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101|回复: 16

[灌水] 迷失了的东方美德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12 04:2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顧正秋專輯封面.jpg


从小时空去看,日复一日,人们几乎在重复同样的生活内容,人生不免单调。不过,
如果回头去看全部人生,每八年到十年又必然有一次大变化,而且往往变得面目全
非,不留一点痕迹,这似乎又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在北卡的这座房子里,已经住
了九年多,本以为这次要破十年一变的规则了,可是近月来急转直下,懵懵懂懂地
搬到了夏威夷。背包提箱,丢盔弃甲,狼狈不堪。一搬到夏威夷,计算机硬盘坏死,
化了三四个月,呕心沥血,已经基本写完了的文章“中国道义的价格”,失去了三
分之二。我本想用这篇文章告别政论,从此金盆洗手的,所以懊丧不已,实在不
知道是否还有勇气将这篇二万多字的文章恢复出来。
  
伤痛之余,决心念些闲书来排解心情,就在这样的心境下去州图书馆借了一本台湾
伶人顾正秋的传记。

这是一部低调的书,写作人没有通常树碑立传时的那种张扬,全书都是很忠诚的在
叙说顾正秋的学艺过程,与著名艺人的关系,和重大演出的回顾。读完后,读者会对
这位被称为台湾梅兰芳的伶人,在京剧艺术上的非凡成就留下深刻印象。可是我从
这本书中却得到了另外一个收获,而这个收获又是从书中刻意回避的字里行间中感
受出来的,使我对这个女性有了一份特别的尊重。联想到最近被炒得沸沸扬扬的新
闻,薄熙来的好友徐明供出与薄熙来共享的女人中包括著名演员章XX、主持人倪XX时,
顿时有一种天地剧变,时代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过了千山万水的感慨。想起我已经多时
没有发文了,不妨就将这种感觉写出来,给惦念我的网友报个平安。

顾正秋是上海戏剧学校第一期毕业生。次年,一九四六年,十八岁的她成立了顾正
秋剧团,在南京,徐州,青岛等地演出,顿时红满两江。国民党的高级将领顾祝同,
蒋纬国,腾杰,郝粕村都成了她的戏迷,以至蒋介石用专机将她从徐州接到南京,
为他专门演出,然后再专机送回。

一九四八年年底,台湾永乐堂专程赶到青岛与她签约。最初是两个月,结果场场爆
满,老板恳留,续约二个月。续而再续,续到第三个两个月时,上海沦陷,再也回
不去了。我猜测,在那个国民党政权已经摇摇欲坠的最后岁月,将她引到台湾去演出,
本身就可能是一个不让她留在大陆的安排。正是这个安排,使我们今天少了一个在
反右,四清或者文化革命死与非命的当红艺人。以她的才华四溢,个性显露,在大
陆决计难逃严凤英式的命运,而代之产生的是一个国民党政权下藐视权贵,不屈于
威逼,忠诚于爱情的感人故事。

读顾正秋传记,书中有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这个影子呼之欲出,只是在主人公顾
正秋的努力抑制下,不得而出,这个影子就是蒋经国。

但是有一点传记没有含糊其辞,就是顾正秋当红的时候,有一批权贵戏迷围着她,
太子蒋经国是其中之一。如果顾正秋嫁给了蒋经国,或者成为蒋二奶,或者成为蒋
的情人,那么这就是现代共产党中国大陆正在时时刻刻发生的故事,我也就不会产
生要写这篇文章的动机了。

面对于权贵的压力和钱财虚荣的诱惑,主导顾正秋的仍是她个人的自尊、道德、乃
至思想,两下碰撞的结果,一个不平常的令人感动的,在当今共产党中国不能想象
的故事就此进入中国青史。

首先,顾正秋在正当火红的时候,青苞含芳的年龄,二十五岁,选择了洗尽铅华绝
红尘的退隐之路,这是今天共产党社会中,是没有一个当红伶人会做和能做的事情,
那里的伶人到了老态龙钟,也不会退出。

其次顾正秋的结婚是秘密婚礼,这也是今天共产党社会绝无可能发生的事情,像这
样的名人结婚不搞得穷奢极欲,惊天动地决不会罢休。

如果上面的两个不可能只是顾正秋的性格和素质决定的,那么后面的不可能就是她
的修养和深度了。因为顾正秋在高官如林的丈夫候选人中,没有选择当时担任情治
主管的蒋经国,也没有选择其它权贵,而是选了没有一官半职的任显群。这显然也是于
今天中国无论官民都无法参悟的事情,现代中国女性一个个都瞄准着钱,权和名的大
佬,为投身无门而苦恼,怎么会拒绝一个热恋自己到不可自拔的太子蒋呢?

顾正秋的婚姻使偏僻的台湾金山乡出现了一个素朴的农场女主人,没有一个乡民知
道她就是曾经倾倒万千戏迷的一代名伶。这个女主人执意从戏的舞台销声匿迹,从
此相夫教子,从此她只要一个观众,她的丈夫任显群。

顾正秋的选择,同时也开始了一场长达二十多年的爱情,意志和情治系统的较量。
而情治系统的主管就是蒋经国。但是顾正秋的自传中,蒋经国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
书中读到的只是一个个情治系统对顾正秋婚姻和家庭的骚扰。

我们看到了情治系统不断的行动,似乎有一个人将再也看不到顾正秋倩影的愤怒全
部发到了任显群身上,任显群先生从结婚起就开始恶运不断:
他不断被情治人员跟监;
他的三弟被限制出境;
情治人员进屋搜查连续三天;
甚至有人拿着枪到他办公室要杀他;

这是不是蒋经国先生用他的方式在向顾正秋表示爱情呢?书中顾正秋始终不肯回答
这个问题。

但是所有这一切都没有憾动顾正秋的爱情和决心,情治系统索性将任显群关到监狱
中(罪名是知匪情不报),判刑七年。到这一步所有的人都在等着一个非发生不可的
事情了,那就是顾正秋服软,向情治系统的主管求饶,甚至离任显群而去,重新走上
舞台。但是这一切没有如大家期望的姗姗来迟。

顾正秋在淡淡的默默的承担她的苦难,她的爱情所衍生的苦果:
她不抹脂粉,头发蓬松,一条粗布旗袍下一条粗布长裤,完全是一个农妇的样子;
她数年如一日,风雨无阻,早早等在监狱的窗口,给任显群送饭,一直到窗口关闭,
才怅然离去。

人们没有等到这个当时首屈一指的京剧领袖重回舞台,放弃她的爱情和她的选择。
她的门前门可罗雀,没有人拜访,甚至没有麻雀,也没有苍蝇,只有太平洋海浪
拍打海岸岩石的声音。


顾正秋对她的选择终身无悔,她说:“和显群结婚二十多年,彼此的情意都了然于
心,一个默然的眼神往往抵得上千言万语,何需再说呢, 爱,痛苦,不舍……,我们
都只有默然倾听了!”

现在到了画龙点睛,也是顾正秋故事最令我感动的地方,人们问顾正秋怎样看待
蒋经国:
她回答“我的回忆录,不需要靠蒋经国的名字卖书”, 这个回答与她的人生选择一
样潇洒,一样独立不羁。

她对蒋经国有无追求她的问题,回答就更含蓄和隽永了:
她说她不想回答,“因为,蒋永良还在(蒋经国妻)”

到了她八十岁的时候,有人再问她这个问题, 她回答:
“我还是不想说”, 让一切在沉默中归于和谐吧,没有恨,没有遗憾, 由此可见
这个女子精神世界的的深邃,也正是这份执着回答了为什么天下女人如林,蒋经
国独对她不能忘怀。到了一定境界,敌人与知音的界线是非常模糊的。

像顾正秋这样的女性,在上世纪初并非绝版。我记得看过一本北洋政府时的书,也
讲到一个当红伶人拒绝军阀的追求,嫁了一个普通职员,在天津默默度过余生的
事情。从这些女性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一种不同于西方人文价值的东方美,这种
美源生于中国旧礼教女性的家庭道德。五四以来,包括巴金在内的文人,批判和突
出了这个礼教的糟粕部分,也就是女性被礼教压抑的部分,却忽略了中国女性忍辱
负重的崇高美德。其实没有一种礼教,包括西方的人文观是十全十美的,扬长一部
分,就要同时取得它短缺的那一部分。

而可怕的不是取向这个礼教,或者取向那一个礼教,可怕的是将所有礼教都消灭得
干干净净后的白茫茫的大地,一片精神沙漠,整个社会,女人,男人都变成了权力,
金钱和名利的功利称铊。在这样的社会中然无论章XX、主持人倪XX也罢,无论余秋
雨,孔庆东也罢,都是清澈透明,一眼见底了,哪里会有顾正秋呢?

身在庐山,不识真面目,也许我们只有回首去看这些旧时代人的旧人的时候,自己
才知道,我们在不知不觉中,轻舟已过万重山,走得有多远了,最丧气的是我们是在
任波遂流,踩着西瓜皮,没有一个人知道最后会到哪里。

天上人间,今夕是何年?
发表于 2012-5-12 20:4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格先生在夏威夷啊,真是羡慕,我2000年元旦在夏威夷过的。日本的旅行社专门宰我们这种上班族,新年大假去夏威夷贵得惊人,所以,那时候,心里想等退休以后一定要每年在淡季时去一趟夏威夷,把2000年元旦的损失赚回来。夏威夷的颜色真的是太美了。您太有福气了。
发表于 2012-5-12 20:54:15 | 显示全部楼层
顾正秋也许是中国人中最后一位纯粹为爱情而坚守一生洁净的女伶,令人感动。

有没有她隐退后的照片呢?
发表于 2012-5-13 00: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補充一點有關顧正秋與任顯群的資料,提供給有意摸這頭大象的瞎子.

顧正秋與任顯群結婚時任貴為台灣省財政廳長,絕對是高官.
當時他和蔣經國一樣,都已婚,想離婚娶戲子,蔣太子過不了他老爸那一關,
任則選擇與老婆分居(到死都沒辦離婚手續)而獲美人芳心.
當時顧的選擇其實也不多,不能為妾,官位要夠,外貌又能讓顧滿意的(這點蔣經國敗的最慘),
最後親美派的任顯群脫穎而出.
1955年中美協防條約簽訂,蔣介石坐穩台灣龍椅便開始清算眼中釘,
孫立人和任顯群都在這一波中被拉下來,孫立人一輩子軟禁,
任顯群也被隨便安了一個知匪不報的罪名判刑7年,
不過關了2年半因原配章倩筠四處奔走而假釋出獄.
坊間相傳是蔣經國因為追求顧正秋不成,遷怒任顯群,羅織罪名將他下獄。
這點很微妙,小蔣在台灣人沒少殺,真要搞任顯群豈止關2年.
任顯群被關主要是老長官吳國禎在美國罵老蔣而被牽連,
不過這中間蔣太子是否公報私仇就不得而知了.
顧正秋在任入獄的兩年多裡獨自度過幽居生活,因任的罪名,她是無法重新登台了,
而既然選擇了任顯群,以前追求過她的諸多達官貴人她也不好意思再攀親搭故,
所以也只能悶聲發大財.
出獄後,任顯群在台北縣金山開設農場,生產草莓果醬外銷歐美賺了點錢,
又於台北永和創辦中信百貨公司,生活一直過的很不錯.
1980年代顧應電視台邀請復出拍了10部電視京劇,
1990年代她又灌錄一套《顧唱:顧正秋曲藝精華》唱腔音樂專輯,
顧正秋是無法忘情京劇也不願埋沒自己才華的,
多年的沉潛,說到底應該是沒想到嫁給任顯群的第二年,任便成為[黑五類].
发表于 2012-5-13 00:2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点点不太了解和同意,蒋经国先生连党权都可以放弃,怎么可能这样去迫害一个女人呢。

不过国民党倒是出了几个情痴,比如戴笠对胡蝶,张学良对赵四小姐。
发表于 2012-5-13 00:33:59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内的网站也许不可信,搜索来的内容如下,也许的确和蒋经国先生无关哦。

那时追求顾正秋的达官贵人不知多少,有的甚至送她一套豪宅,顾正秋根本不理会。每次戏完,从后台出,总会见一个英俊的绅士开着汽车前来接她。这个人就是在台湾炙手可热的“财政厅长”任显群。

蒋经国怎会想到他一心苦追的女子竟然成了任显群的女人。其实那年蒋经国与任显群都有家室,为了顾正秋两个人都打算离婚。蒋经国的婚变遭到蒋介石的阻止,而任显群则顺利地与原配夫人离了婚,顺利娶了顾正秋。

任显群刚结了婚,就入狱五年。
发表于 2012-5-13 00:37:14 | 显示全部楼层
1946年5月任显群在陈诚举荐下,继严家淦担任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交通处长,并倡导成立台湾航运公司;1947年长官公署改组为台湾省政府时任显群离台,转任中央银行顾问及杭州市长等职。1949年任显群再度来台,同年12月吴国桢出任台湾省主席时,任显群转任财政厅长,1950年1月兼任台湾银行董事长(1951年3月卸任),任内曾发行新台币制止通货膨胀,首创爱国奖券及统一发票制度,且在国立台湾大学法学院设财经人员训练班。被誉为台湾统一发票之父,对于安定台湾经济有很大贡献。   1953年4月吴国桢请辞台湾省主席后,任显群即辞去公职改业律师。1955年时因族叔以匪谍案被判刑,而任显群曾为其担保人而受牵连被捕入狱,之后于1958年假释。之后任显群退出政坛,1960年开辟经营金山农场,以冷冻蔬菜水果供应全国并外销欧洲与美国为主。1974年任显群开设中信超级百货公司,自任董事长,并兼任仁爱及永乐建设公司董事长。1975年逝世。
发表于 2012-5-13 00:37: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未知是不是符合史实。
发表于 2012-5-13 00:4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诚那口上海普通话,在侯孝贤的《悲情城市》的228事件中,非常滑稽。
 楼主| 发表于 2012-5-13 19:4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往事回忆】顾正秋的罗曼史

顾正秋(网搜)

顾正秋是上海戏剧学校培养的名伶。她曾拜梅兰芳为师,因长相好,嗓子也好,成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风靡中国的青衣。与其他日后沦落的角儿不同,顾正秋在读书之时,就有强烈的危机意识。当时学校的老师在教戏之余经常谈一些梨园琐事,比如某某本来很红,后因把持不住自己,再加上沉迷酒色,吸大烟,艺事退步,声带也坏了,最终下场很惨,等等。这些事别人只当故事听,顾正秋却多了一个心眼,毕业不久就自组剧团,既唱戏,又当老板,算是为自己的将来多开了条道路。

自组剧团后,顾正秋开始到全国各地演出,结果受到戏迷的疯狂追捧,从此戏约不断。据当时的《市民日报》称,顾正秋在颠峰时期,个人的包银就达一千万之巨。

顾正秋在南京演出时,从台湾来的国大代表李缎跑到后台给她递了一张名片,说台湾永乐戏院的刘老板也到了南京,想邀请她到台湾去演出。顾正秋考虑再三,1948年冬带团来到了台湾。由于演出非常成功戏院老板后来一次次续约。顾正秋原本打算再唱几个月就回上海,但母亲来信说,上海的局势不稳,在台湾反而更安全,再加上观众捧场,不如暂时留在台湾。这一留,顾正秋就再也没有机会回到上海。

顾正秋众多的戏迷中,有很多都是政要显贵,其中就有蒋经国。

对于这个戏台上唱腔华美、扮相俏丽的女子,蒋经国非常痴迷,在永乐戏院有固定的座位。每出戏毕,蒋经国就以盛宴款待剧团的名义接近顾正秋。顾正秋是剧团老板,下戏后免不了与蒋经国应酬交际。据说蒋经国看到顾正秋卸妆后端庄贤淑的容貌,更是心动不已,为了追求顾正秋,他一度想与蒋方良离婚,但被蒋介石所阻止。

对于蒋经国频频抛来的秋波,顾正秋并没有真心去领受,因为在众多追求她的达官贵人中,她看得上的是当时炙手可热的财政厅长任显群。

任显群比顾正秋大十七岁,两人相恋时他已有家室。为了娶到顾正秋,他选择与妻子离婚。这件事,让好友颇为他担心,因为蒋经国也看上顾正秋,任显群若娶了顾正秋,必然会影响到自己的仕途和家庭。

顾正秋回忆,陈仪的弟弟陈公亮曾当着她的面力劝任显群三思而后行,他说:“感情的事归感情,但不要影响到你的政治前途和家庭!”但任显群不为所动。有一次,任显群与好友范泽山一同去看顾正秋演的《孔雀东南飞》,当任显群看到顾正秋扮的刘兰芝备受婆婆虐待、时常挨打时,眼角竟流出泪水,这一幕被范泽山看到了,范泽山日后对顾正秋说:“那时我就知道,他对你已动了真感情,劝不回头了。”

顾正秋和任显群恋爱了四年,在筹备婚礼前,顾正秋退出舞台。随后,各种奇怪的事情相继发生。当时任显群卸掉公职,与人合组了“群友法律会计事务所”,自谋生活。有一天,顾正秋问他生意怎么样,任显群幽默地说:“很好啊,不认识的人都来了,认识的人都不来了。”原来,他被人监视了,与他有生意往来的也相继被有关单位调查。

任显群做公务员时一向清白,自然查不出经济问题。但是为了防止节外生枝,两人的婚礼极其简单低调,除了三五好友外,外人一概不知。因此两人秘密结婚的消息传出后,许多亲朋好友大为生气。

婚后不久,他们的住宅就被人监视起来。任显群走到哪儿,就被人跟到哪儿。

在与任显群秘密结婚一年多后,顾正秋携丈夫参加好友张正芬的婚礼。这是夫妇俩结婚后第一次在公开场合露面,因此新闻媒体蜂拥而至。第二天,《联合报》报道张正芬婚礼时,用不少笔墨描写了顾正秋和任显群,许多报纸还用大篇幅刊登了两人的合影。

夫妇俩如此高调地出现在媒体前,有人明显受刺激了。后果就是第二天,任显群被保安司令部保安处的人“请”了进去,在之后近三年的时间里,再也没有出来。任显群被捕那天,,顾正秋不知情,当保安司令部的人进入住家翻箱倒柜时,她才感觉大事不妙。随后,顾正秋突然想起了一位戏迷向她转述的话。这位戏迷的丈夫当时是“国民党中常委”,他说有一天开“中常委会”时,有人当着蒋经国的面说:“一江山岛陷落,大陈岛撤退,匪军频频攻击金门,国难当头,前财政厅长任显群却与顾正秋闹桃色纠纷,应该把他们抓起来,送到绿岛去。”

蒋经国听到这番话心里自然不是滋味,当他看到两人的照片在媒体上大登特登时,估计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不祥征兆早在两人热恋期间就出现过。1951年6月3日,一人持枪突然闯入任显群的办公室要杀他,幸亏秘书很机警,发现此人行迹可疑,就猛然大声呵斥,把行凶者吓得一楞,办公室其他人迅速扑上去,才把凶手给制伏了。

此人被扭送到刑警总队,任显群派秘书去了解笔录情况。但是刑警总队队长除了知道刺客的名字外,其余一无所获。更蹊跷的是,当晚的11点左右,警察告诉任显群的秘书,说刺客已经跳楼自杀。事实上,刑警总队的那幢楼,窗上全是铁栅栏,要想跳楼自杀根本不可能。

后来的事更匪夷所思。任显群的小叔任方旭来台湾投奔任显群母亲时,曾由当时任财政厅长的任显群出面作保,后来任显群又介绍有财经履历的小叔到银行工作。

这件事本无特别之处,却成为陷害者可抓的把柄。任方旭以匪谍嫌疑被捕入狱,任显群也以“匪谍”的名义被“请”了进去。后来,两人同时接受判决,任方旭因“参加叛乱组织”被判有期徒刑10年,任显群因“明知为匪谍而不告密”被判有期徒刑7年。

任显群入狱后,顾正秋每逢周四就会带着儿子前去探望。后来很多人邀请她重返舞台,她都婉言拒绝:“我的丈夫还在牢里呢,我怎能再唱戏?”而身陷囹圄的任显群对于妻子的安危十分担心。为了得到顾正秋,他已付出惨重代价,他生怕有人居心叵测,乘人之危,因此在信中屡屡告诫顾正秋,如遇这种情况“务采审头之势”。两年零七个月后,任显群被假释出狱,夫妻终于团圆。为避免再生事端,他与顾正秋索性躲到偏僻的金山农场,离群索居,过着与政治绝缘的农夫生活。

(摘自《翻阅日历》第1、2期 王小欢/文)
 楼主| 发表于 2012-5-13 19:4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起統一發票推手任顯群,老一輩都知道他為了追求國劇名伶顧正秋,「敢和蔣經國爭」,而他一生兩段戀情也都轟動。他為了顧正秋入獄、淡出政壇,展現「不愛江山愛美人」的浪漫;他和元配章筠倩談的也是不見容於當時的「師生戀」,差點上演「羅密歐與茱莉葉」悲劇。

任顯群的小女兒任治平昨天返台發表新書「這一生—我的父親任顯群」,她是任顯群元配章筠倩所生,「這一生」由她口述,傳記作家汪士淳及資深媒體人陳穎共同撰稿。

她說,父親曾因白色恐怖入獄,小學時同學嘲笑她,「當時我已想要幫爸爸討回公道」;她很開心在父親百歲冥誕前,將他精彩一生寫出來。

他與元配 師生戀 還私奔

任顯群和章筠倩皆出身世家大族,任廿四歲擔任上海持志中學教務主任,認識小他兩歲的學生章筠倩,迅速擦出愛火。師生戀當時是「聳人聽聞」,兩人又各有婚約,這段戀情受到雙方家族大力阻撓。

章家大驚 登啟事 聘偵探

兩人從未出過國,竟相約私奔到日本,驚動章家在報上刊登警告啟事,甚至聘私家偵探千里尋女。所幸最後喜劇收場,兩人共結連理。

移情別戀 跪妻前 自掌嘴

兩人結褵十八年後,任顯群又不顧一切愛上顧正秋。任顯群之女任治平在新書「這一生」透露,父親辭職後,某天深夜突然搖醒兩名子女,三人一起跪在母親面前;父親掌自己的嘴表示做錯事,希望母親能原諒他,而母親只是不斷流淚。

妻顧大局 這秘密 藏十年

任治平說,母親沒鬧也沒上吊,選擇「顧全大局」,讓先生在外另組家庭,自己則維持一個完整的家。任治平一直不知道顧正秋的存在,念大學時同學知道她是「任顯群之女」,向她借京劇戲服、翎毛,她還懵懂不知,直到祖母病重,她才知道這個母親藏了十年的秘密。

顧正秋是一代名伶,如今提到「任顯群夫人」時,大家想到的都是顧正秋,連趙少康都坦承,要為任顯群傳記寫序時,還以為作者是任祥(顧正秋之女)。

任治平在書中表示,母親一生隱忍,父親也不曾提離婚,「即使發生轟轟烈烈的第二段戀情,仍無法結束爸對媽原有的感情與名份。」
書中也透露,父親辭世前認為此生除了對不起兩位太太,並沒什麼過錯。別人以為的齊人之福,任顯群卻視為一輩子的歉疚。

對女心願 嫁好尪 不出軌

任治平說,最近為了寫書,她的中學好友透露一段當年和父親的對話,父親對女兒最大願望是嫁個好老公──長相與家世都不重要,最重要的是能愛她一輩子,「而且不會出軌」。

【2011/09/16 聯合報】
 楼主| 发表于 2012-5-13 19:46:43 | 显示全部楼层
蔣經國熱戀顧正秋

顧正秋是金陵山水孕育出的佳麗,原上海戲校培養的名伶。她又是梅蘭芳的嫡傳弟子,同時兼得程硯秋、張君秋的親傳。她天生麗質,扮相華麗,嗓音淨妙。童年入行,少時名聲遠播。

1948年,20歲的顧正秋率領自己的劇團去臺北的永樂戲院公演,準備演出完畢回上海,不料劇團剛抵臺北,上海即被解放,全團60餘人被困永樂劇院,只好不停地演下去。

顧正秋從此蜚聲臺灣。演京劇有“臺灣梅蘭芳”之譽。

當年臺灣不少權貴、名流來看戲、捧場,向她暗送秋波的不乏其人。

在人生舞臺上,顧正秋與掌握臺灣最高權力的蔣經國,及另一位曾風雲一時掌管財政的任顯群,扮演了一場三角戀愛劇。這裏有悲歡離合、生死訣別。在蔣經國去世後,才傳播於衆人之口。

1949年蔣經國來到臺灣,跟着父親隱居在日月潭畔的涵碧樓,英雄末路,寄情山水。這時他的官職是國民黨臺灣省黨部主任委員,“國防部政治部”主任,沒有多少事可做,盡有餘暇時間,成了顧正秋的觀衆。

這又是一見鍾情!

顧正秋的音容笑貌像磁鐵一樣吸引着蔣經國。有一個時期,蔣經國每天去看戲,看戲後又盛宴招待。顧正秋當然是總代表。

在燈紅酒綠,宴飲酬酢的場合,顧正秋表現得娴淑端莊,她與人接觸若即若離。這使蔣經國益發對她産生愛慕之心。從此形影不離。

蔣經國可說是泛愛主義者,對女性常常灑愛情之露。1948年蔣經國在上海“打老虎”,因查封揚子公司而得到失敗結局回到南京,非常苦悶,曾找一些蕩婦解愁。

他在贛南時的婚外戀主角章亞若,也是善唱京劇的。雖不像顧正秋這樣是科班出身的,但一出《玉堂春》也回腸蕩氣。自從慧雲(章亞若的情名)在桂林魂歸九泉,他一日不能忘懷。他是可能把顧正秋當作章亞若的化身來看,把愛獻給她。

他與原配夫人蔣方良,因章亞若的介入,撕破了感情薄膜,以後因章亞若之死而沒有鬧到仳離的程度,事過境遷,盡管蔣方良也力圖消除裂痕,但她畢竟已非當年風韻,怎能比眼前如花似玉的顧正秋。

那時,追求顧正秋的男人很多,有的甚至給她送一套日式豪宅,顧正秋的心思卻在另一個人身上。那人是年輕有爲的財政廳長任顯群。

任顯群,1911年生,東吳大學法律係畢業。在鐵道部、行政院、中央銀行等多個部門任過職。1949年末,吳國桢出任臺灣省主席,任顯群被任命爲財政廳長。而偏偏吳國桢與蔣經國是冤家。吳因受排擠,辭職赴美,不斷發表批評國民黨的言論。任顯群也跟着辭職,與友人合辦一家“法律會計事務所”自謀生路,但處處遭到情治部門(特務)的刁難,生意不順。

兩個有權勢的男人之爭,結果任顯群獲得美人芳心,顧正秋毅然下嫁長她17歲、長相平平的任顯群。因蔣、任在政治上對手,在生活上又是情敵,逼得任顯群與顧正秋只好秘密結婚,只在家裏辦了一桌酒席。顧正秋後來在回憶錄中說:“我與任顯群並不是一見鍾情,但相識之後,就漸漸被他幽默的談吐、豪爽的個性所吸引。與他在一起,我感到很自在、快樂、幸福,終於不畏萬難,決定與他長相厮守。”

婚後,顧正秋洗盡鉛華深居簡出,相夫教子,連朋友的活動也不參加,因爲她一直被特務跟蹤監視着。

一年後,他們夫婦參加了一位朋友的婚禮,這是婚後他們第一次露面,大小報紙紛紛刊登顧正秋、任顯群的合影。次日,任顯群即被保安司令請去談話,隨即被拘。接着,特務連續三天入室搜查,連天花板都被拆下,但並未找到與吳國桢往來涉嫌違法的證據。

這是蔣經國派人將任顯群抓了起來的,理由是任顯群的叔叔是“匪”,他隱瞞不報,他也就成了“諜匪”。任顯群屈打成招,一判就是五年。

任顯群在被關了兩年零九個月後獲保釋的。當局規定兩條:一不準在臺北市區做生意;不準他倆在西門町或電影院等公開賣命露面。

丈夫含冤入獄,顧正秋在每個探監的日子給丈夫送飯。任顯群出獄後,怕再生事端,就與顧正秋一起遠走金山農場。那時他們已有三個兒女。

金山農場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地方,沒有電話、電燈,兩人住在茅屋裏。他們一起種草莓,做出口的草莓醬。農場發展到有700多名員工,不僅出出口“金山草莓果醬”,又將蔬菜、冷凍食品等遠銷日本、美國等地。

1975年任顯群64歲時病逝,遵遺囑,顧正秋將他葬於他們共同創辦的金山農場。

顧正秋的後半生,連人都很少見。時下,顧正秋正在臺北含饴弄孫頤養天年。2008年她以平和的心態過了80歲華誕。

【摘自「孤島落日」—王先金 編著】
 楼主| 发表于 2012-5-13 19:47:1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於先不了解任显群, 也不了解章筠倩, 现在我想如果我重写这篇文章, 我想说
的这里有两个伟大的女人, 两个痴情的男人,
一个在旧礼教边线上挣扎的充满人性的故事。
加起来是四个令我尊重的人。

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 与今天大陆的礼教崩溃, 道德决口正成对照
发表于 2012-5-13 20:5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悟空小姐我 于 2012-5-13 20:52 编辑

台湾那时候对共匪的风声鹤唳,在《牯岭街少年谋杀案》中表达得非常明白,我当时看这部电影的时候,非常惊讶。谢谢格先生的介绍,这样对丈夫不离不弃的女人,的确在目前的中国太少太少了,凤毛麟角了,现在的人心思太活络了。昨天看到一篇文章,说现在的中国女孩子,头脑简单而又功利。

下面是思维跳跃而引发的一段感慨:


国内有几个异见者的妻子很了不起的,真名网前几年就发过一个,哎,我忘记名字了,我记名字真是太差,特别记得他女儿都没法上学呢,从出生那一天就倍受惊吓。还有陈光诚的妻子和女儿,也非常伟大。不过他们出身微寒吧。

今天我们巷子的一个男人在发表街头演说,估计是警察都懒得理睬他了,他站在楼梯上痛快淋漓地说了很久,说了很多很多的事情,包括本地某位官员当时大约想要冲破什么和什么,搞了一个微博什么的,后来被撤了,听他的演说,我才有所醒悟的。我最难过的是,他提到关于强奸案啊什么的,有些人的妻子被强奸什么的。我在种花嘛,其实也没有专门去听。有熟悉的人和我说他精神病啊,我很难过的,我说他大约是经历了一些事情,受到迫害了,所以精神失常了吧。很多人都不明白这样的人在做什么呢。但是可以接受的是,不明白他们的人,他们也许无所谓这样的不明白的。可以有一个好环境就好了。

有一回吴站长说,浙江出了好几个烈性汉子。(*^__^*) 嘻嘻……,也许茉莉老师可以做一个新烈女传哦,茉莉老师收集资料比较方便,也有这方面的人脉。

哦,还有啊,我的美国同事,因为翻墙看外网,被警察查了两遍,我很奇怪啊。我说你不会大声嚷嚷我是美国人啊,他说没用的,照打。
发表于 2012-5-13 21: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说起来,汪精卫的妻子也非常不得了,也非常忠贞。

对哦,想起有一回和一个朋友说一个非常美的故事,我偶然从书报上看到的,美国战地记者写的。当时日本人打到贵州独山了,美国战地记者进入贵州,要经贵阳去重庆采访。一个贵阳女人和他同行,他们两个没法交流的,语言不同。一个女人只身在外很危险的嘛,又是战争时期,美国记者就挺要保护她的。两个人走了好几天才到贵阳的。唉,现在,几个小时就走穿贵州了吧。贵州那么小。当然,如果不是去那些不通公路的深山老林里面哦。
美国人把这个女人写得挺美的,盘头的,穿旗袍的,人很瘦小苗条,很安静,眼睛很会讲话。因为盘头,他猜测这个女人是人妻吧,也未知是不是寡妇。

他们到了贵阳呢,女人带他到她家住宿。美国人也没有地方住嘛。女人家里好像挺有钱的,房子还挺大的。然后嘛,就发生了一些事情。
第二天呢,贵阳女人送他到门口,知道他不会留下来的嘛,要走的嘛,有点恋恋不舍,但是也非常忍耐的样子。

我觉得这个故事太美了,我说当时美国人在中国非常受欢迎啊。结果我朋友说,不是什么宣传什么和什么这样和那样,他和她才那个和那个的好不好,就是喜欢嘛,就是美国人爱上她了嘛,她爱上了美国人了嘛,要不然隔了几十年还写这么一篇文章?那中国女人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嘛,太喜欢了嘛,和当时的中国政府宣传美国怎么和怎么没有关系的。

我就突然有所醒悟,其实爱和不爱,就是要对得上懂得爱的人,而且还要对得上对的人,那么就一直一直地老天荒下去了嘛。我觉得是这样的吧,和意识形态或者说生活艰难、世事莫测没有关系吧。

和格先生讨论爱情……
 楼主| 发表于 2012-5-14 00: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说的是一个共性和特性的问题。 不因为特性的存在和差别,共性就不存在了,夸
张地看一个比较

鹿基本是和平动物, 但是不意味着鹿群中没有强悍和凶猛的, 但是它仍与懦弱的
狼不可同日而语。黑人中也有白的, 白人中也有黑的, 但是黑人白人的区分还是
对的。

同样现代的中国人与百年前的中国人的差别已经非常大了,一个是完全功利的,一
个受到礼教的约束, 但是上一论述并不因为百年前也有强奸犯, 现在也有守贫忠
情的个例而不成立。现代人的爱情与百年前中国人的爱情已经意思非常不同。
发表于 2012-5-14 02:49:41 | 显示全部楼层
格先生的文章也是我喜歡閲讀的,和多類文章相比。

世上絕對的事情是很少的,都是相對的多吧?樓上的觀點全部產生于比較吧?(不好意思,傻傻地問,請多多地包涵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8-24 09:09 , Processed in 0.14725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