸的。楊先生的免疫力看來非同一般。 ...

谢谢西望鹿礁先生告诫,时过境迁,今非昔比,如今的生存环境愈来愈恶劣,我们要认真面对,不应该掉以轻心。
发表于 2013-3-9 07:5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飞霞 发表于 2013-3-8 18:43
谢谢西望鹿礁先生告诫,时过境迁,今非昔比,如今的生存环境愈来愈恶劣,我们要认真面对,不应该掉以轻心 ...

楊先生說的極是!謝謝楊先生!
发表于 2013-3-17 22:5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先生的故事真是令人惊讶,这么好的身体免疫力,可能我们人自身都有这样的能力吧,只是现代医学让我们都去压制它了。尤其好似病菌它也会“进化”的,要不然抗生素怎么会越来越发达呢。

我想请教周先生一个问题。我家龙啸啸从小一直都是打感冒育苗的,今年我家外婆觉得他长大了,就没有打。结果他今年感冒发烧好几次,来势汹汹。这一周又发烧了。我觉得可能就是过去每年打感冒育苗造成的问题吧,不知道我这么怀疑是不是科学。一般感冒,好像自己家里处理还可以的。但是发烧,就会很紧张,我家外婆肯定要送医院的。像他这么大的孩子,才12周岁半,大约160cm,50kg,有没有比较有效的中药方子,或者您有什么其他建议?他一去医院,就是吊盐水和抗生素,有点可怕。

话说我的闺蜜唐僧小姐,去年十月份生肺炎,也是住院了,听她提到治疗过程,好吓人,就是输入不同的抗生素,哪一个起作用了,就算是找到治疗的药物了。她都没有搞明白她得的是哪种肺炎,好像医生也不知道。而且她都没有咳嗽什么的,医生说,肺炎不一定咳嗽。

 楼主| 发表于 2013-3-19 00:5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周诗淳 于 2013-3-21 12:45 编辑

诊病,当然要仔细了解病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5-27 04:45 , Processed in 0.16600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