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668|回复: 15

道义的追诉——读尤凤伟《中国一九五七》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5-28 16:4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尔克斯曾经说过,文学就是和人类的遗忘作斗争。山东作家尤凤伟新近问世的长篇小说《中国一九五七》(上海文艺出版社2001年1月第1版),就是一部和遗忘作斗争的力作。
这部篇幅35万字的小说,以自传体的形式,生动详尽地再现了1957年中国知识分子被欺骗被镇压的以及从监狱到劳改农场的全过程。

作者尤凤伟本人并不属于右派一代,也没有劳改的经验。但他创作的这部自传体小说,读起来完全像一个人的自传,假如作者没有声明这是小说,假如作者没有声明他本人并没有经历过反右那段历史,我们读《中国一九五七》就会将这本书看作尤凤伟先生的自传。

自从右派改正之后的20年来,有关反右事件的小说、散文、回忆录等不断问世。在20年前的思想解放运动中,一些被改正的右派作家重又拿起笔来从事文学创作,还被喻之为“重放的鲜花”。而近年来大量问世的回忆录,又令人们对当年反右造成知识分子的悲惨程度有了更深切的认识。然而,尽管如此,尤凤伟的《中国一九五七》还是有其独到的价值和独特的贡献。

这部小说的价值首先在于它再现了反右历史的完整性和可体验性。我们阅读这部小说,犹如重新回到了当年,感受着大学生周文祥如何在党报的鼓励之下贴出了第一张大字报,随后在翻云覆雨的政治欺诈下被打成极右派,以至被作为现行反革命逮捕入狱并在劳改农场服刑20年的悲惨历程。眼看被遗忘的历史,通过尤凤伟的文字,又再演了一次。这一“再演”使得反右这段历史变成了“现实”的体验,使得当年被打成右派的57万知识分子的悲惨遭遇转化成了今天读者的共同经验。当年中国知识分子用了22年的磨难甚至以生命所换取的沉痛教训,今天只要读一下尤凤伟的《中国一九五七》就得到了。

当然,文学对历史的再现,不可能也不应该是往事的简单还原。意大利哲学家克罗齐说过:“历史永远是当代人的历史。”我们在谈论历史的时候,总是包含着对历史的态度和评价。而正是这态度和评价,才使得过往的历史具有了精神和灵魂。我们是通过对历史的认识来把握历史的。但是,当我们对历史形成某种共识,丰富复杂的历史现象仅仅成为简单的概念把握时,历史的丰富性就被忽略了,它的精神资源就被糟蹋和浪费了。因此,惟有对历史的新思考新发现,才能给枯萎的历史灌注新的生气、新的精神。

可以说,正是对历史的新认识新发现,才唤起了作家以故事、人物的形式重新展现历史的激情。相信尤凤伟就是怀着这样的激情来写作《中国一九五七》的。

拿《中国一九五七》同以往表现右派故事的文学作品相比,以往的这类作品主要集中在知识分子的磨难和悲惨遭遇上,从这类描写中,我们只能感到极左路线对国家对民族对个人所造成的政治危害;而尤凤伟的创作除了具有这些内容之外,还多了更深层次的思考。在《中国一九五七》中,极左政治的危害已经成了表层现象,透过这一表层,作者展现了极左政治对社会、民族最基本道义的摧毁。

比如“引蛇出洞”这一阴谋奸计,直到今天仍被认为只是个人的权术,但读了《中国一九五七》,我们就不得不从道德上来重新审视这个所谓个人的权术问题。一个显然使国家蒙羞、使政府的信誉破产的阴谋奸计,居然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在全国范围内畅行无阻,这是为什么?这里面所涉及的道德问题已经不仅仅只是执政党,而是全民的道德退化。

中国的传统政治理念历来是伦理至上、政教合一,行政的目的是辅助教化促进教化。如果给中国历史作个简单的划分,可以说传统中国的理念是伦理挂帅,从近代开始步上了政教分离的道路,逐步演变为政治挂帅,政治高于一切。

这一演变是进步还是退步?是促进了社会的稳定有序还是导致了社会无序混乱?

至少有一点我们是可以肯定的,当政治理念为伦理目标服务时,它考虑的是千百年的长治久安;而政治高于一切时,考虑的只能是眼前利益。眼前利益范围越小,被牺牲被损害的人就越多。

利用知识分子对政府的信任来迫害知识分子,这对于当年的大学生周文祥来说是难以置信的。即使被打成右派后,他还是感到非常困惑和迷惑。但到了监狱里,同囚的牢犯忠告他,千万不可相信墙上贴着的“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标语,事实上是坦白从严,抗拒从宽。牢里流传着一句顺口溜:“坦白交代,牢底坐穿;抗拒不言,回家过年。”至此,周文祥对政府是不可能再有丝毫信任了。

在这里,我们看到,所谓的引蛇出洞,只是一贯的对待犯人手段的扩大使用。由此,我们不能不醒悟到,如果我们习惯于将犯人不当人,认可对犯人使用不道德的手段,那么说不定哪一天,这样的手段也会降临到自己头上。

为了一时的政治利益,不惜让政府的信誉破产。这种心胸狭隘目光短浅的政治手段,即使取得成功,它给既得利益者带来的利益,也是短暂一时的,可是给社会给国家给民族造成的创伤却是难以治愈的。

做人的基本准则,是数千年的文化发展培育而成的,它具有恒久性和普泛性。当一时的政治利益高于一切时,那些坚持做人基本准则的人,就势必和只顾眼前利益的政治势力产生不可调和的冲突,他们就必然成为被捕杀的异类。《中国一九五七》中,周文祥的女友冯俐和当局的冲突,就不是政治见解的冲突,而是道义的冲突。冯俐从舅舅那里得知当局眼前鼓励鸣放只是一个圈套,就竭力阻止男友办的刊物出笼。但当中文系党总支采取欺骗手段,从她舅舅家骗来了她存放在那里的《大地》稿件,这位对政治一直采取消极态度的姑娘,却不顾死活地起来抗争了,无论是在校园,在监狱里,在劳改农场里,还是最后又回到监狱里,直至被处决,她都坚贞不渝地要求当局承认中文系党总支的手段是卑鄙的。像她这样“认死理”的人,在政治利益高于一切的社会环境中,只有被消灭。

冯俐是《中国一九五七》中塑造的相当成功的形象。

认死理,坚持做人原则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不是被消灭就是被摧残被摧毁,大家只好努力做小人了,社会堕落成为比赛谁更卑鄙的竞兽场。做人的环境被摧毁了,物质的进步还有什么意义?

极左政治以暴力手段摧毁基本道义准则很容易,但是如今要重建它,就难上加难了。正是从道义被毁坏这一点上,更令我们明白了极左政治所造成的破坏究竟有多深有多广。

我认为这就是《中国一九五七》的主要价值所在。

(原载《当代作家评论》2001年第1期)
发表于 2005-5-29 02: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洪森指点,我看完了这几本也写个书评的说。

总置顶的帖子似乎可以拿掉了吧,至少把颜色换了。好怕怕的说。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5-28 18:37:03编辑过]
发表于 2005-5-29 21: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吴言简意赅。
发表于 2005-5-29 21: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周泽雄在2005-5-29 13:03:36的发言:
老吴言简意赅。

老周简得不能再简。六个字,横竖动不得一个。

发表于 2005-6-6 06: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关闭期间读了这本书。

作为小说,通过一个人的经历写出了一个时代一批人的遭遇,道义的追诉总结的恰当。

但是感觉视角好像小了,不如《禅机》受到的震撼大。

发表于 2005-6-6 18: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如“引蛇出洞”这一阴谋奸计,直到今天仍被认为只是个人的权术,

嘿嘿,引蛇出洞,至今仍然被广泛应用于经济生活和日常生活中,譬如俺自己就是用这种方法把QQ上对俺怀有不同意见的聊友删掉的。

发表于 2005-6-9 06: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样一部让民族在昏睡中清醒的小说居然无缘茅盾文学奖,不知该为这部书遗憾,还是为那个奖遗憾。

发表于 2005-6-9 08: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刘兴雨在2005-6-8 22:32:59的发言:

这样一部让民族在昏睡中清醒的小说居然无缘茅盾文学奖,不知该为这部书遗憾,还是为那个奖遗憾。


该为这部书庆幸,这样的书得奖才是耻辱呢
 楼主| 发表于 2008-12-3 17: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铁蛋问到此书,我找出旧帖顶上来。
 楼主| 发表于 2011-6-19 11:05:27 | 显示全部楼层
伯刚要我找出这文章
发表于 2011-6-19 21:36: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文章写得太好了.
发表于 2011-6-19 21:36:54 | 显示全部楼层
社会堕落成为比赛谁更卑鄙的竞兽场。做人的环境被摧毁了,物质的进步还有什么意义?
发表于 2011-6-19 21:4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丁伯刚 于 2011-6-19 21:42 编辑

知道有几部当代中国小说是非读不可的,比如这部《中国一九五七》,但都因为太长,一直拖着.这几天终于开始看.
(多年前曾在<收获>上读到此书的一部分,当时是以中篇发表的,叫<蛇为什么会毒死自己>)
发表于 2011-6-19 22:22:03 | 显示全部楼层
极左思潮到底怎么形成的?清君侧也不必搞群众运动吧。
发表于 2011-6-21 17:5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把每一个人都牢牢控制住,老毛做到了。
发表于 2011-6-21 20: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为什么?这里面所涉及的道德问题已经不仅仅只是执政党,而是全民的道德退化。

---------------------------------------------------------------------------------------------------------------------------------------------------------

这问得太好了,这回答得非常精辟,甚至有侠气。

现在的人文章中总是缺少一个什么,读了这篇文章,忽然明白,就是少了侠气。

我也一直在思索文革的事情,也可以套用这句话吧。我们这个民族需要更多这样真挚的、深刻的、全民的反思。这是会痛的,也需要胆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1 08:49 , Processed in 0.11690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