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64|回复: 96

龙腾虎跃老年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25 09: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晓谷 于 2011-1-28 06:13 编辑

眈误了一下才来喝茶。首先向茶掌柜表示感谢,道一声辛苦了。其次向掌柜表个态,我是老茶客,懂得中国茶馆自古以来的规矩,那就是在茶馆可以谈天谈地,谈男谈女,但绝不可谈国事。我到此是应悟空小姐之邀,讲点生活经历中的小故事,不会说别的。如果我的故事讲完,我就打哈哈,打哈欠。请掌柜大大的放心。
为了使我的故事有连续性,我还是从我最后一个回帖的话题讲起。
回悟空小姐:
您说的我和老妻“相依为命”这句话太让我感动了。我是三十好几,她是快三十我们结合的。用现在时髦话说,一个是“超男”,一个是“剩女”。那年我还在劳改煤矿就业,头上还带着一顶“反革命帽子”,冬天不用戴其它帽子就暖和了。她是农村人,因幼年丧父,姊妹众多家中贫困而眈误的。我对对方要求很简单,结婚后同意我离开劳改队到女方家,目的是“我拿结婚赌自由”。以前我也认识了几个人,她们也认为我这个人还是可以的,但一听我到的条件都打退堂鼓了。也是,在无产阶级专政下,谁愿弄个“反革命分子”回来。我老妻当年来见面,还是个民兵排长,她却同意了,后来她说她愿赌我这个人,这样我俩个赌徒就结合了。现在看来,我老妻虽无文化,却是个赌技高超的赌徒,她赌赢了。我们一结婚,我就平反回成都。八十年代是劳改释放犯的天下,因为这些人胆子大,第一桶金大多是这些人掘到的。我虽然没掘到大的,但也捡到一些小的。这样我就把老妻,孩子的户口买到城里,成了都市人。当年我那群些狐朋狗友,暴发后常来看看我,无外乎向我显示显示,今天带的是“秘书”,明天带的是“小咪”,一个比一个年青,一个比一个漂亮。他们也常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不换个妻子。我对有点文化的人回答是“糟糠之妻不可弃”,对粗人的回答是“酒越久越醇”。深层次的原因是,我不是我父亲那类人。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10:00:2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刘晓谷 我对到茶馆迟到的事必须做个解释,以免认为我在摆架子。十二五第一年,我等老百姓开始享受民主了。那天刚出小区门,看见一群人在门卫处打涌堂,突然有人喊“刘大爷,过来一下”。我们这里对“大爷”这个称呼是有讲究的,像对我称“大爷”,表示是个老头子。像对毛主席称“毛大爷”是表示他是真的“老大”,当然,是红老大,绝不会是黑老大。我过去一看,是社区民选“支部书记”,一位支部成员就叫我来参与投票。我一听,拱手作揖道:“抱歉,抱歉,从来都是你们党插手我们老百姓的事,今天要我等老百姓来插手你们党的事,我还真不习惯,就免了罢”,此事就把我给眈误了。
发表于 2011-1-25 11:4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先生的茶座终于开起来了,既然是“老年话”,我这个老年就首先来坐一会儿,品一会儿茶。
    刘先生的老年话真是风趣,即便是苦涩的事,经刘先生一说,也变成了使人感到愉快的事,品着这样的茶,一股甘甜味儿直浸入肺腑,回味无穷。刘先生“老妻”的故事很感人,刘先生说她是“赌”您这个人,我要说,她不是“赌”,而是“救”您来了——您看,你们一结婚,您的生活道路就变得顺畅了,这是她带给您的福气——您周围也肯定有人这么说,对不对?我在老家农村有一个患难朋友,他“找”老妻的故事与您的有点类似:他个子高大,很有力气,二百斤的担子跳起来轻轻松松,相貌也一表堂堂,拿现在年轻人的话来说,那就是一个“帅呆了”的哥们,人非常聪明,知识广博,群众关系也特别好。这么一个帅男子,就是因为家庭出身不好,竟然快三十了还娶不上媳妇——别说家庭出身好的姑娘不愿嫁他,就是那些家庭出身不好的姑娘也不愿嫁给他——谁愿意嫁给一个总是挨批斗的人,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啊?他觉得窝在老家实在不得劲,便开始了流浪生活,这还真走了运,外地一位贫农的女儿竟然看中了他,任凭家中亲人、村子里的干部和革命群众怎么反对,她就是一心一意,非他不嫁。文革那时候,出身不好的人虽然可以任人批斗,但终究还是有婚姻法,贫农的女儿要结婚,干部们也不好过分强行阻拦。嘿嘿,他们一结婚,文革就结束了,他老家的乡亲们热烈欢迎他们回到故土(虽然他们的归来会使别的人少了一些田土)。后来,他们生了一儿一女,儿子名牌大学毕业,到北京来创业,成了个很有成就的CEO,女儿也快大学毕业了。您说,是不是也是他“老妻”给他带来的福气啊?

评分

参与人数 1威望 +15 收起 理由
悟空小姐我 + 15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12: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晓谷 于 2011-1-27 17:44 编辑

回复 3# 欧阳光 谢谢殴阳先生第一个来捧场。兄弟,人活什么,人活的是一口气,活的是精神。有人巴不得我等老人快快死去,少一些历史见证人。而我等老人就偏要好好活下去。寿命要长,人的精神最为关键,一定要乐观。相信老弟也是长寿之人。即然有兄弟捧场,那我就真的开讲了。愿能给您带来点欢笑。
前节我谈到我和我老妻的结合,这里我想透露点细节。向谁透露呢?主要是一出门就见到的那群维稳大军中的大龄青年。又是为何呢?因为这群娃娃大都是我们社区的,虽叫不出姓名,但我是看见他们长大的。他们从小就爱玩,,成天进网吧,打游戏,读不进书,早早退学在家成了一群“混混儿”。到青年,文不能测字算命,武不能挑葱卖蒜,一无所长,不是饮酒作乐,就是打架斗殴。后来当局发现这群年青人才是真正的不稳定因素,于是来个“以毒攻毒”,把他们收编起来当城管,当治安。让他们去对付那些小商小贩,乱停乱放的弱势群体。我曾摆过摊,与他门交过手,一来二去也就熟了,常到他们办公室坐坐,说点道理。这些娃娃嫩了点,不懂得“水至清则无鱼”的辩证法,也就是“变戏法”。我要他们明白,把弱势群体斩尽杀绝之日,也就是他们下课之时。要他们向他们老大哥整人单位,比如反贪局学学,人家办事多老道,查贪官决不一次性查完,细水长流,百年大计,这样才天天有事做,月月有钱拿。不像这些毛头小伙子,一上任就想把弱势群体给消灭光。不知是他们搞懂了没有,反正街头那些小商小贩还在,我认为他们还是“孺子可教”。现在看见他们也人到中年,许多人还是光棍一条,就动了恻隐之心,于是就想将自己耍朋有的故事告所他们,看能否对他们有点启迪。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总是好事一桩。
发表于 2011-1-25 12:44:54 | 显示全部楼层



刘先生好,我来迟了。
发表于 2011-1-25 14: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欧先生和刘先生都写得非常有趣,好看。
 楼主| 发表于 2011-1-25 18: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5# 悟空小姐我 没关系,我难有今年这段空闲,可以慢慢聊,这里有空位,环景也不错,空气也清新,能减轻您的疲劳。
发表于 2011-1-25 21: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请刘先生接着往下说,我们在听着呢。您对那些大龄青年说了些甚?
发表于 2011-1-25 22: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7# 刘晓谷


    好的,您慢慢聊。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09: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晓谷 于 2011-1-27 17:49 编辑

回复 9# 悟空小姐我 其实我和老妻的结合,并没有爱情故事里的任何情节。更没有像现在那样,下跪求婚,送玫瑰的浪漫举动。甚至连你爱我,我爱你这样的话都没说过一句。当时我们这些人属刑满后,因无家可归就不放回原籍,而继续留在劳改队当所谓“就业人员”。想当年我少小离家时母亲尚在,还有几个弟弟,虽说日子苦一点,总算是有家之人,还有点点温暖。后来母亲撒手人寰,兄弟天各一方,我就成了无根的浮萍,在苦海中随风飘零,也怪可怜的。因为我们服满了刑,因此工作有工资,家属可以随时来探望,还有家属房居住,总之条件比当犯人好得多。我在那里的条件更好一些,是一个中队的“总管”,协助管教干部管理全队百多号人的生产,生活,学习等事务,还有一间代办公室的单间住房。本来我的刑期只有七年,但我一就业就就了六年,就这样我的精华月又岁被活活地夺走了几年。
这些人一就业,第一件事就是找个老婆安个家。不几年,就只有我一个人还无家无室,形单影只,显得有点鹤立鸡群的样子。他们迅速结婚有两方面的原因,男方因自己犯过罪,把条件j降得特低“只要是女的,不是男的;只要是活的,不是死的”就行了。而女方基本上是“向阳花”(川人对农村姑娘的戏称),文革革来革去,弄得她们几乎生存不下去了,也就不再信“阶级斗争”那一套,管他好人坏人,谁能养家糊口,就嫁给谁。而我呢,却追求“生命诚宝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几次策划跑出去浪迹天涯都没成功,于是决定自己组成一个家庭离开这里,过一下相对自由的日子,这样我给自己订了一个“拿婚姻赌自由”的方针政策:谁要与我结婚,就得同意我回谁家。这就是当年我结婚前的处景及自己的心理。
发表于 2011-1-26 09:21:0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还没出来,大概是泡茶去了,趁着楼主泡茶的功夫,我来插着聊一聊关于“水至清则无鱼”的故事:我刚从学校出来到单位工作时,那个盛气劲儿啊,甭提了,大有要按照自己意愿改造世界的气概,不说在我手里实现共产主义远景吧,至少也要将一切歪风邪气扫荡尽、还世界一个清晰明朗的天空吧?!可老同志们对我说,不要急,还是悠着点儿吧,随遇而安一些吧!可我不信这个邪,偏不听,要正气凌然地大干一场,结果是可想而知,处处碰钉子,磨砺了几十年,就轮到我来跟年轻人说“水至清则无鱼”的话了。我看这个茶座虽然是老年话,但来听茶座的可能不仅仅是老年人,也会有年轻人,尤其是会有许多潜水的年轻人,为了不要产生误导作用,我还是根据我的理解来稍微解释一下“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如说得不对,请茶友们尤其是年轻的茶友们批评指正:所谓“水至清则无鱼”,不是说要你不管那些歪门邪道的事,去放纵那些搞歪门邪道的人,而是说,你脑子里的那种指导你行动的思想观念、制度条文不一定完全符合客观实际,不一定是完全公正合理的。你看到那些不符合你的想法或者制度条文的事情时,不要不管三七二十一地一律用条文来规范、制止,而是先冷静下头脑,站在上下两方面的角度来推敲一下你要规范、你要制止的事是否合理,不合理的自然要按条文做,不然,别的人就要受害了,合理的则就要纠正原先的思想观念、修改原来的规章条文了,一时做不到这样,也至少应当采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做法应付一下上面的差事就可以了,万不要真采取严厉措施伤害那些善良软弱的人们。采取简单的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刀切方式处理问题,水倒是清了,可鱼也跑了,你的本来的良好愿望也就实现不了啦。有句话叫做“理论是灰色的,而生活之树常青”,我看,也就是这个意思。嗨嗨嗨!随随便便的茶座要变成一本正经的说教讲座了么?还是消停一下吧,刘先生的茶差不多快泡好了,我们来继续听刘先生的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09:5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晓谷 于 2011-1-27 17:51 编辑

回复 11# 欧阳光 先生好,你我人老了,睡眠也少了,起得早。这是好事,早上头脑清醒些,便于思考。您的见解富于哲理,可让当今青年懂得,除了学挣钱外,还要学做人。下面我就接着讲。

我的这个要求貌视简单,却违反了人之常情。“人活脸,树活皮”,虽然这些“向阳花”肯下嫁给我等,但她们也是有自尊心的人,谁愿弄个劳改释放犯回家让人戳背脊骨说闲话呢?我在那里,口碑甚好,这是因为我处理许多事,三公做到了两公:公平,公正。另一公“公开”是不能做的,原因是涉及到物资分配,干部是打过招呼的。于是很多人都关心我的婚姻大事,几年间与我数不清的女子见过面,然而一听我的条件,都打退堂鼓了。开始之时我还信心暴满,想我学富两车,人材一表,你一个“向阳花”嫁给我,算你祖坟埋对了。然而年复一年的挫折让我自信心落到冰点,我对所谓“介绍”“见面”已不抱任何希望,仅仅视为敷演朋友的好意,逢场作作戏罢了。
我就是抱的这种心态与我现在的老妻见面的。她一来我就像背书一般说我是反革命分子,结婚后要到你家。她的回答是想一想,于是她就住在我朋友妻子家慢慢地想了。事实上她不是在想,她每天到我办公生活的地方来转来转去。我可是个敏感之人,明白她是带着显微镜在观察我。不到十天,她答复我,她同意我的条件,问我回农村后如何打算。我说我有泥木石三样手艺,可以靠这些手艺走村串户挣钱吃饭,大不了当叫花子云游四海讨口为生。她答了一句:“你讨口,我给你背背篼。”她的这句话,虽不如山盟海誓好听,却掷地有声,让我感动了一生,也支撑了我一生。婚后我曾问过她,对我观察后的观感如何,她答了一句:“像个男人。”我讲的这个细节,是想启示那些未婚男人,女人喜欢男人的不是他的外表,而是内质,男人要像个男人。
发表于 2011-1-26 11:2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这下真的象茶馆了。
发表于 2011-1-26 11:44: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刘晓谷

唉呀呀!我光顾耍我的贫嘴,没看到刘先生已经来了,失礼失礼!
发表于 2011-1-26 11:49:2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刘晓谷

“女人喜欢男人的不是他的外表,而是内质,男人要像个男人。”刘先生这句话虽然朴素、平常,可也是掷地有声啊!年轻的男娃们听好了,好好琢磨琢磨吧!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11: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3# 吴洪森 想不到吴先生百忙之中也来捧场,谢了。望先生闲暇之余多来坐坐,指点指点。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11: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5# 欧阳光 听人叫好,总是高兴的,谢了谢了。
发表于 2011-1-26 14:05:34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0# 刘晓谷


    刘先生有很多人渴望却没有的信手拈来的能力,就是稍微注意一下错别字哦,这样读者看起来舒服一些。另外,我觉得您可以把您的这个帖子一起更新在您的新浪博客上,肯定很多人喜欢看。还有,以前您写的散落在其他帖子里的故事,也应该移过来,要不然,怪可惜的。
发表于 2011-1-26 14: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欧阳光


    欧先生这个解释,对我们很有现实意义,学习了。灵活运用理论,而不是机械搬用。
发表于 2011-1-26 14: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刘晓谷


    刘先生,什么叫做“向阳花”?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16: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晓谷 于 2011-1-26 18:01 编辑

回复 20# 悟空小姐我 这大概是文革时一首歌中的词“公社是个向阳花”,于是我川人就将农村姑娘比喻为“向阳花”。您说我的错别字多,是我现在反映力迟钝的表现,有时一个很简单的字会突然想不起怎么写了,一定注意多检查。
 楼主| 发表于 2011-1-26 17: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8# 悟空小姐我 今天见吴先生也来凑热闹,很高兴,再写几句。
“像个男人”,怎样才像个男人呢?做个人是很难的,女人们常说做女人难,其实做男人也难,难在何处?难就难在“责任”二字。男人对国家命运,民族前途,是负有天然使命的。当然,现在有伟大的政党,有知名人士不经我们同意就代表了我们,不需要中国男人们再去考思这些问题了。这样也好。减轻了我们男人的负担,我也就不说这方面的事,只说当男人应尽的其它责任。这就是对妻子,要尽到丈夫之责,对儿女,要尽到父亲之责,对父母,要尽到做儿子之责。
尽丈夫的责任,第一要义是维护妻子在家中的核心地位,不能有半点篡党夺权的非份之念。我在这方面是做得不错的。我在家主要的事是向老妻交出挣的钱,再就是扫地抹桌。到商场买东西,我看好后得喊她“领导,过来看看”。如果是到菜市,碰见菜贩,肉贩问我“大爷,买点不?”。我会回答“对不起,我家是太婆当家,我只负责提东西给钱。”正是我这样处处维护她的权威,时时树立她的威信,我们家才能安定团结,和谐相处。不过我的这种觉悟不是与生具有的,是跟党中央学的。
发表于 2011-1-26 19: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2# 刘晓谷


    贵夫人说“你讨口,我给你背背篼”,比任何电影剧本都感人!!

使我想起大学时看到日本电影《追扑》,真由美向杜丘初吐真情的话:“我是你的同谋”

刘先生的夫人可以跟日本电影有一拼呀!!好看!
发表于 2011-1-26 19:48: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是“老人话”呢??其实楼主和欧阳先生都很年轻,就是我姐姐哥哥那个年代呀,我从来也不觉得我姐姐哥哥老哦!在日本这个年代都叫壮年哟!要到80岁才能叫老年。
发表于 2011-1-26 20:02: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2# 刘晓谷


    有道理,而且还是天大的道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7 10:0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4# 小国冬娜 冬娜小姐也赶来,热烈欢迎。回想与小姐的对话,感到一种精神的鼓历。您在我的征文中说过这样一句话:“您自己无法调查的问题,别人也会帮您调查。中国就不缺热心的人。”足见小姐的侠肝义胆,令我感动万分。在这个人情淡漠的时代,更显珍贵。我想您能说出这样的话也不奇怪,可能是您继承了您父亲的那股正气吧。
您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为什么从思想身体看我们还比较年青,却自称老了?讲个小故事给您听。
零六年底,我认识了一位世界第一高城(四千多米)的一个退休官员。本来他还不到退的年龄,但他在一次整理他们县的档案时,发现了一份六十年代的“地矿普查图”,上面主要标明有一处沙金矿,每立米含量达零点四几千克,如果采集出来,折算成纯金,约十多吨。您知道,当官的见钱眼就开,何况是见到金子。当时这位仁兄就打起如意算盘,先把这份图给“咪西,咪西”了,然后打个报告退了休,紧接着组织几个心腹专家,就跑去开金矿了。由于这份图是“普查图”,加之那个时代勘测技术落后,图上标得不明确,或许他找的是“歪”专家,总之他化了几十万,眈误了几个月没找到,回来也心灰意懒了。我们相识后,他将此事告诉了我,并承诺我能破解找出来,给我百分之十提成。我也是个见钱眼开的人,当年我以六十好几,自信不怕高原反应,胆子也粗,除了核武器不敢研究外,什么都敢试一试,就答应了下来。几个月后我的成果出来了,五月我们到的高原,没浪费一点时间,直达目的地“无量河”口,下车一看,河已被翻了个底朝天,一问当地藏民,方知已被县黄金公司借修公路要沙石的名义,给采走了。上山时是没高原反应的,只是这一气,气得我们多数人才产生了反应。不过我没有。这说明我们这些人,从年龄看是大了点,但是经得起风雨,经得起折腾的。悲哀的是,这个社会认为我等是无用之人了。
 楼主| 发表于 2011-1-27 11: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5# 悟空小姐我 丈夫对妻子要做到,当妻子遇到困难须要你出面时,你就得硬着头皮出面。那年,老妻的报摊上来了个白看报的人。一般来说卖报人对顾客来翻翻报纸看是无异议的。但这个人有些不同,他患有皮肤病,边看报边在身上抓来抓去,皮屑到处飞。一些老顾客就向老妻提意见,说看见他就恶心,叫老妻把他撵走。我老妻是个君子,只能动口。劝说这个人无数次,此人根本不理不采,照看他的免费报不误。老妻无奈之下告诉了我,于是第二天我就去守摊。果然如老妻所说的情况,这人又来看免费报了。开始我来个“先礼后兵”给他打个招呼,请他走人。我有意装成一付老实巴交的样子,只要他不听,就中我的圈套。果然他不理也不走,我顺手从扫地工手中夺过一把扫帚,照他身上劈了下去。我老爷爷在满清是个武状元,儿时他教过我几招南拳北腿,我想我对付这些病夫还是绰绰有余的。谁知他不还手就开跑,边跑喊“打人啊,打人啊”。我想打一下是打,多打几下也是打,不如打个痛快,就追了半条街,很打了他几下。好在扫帚打人只会疼,不会伤。从此老妻的报摊就清静了。这就是,对文明人用文明办法,对野蛮人只能用野蛮法才管用。
发表于 2011-1-27 11:4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4# 小国冬娜

冬娜MM提醒得对啊!前两天还看到消息,周有光老先生106岁了,去年还出了本《朝闻道集》(好像是这个书面),如此看来,即便八十岁了,也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我等今后的日子还长着呢,不能泄气,当继续往前看、往前走。
发表于 2011-1-27 11:5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7# 刘晓谷

刘先生挖金矿、守报摊的故事很有趣。刘先生的故事太多了,我等能够分享,真是幸运啊!我突然想起了刘先生不久前与轻描淡写先生、杨先生、悟空小姐的一些对话来,说是要写出一本回忆录来,不知是否已经开始动笔?唔!记得已经发送了一部分,还望继续写啊!一边到这茶馆里与大家聊天,一边也不要忘了那件正事啊!我们也等着看您的回忆录呢!
发表于 2011-1-27 11:57:2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3# 小国冬娜

我也想起了这个情节。我想,刘先生的故事很多,写出来以后,将来的什么时候搬到银幕上也不是没有可能。就看我们及我们的后人是否有这个福分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4 19:19 , Processed in 0.152599 second(s), 21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