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06|回复: 29

[原创] 我妹妹一次偶然巧遇,使我联系上了十位小学同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9-13 22: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五十年前的那堂哄笑


活到我这把年纪的人,近年来都纷纷兴起找中小学老同学相聚的热情。我也很想见到中小学的同学们,遗憾的是我的通讯录上,一个中小学同学也没有。我这一届,66年小学毕业那年闹起了文化大革命,停课两年,然后按照居住地段就近入学,这下,不在一个初中的小学同学就失散了。

68年秋季进入初中一年半之后就毕业分配了。

这一年半之中,到工厂学工到农村学农的时间加起来有半年,刚入校的时候读了一个学期的毛主席诗词和人民日报社论,加上不时的要被组织起来去游行去拥护毛主席革命路线去喊毛主席万岁,甚至深更半夜在老师和工宣队(文革中被派驻到学校的工人阶级毛泽东思想宣传小分队,简称工宣队)带领下,去敲人家的门,敲开之后,一群人就挤进人家家里赖着不走了,除非主人答应让他家已经毕业的孩子报名到农村去。

我们69界初中生就这么混到了70年初算毕业了,我们这届和上届一样,“一片红”,全部下农村。上届还有参军的名额和去上海郊区的名额。我们这届连这也没有。家里是老大经济困难的,或者上面已经有哥哥姐姐下放的,就分配到江西,其次是安徽,再其次就是黑龙江内蒙古云南等地。我是老大,家庭经济困难,就被分配到了江西。这下和中学同学就离散了。刚下去的时候还有相互通信的热情,在山里,夜晚的雨声下,点着煤油灯给同学写信,成了很温馨的事情。慢慢的信越写越少了。每个人都被眼前的重负压的没了写信的劲头了。

在农村呆了两年,我成了最早离开农村进入城市进入工厂的幸运儿,这下和一起下放的同学也慢慢的失去联系,尤其是知青回城之后,我因为已经是江西城市户口不能再返回上海,原先下放在江西的同学就再也没见面机会了。

尽管我后来也回到了上海,先在区人大做秘书,后来又去华师大读研究生,期间加上结婚,生孩子,生活处于非常繁忙的状态,也根本没想到要抽时间去会会中小学同学。后来我又出国了,等我重新回到上海,这座城市处于大规模的拆迁中,过去熟悉的人所住的房子街道都一片一片的消失了。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小时候的同学,真的就可以一辈子都见不到了。

上月底,我妹妹到她所在的小区物业管理去办事,遇见一个人,她一眼认出这个人是我的小学同学。我妹妹这方面的记忆力特别好,小时候见过的人,她都能记得。我妹妹问她,你是不是吴洪森的小学同学,对方很惊讶,说你怎么知道吴洪森和我是同学啊?“我是他妹妹啊。我小时候看到过你,所以就认出了。”“是吗,那太好了。小时候和你哥哥很要好的康铁生一直在找你哥哥呢?说当年你哥哥在吴淞区人大工作的时候见过一面,后来就失去联系了。那你把你哥哥电话给我吧。”

这个同学在小学里和我其实没什么来往的。她属于老老实实而又认真读书的好孩子,个字很长,外号叫“长脚”。而我属于调皮捣蛋一伙的,我的外号就叫捣蛋。她说的康铁生住在她家楼上,他们下放的时候都选择了回自己江苏老家,他们一直有来往的。

康铁生在小学是我多年的好友。他也是好孩子,还担任班干部,是中队劳动委员吧。我小学就这么奇怪,每天去上学的时候,来我家招呼我一起去上学的都是学习成绩好的好孩子,一路上我们有话讲,进入校门,就不属于同类人了。

“长脚”本名叫徐梅芳,她把我的电话给康铁生,前几天康铁生打电话来了。在这之前,我妹妹已经把发生的事情告诉过我了。我一听到他的声音就很高兴,我终于也和小学同学联系上了。

前年我已经联系上一个。那也是非常凑巧的。

当年我下放的所在地,江西九江地区修水县黄沙公社(如今改回原名叫黄沙镇),有个姓涂的,当年我下放在黄沙的时候,他才7,8岁,而且和我不是一个生产队的,当然是不认识的。我08年在九江师专同学丁伯刚和万华林陪同下,去黄沙,涂先生和丁伯刚是中学同学,我们到了黄沙后,他也陪我们一起上山到我下放的烟坳村去。这样我们算是重新认识了。

第二年夏天他来上海,打电话给我,我邀请他们夫妇来我家玩,才知道他的儿女都在上海工作,他经常来上海的。谈话间,他说到当年下放在黄沙的上海知青至今还和他有联系的人名字,我一听有两个就是和我在一个生产大队了,其中一个还是我的小学和中学同学,叫陆秀玲。我赶紧抄下联系电话,就这样和陆秀玲取得了联系。

这次康铁生打电话来,我问他还有谁的联系方式,多找几个人来聚聚。我在团购网上购买了上海城隍庙附近一家餐馆一桌酒席,人少了吃不完。
他答应再去找找。

我又打电话给陆秀玲,问她能找到什么人。她说只知道一个叫卜风妹住在她家不远的地方,她几年前遇到过她。只是不知道门牌号码,我拜托她去找来。
等了一个星期,我再打电话去问。康铁生那里没有新发现。陆秀玲找到了卜风妹,把她的电话给了我。

她说还有个小学同学,叫郑宝妹,和你住在一条街上的,你记得吗?我说当然记得。我和她之间还有故事呢。
什么故事?

小学两年级的时候,我们的班主任语文老师王关英,有天上课讲着讲着,突然就停下不讲了,一脸坏笑的看着我。
我还以为我脸上身上有什么脏东西呢。正疑惑间,明白了她坏笑的意思。我大概听课不耐烦或者累了,就无意中斜靠在身旁郑宝妹身上了。我们那时候都是条凳,谁叫我们是民办小学呢。
我明白了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全班同学随着小王老师的目光都发现了。大家一起哄堂大笑。

轰然作响的笑声当时就让郑宝妹满脸通红趴到桌子上。我则是又羞愧又生气。

有很长一阵,班上调皮捣蛋的坏家伙就把我和郑宝妹配成了一对。没事就高喊:“吴洪森郑宝妹,郑宝妹吴洪森”

从此以后我没和郑宝妹说过一句话,在街上老远看见,就赶紧避开。

那是发生在62年的事情,如今已经相隔50年了。

陆秀玲听了我的故事哈哈一笑,说那时候王老师自己也年轻的很,才十八九岁。郑宝妹上月还来过上海,现在已经回云南去了。
哦她在云南?
知青回城的时候她已经在云南进了工厂结婚了,所以就不能回上海了。她上月回上海来是因为老娘病了。她现在做外婆了,赶回去领外孙,忙得很。她女儿是云南著名导游呢。
你有郑宝妹电话吗?
有的。
请给我。我有空给她打个电话。
不知道她是否还记得50年前的那堂哄笑?


发表于 2012-9-13 23:17:5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肯定记得哦,这种事情,就是我的发生在1983年代的事情,我们同学直到现在都还记得呢,每一个人都要坏笑着提一遍……
发表于 2012-9-13 23:24:50 | 显示全部楼层
他说到当年下放在黄沙的上海知青至今还和他有联系的人名字,我一听有两个就是和我在一个生产大队了,其中一个还是我的小学和中学同学,叫陆秀玲。我赶紧抄下联系电话,就这样和陆秀玲取得了联系。
————————————————————

不是同一个生产队的,当然不认识,是同一个生产队的,还是不认识。 这个生产队真是太大了……
发表于 2012-9-13 23: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甚至深更半夜在老师和工宣队(文革中被派驻到学校的工人阶级毛泽东思想宣传小分队,简称工宣队)带领下,去敲人家的门,敲开之后,一群人就挤进人家家里赖着不走了,除非主人答应让他家已经毕业的孩子报名到农村去。
——————————

这个也太可怕了……吴老师大约动员了几户人家的孩子去农村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9-13 23: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先回答第一个问题当时的体制是人民公社,公社下面是生产大队,大队下面在分成生产小队。大队是由原先的一个以上的自然村合成的,改回乡镇之后,小队就叫组了。我没有说过同一个生产队的互相不认识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9-14 00:0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个问题:68年冬天的夜晚,我们连续多天(大概有一个星期吧)去敲门动员别人上山下乡,每晚要去四五家六七家不定,有的人家顽固,就呆的时间久一些,一直闹到四五点才回家。
发表于 2012-9-14 00: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国冬娜 于 2012-9-14 00:17 编辑

能够找起小学的同学,说明心有余裕了!真是羡慕。

上海太大了。我们鼓浪屿在街上走着走着大多可以遇到小学或者中学的同学。有时候,人家喊名字,自己一时间认不出对方,非常的不好意思哦。

怎么这位康铁生   同学找不到您呢?吴站长是办网站的人,是名人啦,应该一搜就出来的呀。
发表于 2012-9-15 00: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吴洪森 发表于 2012-9-14 00:01
第二个问题:68年冬天的夜晚,我们连续多天(大概有一个星期吧)去敲门动员别人上山下乡,每晚要去四五家六 ...



那时候的小朋友,会不会觉得不读书在外面流连很好玩?
发表于 2012-9-15 21:4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面在动员别人,一面在想马上就要轮到自己头上了。果然三个月之后就轮到自己了。不过到我们这届想赖着不走的已经很少了,因为前面的教训已经告诉了你,你想赖着不走,爹妈班都没得上,要停工去办学习班,直到响应毛主席号召为止。
发表于 2012-9-16 02: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感觉到其中的微妙的玩儿到悲痛的转变……
发表于 2012-9-16 10:28: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篇文章感觉很温馨,我得到启发,赶紧也想写一篇。

学生时代的事情,现在回想起来,就是吵架也令人怀念啊。
 楼主| 发表于 2012-9-19 21:3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陆秀玲给我昆明郑宝妹两个座机电话,一个是郑宝妹自己家的,另外一个是她女儿家的。第一个电话打去,这个号码已经取消了。第二个号码无人接听。我再致电问陆秀玲,她说这么多年了可能搬家电话都换过了。要不你和她妹妹联系。我打电话给郑宝妹妹妹,她详细问了我是谁,当年住在杨渡街哪个方位的。我一一作答之后,她说会告诉她姐姐。至今未见来电。这是6天前的事情。
5天前,康铁生打电话来说,他想起几年前遇到毕建华互相留过电话,他打电话给毕建华,毕建华答应来。
毕建华是五年级的时候才到我们班来的,她因为病休一年,留级留到我们班上来的。坐在我斜后面。一度和刘真同桌,她下课后经常向我抱怨刘真欺负他,有一次她指着桌面给我看,说:“你看这个人手条子毒辣吧,把大头针倒插在桌子缝里,尖头朝上,不小心手就会被刺伤。
我打电话给她,她很惊奇我记得她家住在哪里,她哥哥当年差点考取航校等。她说我记忆力好。至于我是怎么样的,她已经想不起来,担心见面认不出来了。毕竟相距46年了啊。
我有点失落,我曾经喜欢过她。有一次,我想把毛主席刺绣像送给她。那时候全国掀起崇拜毛主席热。一天我在邻居伯伯家玩,翻看他床头柜的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看到他书里夹着一个毛泽东同志的刺绣头像,就顺手偷走了。第二天我带到教室里给大家看,同学们都很羡慕我有这稀奇东西。给毕建华看,她也说好,很羡慕的样子。我就打定主意送给她。
她家门朝中华路,两边是店铺,一家是烟纸店(上海话的烟纸店就是杂货铺),一边是理发店。他们家夹在两店中间是楼梯,上了楼梯才是她家。我在她家门口转来转去,就是没勇气上楼去敲她家的门。怕她家的老爸或者她哥哥问,你是谁?来我家干嘛?
转悠了将近一个小时,我确定我是不会有这个勇气了,天也黑的很厉害了,大概晚上8点了。只好悻悻而返。
第二天我悄悄把绣像夹在一本书里给了她。
她说啊有这种事情的?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她记得的依然是刘真老是欺负她。
徐梅芳又打电话来说她多年前曾经在车站遇到过严瑶芳,她在市八中学教数学。严瑶芳你记得吗?我说记得记得,她家在老太平弄弄堂口的铁扶梯上。她说对的对的。我们小时候常在她家温课的。

严瑶芳家的房子很怪,是凌空横跨在弄堂两边的墙上。去她家要爬上很高的铁扶梯,象探险似的。严瑶芳的绰号叫“男小孩”(上海话nan xiao wei)。性格开朗活泼总是面带微笑的。这大概和她家的铁扶梯有关。

徐梅芳还说她一个朋友和黄雅芬有联系的。但是她没有这个朋友的电话,过两天要去她家问。
黄雅芬是从三年级就开始担任少先队大队长,一直担任到66年小学毕业。她家离我家不远,但是不是象我们这种棚户区的矮平房,是石库门的房子,叫近市坊。住这种房子的人家,大约相当于如今所说的中产阶级吧。她家后门有个过道,过道有个空心铁门通到街上。这铁门是常年锁住的。黄雅芬常常在过道的凳子上做功课。我经常带一帮”野蛮小鬼“在铁门口的街沿上玩,经常指使他们到铁门口喊叫:“长脚螺丝黄雅芬”。如果看到黄雅芬从街上走过,更是大喊大叫。把她尴尬得要死。自从她当了大队长,老远看见我就快步走躲的远远的。
她从不向老师告状打小报告。看在这点份上,我对她的恶作剧也从不升级。
66年小学毕业那年文革爆发时,正好快放暑假,小学毕业考和升中学的考试都取消了。课也停了。
到处发生抄家到处发生游斗。直到68年进入中学之前,差不多两年时间里,我都没见到过黄雅芬。
那时候我也不在街上玩了,我去参加文化大革命建立红卫兵组织去了。
68年就近分配到黄浦江对岸的澉浦中初级中学,我分到初一(2)班,黄雅芬是5班,我们在学校里见到象从不认识似的。她变得很沉默很低调,脸部总是毫无表情的样子。在整整两年的初中期间,没有一点关于她的新闻和故事,加上他们那个班,在整个年级的六个班里,是最没名气最没影响力的。
文革改变了不少人,即使那时我们还只是孩子。
我到网上查到了上海市八中学电话,打过去,请总机接到退管会。退管会一个姓蔡的老师接的电话,我说明了来意之后,她给了我严瑶芳家的电话。打过去根本打不通。再打到市八中学去问。蔡老师说我就这个电话,难道她家搬了?如果电话变了我要备注一下了。我说你能给我地址吗?我用快递通知她。蔡老师说家里地址我不能随便给你的。如果你不着急的话,19号退休老师要来学习举办活动。我说那就请你把我的姓名和电话告诉严瑶芳。蔡老师说就怕我到时会忘记。我说我会打电话来提醒你的。
放下电话之后,我觉得应该采取更加可靠稳妥的办法来联系上严瑶芳。于是我提笔给蔡老师写了一封信,请她把另个信封转交给严瑶芳,万一严瑶芳没来参加活动,请她把严瑶芳的地址填写在信封上的快递单子上,快递公司的号码以及快递费用我都附在给蔡老师的信里了。
在给严瑶芳的信里,我告诉她我是她的小学同学吴洪森,告诉她我是怎么和徐梅芳联系上的,又是怎么从她那里得知她在市八中学的,总之把寻找她的过程讲了一遍。并且告诉她我在城隍庙附近一家叫豫上海预订了酒席,希望她能来参加。
我之所以选择在城隍庙附近,因为我们小时候的住址和小学离城隍庙很近并且没有被拆迁。其他地方,如住有我们很多同学的杨渡街和杨渡横街、盐码头街,老太平弄、新太平弄都被拆迁了,中华路在我们小时候的眼中算是大马路,东边整个也拆迁了。
严瑶芳中学也是分在澉浦中学,是3班,同样和小时候不一样了。很沉默一点不活跃。她经常不来学校,那时候学校处于无政府状态,不来上课也没人管。在初中的两年里,我见到她的次数很少,更没说过一句话。我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的,经过文革升入初中后,怎么都变化的这么厉害了呢。
也许我在别人眼里变化的更厉害。因为我在文革中的经历和绝大多数同龄人不同。我的经历可以说太丰富了,以至于我进入中学之后目中无人,在我眼里当年那些小学同学都是小孩,太嫩了。和我相差太远了。
前天,徐梅芳打电话过来,说黄雅芬前几天到黑龙江去了刚回来,她已经联系上了,黄雅芬已经答应参加。

发表于 2012-9-19 23:43:0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点失落,我曾经喜欢过她。有一次,我想把毛主席刺绣像送给她。
————

发表于 2012-9-20 00:2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我的那个《浪漫的事儿……》引发了怀旧潮呢,重感情的多情的人都在开始回忆过去的初恋、暗恋什么的?冬娜小姐也有类似的故事么?可以写写么?因为您是善写的,所以这么问。西望小姐不太写原创帖子,就不问了……不过,也许西望写起来……会不会滔滔江水拦不住呢?很期待。
发表于 2012-9-20 23:00:2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悠了将近一个小时,我确定我是不会有这个勇气了,天也黑的很厉害了,大概晚上8点了。只好悻悻而返。
第二天我悄悄把绣像夹在一本书里给了她。
她说啊有这种事情的?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她记得的依然是刘真老是欺负她。
----------------------------------------------------------------------------------------------
--------------------------------------------------------
可能她根本就没有发现毛主席的绣像呢。

好像人的记忆是潜意识地记住美好的事,忘记不愉快的事情哦,肯定是她没有发现呐。
发表于 2012-9-20 23: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的,经过文革升入初中后,怎么都变化的这么厉害了呢。
也许我在别人眼里变化的更厉害。因为我在文革中的经历和绝大多数同龄人不同。我的经历可以说太丰富了,以至于我进入中学之后目中无人,在我眼里当年那些小学同学都是小孩,太嫩了。和我相差太远了。
--------------------------------------------------------------------------------------------------------------------------------
----------------------------------------------------------------------------------------------------------------------
哦,一定是吴先生个人进步比较大吧。我现在回鼓浪屿与以前的同学相聚或者电话,邮件来往没有感觉变化。

那下一集,就听吴先生讲中学时代的故事啦。期待中。
发表于 2012-9-20 23: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9-20 00:25
是不是我的那个《浪漫的事儿……》引发了怀旧潮呢,重感情的多情的人都在开始回忆过去的初 ...

记得在吴站长的《中国人的乡愁》里,我们也谈过要写,一直就没有灵感。这篇文章给了一些启示,我等这几天紧张过去一定写看看。

记得西望小姐在《中国人的乡愁》里写过一段很美的回忆啊,再加上一点点具体的小事情,就是一篇了。我们三姐妹一起写。悟空小姐能不能写再高年级的啊。
发表于 2012-9-21 21: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年级的啊?冬娜小姐说的是大学的吗?还是硕士的呢?我恋爱很麻烦就是,我喜欢找有学问的,要是我发觉对方学问不好,我就开始费尽心机地和别人分手——哈哈,这是现在幡然醒悟才发现的哈。我最大的缺点是,喜欢看别人的缺点。我以后再也不找文科生了,因为我也半懂不懂的嘛,容易起争执。话说,我一位前男友给我写了一封情书,写的好差哦,都那么高学历了,写个情书那么差……我就断然分手了……他很会讲课很健谈很引经据典……可是写个东西这么差,看不下去……我就在真名网悄悄跟贴一下哈,希望他不会跑来看见,(*^__^*) 嘻嘻……还有另外一个也差不多是这样的,怎么写的东西这么没有礼貌啊,教养太差了嘛,幸亏交往不深啊,就顺着他要求分手的意思道别了……

话说过了25岁以后的故事就不美了……不值得写了……没有了……

等待您和希望小姐的美文哦……

发表于 2012-9-22 22: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9-21 21:08
高年级的啊?冬娜小姐说的是大学的吗?还是硕士的呢?我恋爱很麻烦就是,我喜欢找有学问的,要是我发觉对方 ...

对,至少从大学吧,我不知道悟空小姐的年代中学也有恋爱现象吗?我们70年代连高中都没有恋爱现象哦。

您“那位”男朋友(您好像有N位男朋友哦)我指的是您这里说的:
“给我写了一封情书,写的好差哦,都那么高学历了,写个情书那么差……我就断然分手了……他很会讲课很健谈很引经据典……可是写个东西这么差,看不下去……我就在真名网悄悄跟贴一下哈,希望他不会跑来看见“
我想是”本命人“意思就是真正喜欢您哦,喜欢得不知道如何写好情书了~~。
发表于 2012-9-23 17:36: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知冬娜小姐看过还是没有看过呢,我删了,免得歪了站长的楼……我朋友在说,写了那么多字,追求者的三分之一都没有写到呢…… 所以女孩子追求者太多了不好,至今我德道经五千言都背不下来……唉,那时候,吃个饭,都会有男孩子过来帮你打饭……呵呵……
发表于 2012-9-23 22: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9-23 17:36
未知冬娜小姐看过还是没有看过呢,我删了,免得歪了站长的楼……我朋友在说,写了那么多字,追 ...

是发在哪里的?是吴站长这篇的吗?我没有看到呀。哎呀,什么密话~~。怎么删掉了呢?

我昨天是晚上11点多来真名网的,那以后的没有看到哦。(就如您所知道的,日本的晚上11点是中国的晚上10点。所以可能我已经休息了。)
发表于 2012-9-23 22: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望小姐,您看到了悟空小姐的“密话”了吗?有的话透露一下哦。
发表于 2012-9-24 00:3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2-9-23 22:10
西望小姐,您看到了悟空小姐的“密话”了吗?有的话透露一下哦。

发表于 2012-9-24 02:5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小国冬娜 发表于 2012-9-23 22:08
是发在哪里的?是吴站长这篇的吗?我没有看到呀。哎呀,什么密话~~。怎么删掉了呢?

我昨天是晚上11 ...




唉唉……那都是不值一提的事情啊,很惭愧啊,都是说别人坏话的……一个人,她可以这么莫名其妙——我现在到了这把年纪,明白了:一个人,她可以这么莫名其妙……唉……

西望小姐笑得很那个什么,说明她看到了?

25岁以后,就是挑挑拣拣,发生不了什么美好的事情了,没法傻乎乎了……我在某些方面很孩子气,又有很学究气很古板的东西……人变得复杂了嘛……就没法发生美好的事情了……


发表于 2012-9-24 03: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很随和的一面,好像很好接触……其实又有很古板的一面,好像很不好接触……哎呀……我在大反省啊!!!
发表于 2012-9-24 22:5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望鹿礁 发表于 2012-9-24 00:30

哎呀,此处无声胜有声?一定很多秘密,悟空小姐才擦得这么快。。。
发表于 2012-9-24 22: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9-24 02:59
唉唉……那都是不值一提的事情啊,很惭愧啊,都是说别人坏话的…… ...


女孩子的孩子气和学究气集一个人身上是比较少见的呀,在大人的眼里是非常可爱的哟。所以我才说要看比较高年纪的。
我怎么感觉悟空小姐的将来的“那一位”必须年龄超过悟空小姐十五岁以上哦。
发表于 2012-9-25 01: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是的啊,同龄人在我眼里,都比较……


不跑题了,我们要监督吴站长不要又多出来一个太监贴……他经常写着写着没有下文了!
发表于 2012-9-25 22: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悟空小姐我 发表于 2012-9-25 01:17
看来是的啊,同龄人在我眼里,都比较……

不会吧,已经在上海城隍庙附近一家餐馆定下一桌酒席,就等人凑齐吧。

我们再厚着脸皮交代一声要拍照片哦,就等着看续集和照片了。
发表于 2012-9-25 23: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这件事情来说,我们可以恭敬地评价吴站长先生是一个非常重情义的、念旧怀旧的人,但就帖子来说,他真的很容易就没有下文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0-20 12:58 , Processed in 0.198846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