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321|回复: 33

《养儿笔记》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5-27 03: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养儿笔记》

伤心

我在电脑前写文章,笑儿一阵风般扑进来,在我的键盘上这里敲一下,那里点一下,屏幕上顿时跳出一连串莫名其妙的字符。我说:哎——哎呀,崽崽,爸爸在工作呢,你出去找妈妈好不好?

对我的话,他一脸的置若罔闻,依然在键盘上噼哩叭啦按个不停。

我一气,就在他的后脑勺掀了一巴掌,当然是不疼的。可就这一巴掌就把小儿满脸的兴奋和笑容掀蔫了。他怯怯地瞟了我一眼,然后一声不吭地出了卧室。那时他妈妈正在餐厅里吃东西,他把小脸贴在妈妈的背上,一脸可怜地说:妈妈,爸爸打得我好伤心的。

听了这话,我心一颤,忙收了键盘,走出去,抱起儿子,认认真真对他说声对不起。他妈妈却在一旁乐呆了,直叹儿子是个语言天才。这事大约发生在两个月前,那时儿子三岁零一个月。在那之前,我记得他还只知道用动词和名词,不怎么会用形容词。有一次,他用了个乱七八糟,他说他把玩具弄得乱七八糟。还有一次,他用了个五颜六色,他说街上的东西五颜六色。两次都把家人逗得乐不可支。乱七八糟和五颜六色,他一定是先听他妈妈讲过。可这伤心两字,我就不知他妈妈对他说过没有,即使说过,我也暗叹儿子这种恰如其分的表达。他居然已经知道伤心了。

儿子弄得我只是烦躁而已,我却把儿子打得伤心,这当然是我的不对了。

晚上躺在床上,我还在想着这事。其实伤心儿子应该早就知道了,他几乎每天都会哭一回两回的,这些哭中,当然有伤心的成分在里面。我心惊的不是儿子的伤心,而是三岁的儿子竟然知道了伤心是怎么回事。这么说来,三岁的人已不知强过其它动物多少倍了,其它动物好多连伤心都不会,即使会伤心,但一辈子也不会明白伤心是怎么回事。

知道了这些,以后我得尽量少惹儿子伤心。

 楼主| 发表于 2005-5-27 03: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幼儿园的老师都喜欢儿子。说儿子总是那般笑咪咪的,快快乐乐的样子。院里的邻居也是这么对我们说的,说儿子的笑容真让人看着怜爱。我想他们并不是要讨好我们才这么说。儿子不哭的时候,的确总是一副笑容可掬的样子,那种快乐是那么的自然真切,完全是发自内心。我看着看着,一脸僵僵的肌肉也就舒展开来了。所以与儿子一起玩的时候,我常常是眉飞色舞的。仿佛自己也只有儿子这么大小。

我还观察过,我们走在路上,那些陌生的小伙子和姑娘见了儿子,常会露出怜爱的笑意。有时自然而然就把手上的玩具送给了儿子玩。儿子老大不客气地实行“拿来主义”。我在一旁见了,心里又是甜蜜又是自豪,要儿子谢谢叔叔阿姨。为什么自豪?别人送儿子东西,可不因为儿子想要,或者可怜儿子,完全是因为儿子的个人魅力所致。儿子纯澈而友善的微笑,真让每一个在尘世中滚爬了很久的大人心动。

我不知儿子为什么这么爱笑?看来我是有先见之明,在他的名字里取了一个笑字。又或许,因为他名字里这个笑字,让他就这么常常不由自主地笑了。如果真是这样,我的意愿就完全达到了。我不求儿子 做出一番怎么惊天动地的伟业,我只求儿子一辈子开开心心就够了。旧日同事杨同我的意愿一样,所以他干脆给她女儿娶名杨开心。
 楼主| 发表于 2005-5-27 03:3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罪与罚

在老家的那日黄昏,我们从山上下来。我在前面带路,妻子跟着我,后面是小儿。小儿走路是漫不经心的,他的心思正聚在手中的一个水瓶。瓶子里装满了水,稍稍用力挤一下,水就会喷射出来,洒在青青的稻禾上。因了这个,儿子一路都笑咪咪的。遇到一个小沟坎,我和妻子都以为儿子能跨过去,就没理他,先行过去了。可儿子走到沟边,却不敢抬脚,叫着要他妈妈背他,妻子要他自己跨过来。他就又叫他爸爸背他,我也鼓励他自己跳过来。儿子就哇一声哭起来。那时暮色已近,儿子的哭声在无人的旷野传开去,让我与妻子都感到揪心。儿子那一张通红的哭脸,说掉就掉的眼泪,让我与妻子都感到无助。我们只想培养儿子的勇敢,可儿子并不配合我们的意愿。平日里这样的小沟他是能跨过来的,可今天他就是不跨。他哭着说他好怕的。他哭着说沟里有虫子会咬他的脚。我感觉他之所以不敢跨越,是因为密密的草叶把沟给遮住了,儿子不知草下面究竟有些什么,他对未知的事物充满了畏惧。这么想时,我的心一软,就跑过去把儿子抱了过来。儿子一抹眼泪,又向我们恢复了那张生动的笑脸,继续玩他的水瓶。

倒是我们,好一会儿还被儿子的哭声弄得心里惴惴不安。儿子才三岁多一点,未来要培养他、教会他的东西还有很多,这些东西对儿子来说,很多无异于受罪。而看着儿子受罪,对我们来说,就是受罚。这漫长的教育之路要如何走,还真要好好思谋。我可不想儿子毁在我们的溺爱之中。如果在未来的日子里,儿子必须跨越他成长的那些沟坎,我们只能硬着头皮,陪着受罚。
 楼主| 发表于 2005-5-27 03:3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万个为什么?

我从幼儿园接儿子回来。儿子站在摩托车前头,突然问:爸爸,这是什么指示灯呀?

我一看,他指的真是摩托车的指示灯符号,也不知他是怎么知道的?我记得我是没教过他的,看来他是从别人那里学会的。

我随口说:这是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他又问:这是什么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我答:这是爸爸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他再问:这是什么爸爸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我答:这是爸爸轻骑铃木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他还问:这是什么爸爸轻骑铃木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天啊!这句话这么长,都有点绕口了,他居然给完整地复述出来了。他这么问下去,何时是个尽呀?我一时语塞,根本没办法再回答他了。我气馁地说:爸爸也不知道是什么指示灯。

他又问:爸爸为什么不知道是什么指示灯呀?

我说:因为爸爸比我们堆崽蠢。

他继续问:爸爸为什么比我蠢呀?

我说:因为堆崽比爸爸年轻。

他接着问:我为什么比爸爸年轻呀?

我又语塞了。这简直是脑筋急转弯题目,这样问下去,我怕会把脑子都问出毛病来。唉,儿子今天是三岁五个月零十天,太约是到了“十万个为什么”的年龄。从今往后,我得准备十万个脑细胞来对付他的提问。
 楼主| 发表于 2005-5-27 03: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私心

儿子心情好的时候,我陪他玩玩也是情趣盎然的。若心情不好,就只要他妈妈一人。前前后后,左左右右,像个跟屁虫跟着他妈妈后面转,还牙疼似的,嘴里哼哼唧唧的。弄得一家人都烦不胜烦。最烦的当然是他妈妈,有时出门有点事,有时要练练琴什么的,都被他给耽误了。他揣着她的衣襟就是不放。嘴里哇哇哭着嚷着:我要我的妈妈,我没有妈妈了,我的妈妈不见了……

都是说些这样的疯话,声音稚稚的,怪可怜的,仿佛他真的没有妈妈了似的。我耐心向他解释,妈妈是出门有事去了,等一会儿就会回来。哄半天,他才肯收住哭,又要想方设法逗他,他才会忽略他妈妈,去玩别的什么。

可有一回,他不肯吃饭,妻子再三央求他,他还是不肯。没吃几口,就把碗推在桌上,然后这里跑一下,那里玩一下。一手一嘴的油,却往床上滚。妻子就生气了,桌子一拍,大吼一声。

这下可不得了,儿子一愣之下,当即哭得个屁样。一边哭,一边还对他的妈妈又踢又抓,嘴里念道:我没有妈妈了,我要我的妈妈,我要我的妈妈。仿佛是妻子把他的妈妈夺走了。仿佛妻子只能对他百依百顺,若是不从,就不是他妈妈,而是另一个人了。

还有一回,我与妻子正聊着天,聊得挺投机的。自儿子出生后,我们难得有机会闲聊。可儿子不高兴了,他对着我们吼:你们不要说话了!妻子就说:我与你爸正有事呢,你到一边玩去。儿子又哭了起来,说:我要我的妈妈,我没有妈妈了,我要我的妈妈。

我想,在儿子眼里,妻子只能是他妈妈。而不能是别人的妻子,别人的女儿,别人的同事,别人的朋友以及所有其他社会属性。妈妈只能是妈妈,而且是纯粹意义上的妈妈。一切都以他为中心,他想怎么就怎么,一切都得为他的成长服务,妈妈是毫无自主权可言的,在某种意义上讲,妈妈只能是他的奴隶。

这大概是人性中自私的一面吧?如果放任这种私心,我估计以后儿子也是“白眼狼”一个,是不懂得尊重别人爱别人的。社会上有很多因私心膨胀而做人失败的儿子,大概这个年龄就已是一个分水岭了,小孩子何去何从,就得看父母的教育了。

我看这个年龄,得让他明白:她不仅仅是他妈妈。

唉,事实上,我也得明白:她不仅仅是我的妻子。她首先是她自己。所以我与其要求她什么,不如自己多担当点吧。
 楼主| 发表于 2005-5-27 03: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栖惶

妻子出差去了。

还算好,儿子跟着我也勉强愿意。我放弃了写作和所有“外事活动”,全部的时间都用来陪他。白天,骑着摩托车,我们在城市里东逛西游,父子俩说说笑笑,打打闹闹,一副快乐得不得了的样子。好像忽略了妻子出差这一事实。

到了晚上,我陪他跳舞。儿子小时候的舞跳得好些,现在他不怎么爱跳了,他更多喜欢看我跳。我扭着身子,挤眉弄眼,把他逗得像只乐不可支的小猴。而我呢,汗如雨下,末了倒像一只落汤鸡。

等洗完澡,我又陪他看VCD,一些小孩的歌和故事,儿子看得津津有味,我却味同嚼蜡。可没办法,我只能陪着枯坐。这时想起妻子的不易了。妻子常对我说,如果长时间陪伴一个小孩,有时脑袋空空荡荡的像个白痴。我能理解她的感受。

到了要睡觉的时候,好好的儿子突然嘴巴一扁,一副要哭的样子,说:我要妈妈。我心里一惊,心想,这下可不得了,如果他硬倔着要他妈妈陪他睡,今晚我就有罪受了。我说:妈妈出门给你买礼物去了呢,如果你乖,听爸爸的话,跟爸爸睡,妈妈就会买一个又大又好的礼物带回家。儿子马上就破涕为笑。

在床上,我学着他的样子,扁着嘴巴,怪声怪气地说:我要妈妈,我的妈妈不见了,我要我的妈妈……儿子见我这样,笑得直在床上滚,兴趣一下子又高涨起来。

接下来我们便在床上玩游戏。坐电梯、坐飞机、坐坦克、坐大客车、爬山、钻魔鬼洞,等等,等等。而道具只有我和一床被子一个枕头。我真是服了儿子的想像力,我一不小心,就成了一个百变金钢。满屋子都被父子俩的笑声塞得满满的。就在我感到自己被儿子拆折得差不多的时候,儿子也玩得精疲力尽了。

突然,他像一截木头一样倒在床上,脸上的笑没有了,而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最后他说:妈妈在家就好了,妈妈在家,还要好玩些。像是自言自语。

我一听,不由伤感起来。妻子不在家,儿子的欢乐就像海面上的浪花,看起来热热烈烈的,却其实是没有根基的,说没就没了。儿子只这么说了一句,刚才满屋子的热闹就倏地遁形得无影无踪。我与儿子的内心一下子就变得栖惶起来。

我深深地知道母亲对于一个家庭的作用。我小时候就深有体会,只要推门回家知道母亲不在,心里就会突然黯淡下来,凉凉的心境,就算在睡梦中也是栖惶的。那时父亲虽然爱我们,但对我们的感受却很少关注,甚至根本忽略不计。母亲不在家,父亲也像个没长大的孩子,全没个主心骨,常常连饭也懒得做,每人胡乱吃个红薯对付一下,就带着我们草草上床睡觉。

现在,我自以为比父亲那时做得好些,而且我只想尽量做好,可我还是不能消除儿子内心的那种栖惶感,可见母亲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我真搞不懂,有些母亲好好的怎么忍心送他们的孩子去全托?母亲不在身边的孩子是不会有一个幸福的童年。

而一个人如果连童年都不幸福,就毫无幸福可言了。
 楼主| 发表于 2005-5-27 03: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撒谎

20031124日,儿子三岁零七个月。第一次有意识地撒谎。

儿子一直跟他母亲睡,早晨我去看他,他还没醒。那副睡样,真让人心疼,我忍不住在他额头亲了一口。一下把他弄醒了。

儿子欣欣然张开眼,微微闭合一下,又睁开了。那薄薄的两片眼皮儿,真让人看着舒服。

安静了一会儿,儿子突然说:我感冒了,妈妈,我感冒了。我听了心里一惊,忙用手去摸他的额头,并不烫,说明没有感冒。我对旁边的妻子说:他没有感冒,怎么说他感冒了呢?妻子想了一下,就知道儿子的用心了,于是问:崽崽,感冒了就怎么样呀?儿子马上欣喜地答道:感冒了就不上幼儿园。

妻子在他额头上一戳,哼一声说:我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起来!你没有感冒,不上幼儿园不行!

儿子哇地一声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我不上幼儿园嘛,我感冒了,我不去幼儿园。

我见儿子这个样子,忙说:算了算了,崽崽别哭,爸爸带你去烈士公园好不好?

儿子一下子收了泪,说:好。爸爸带我去烈士公园。

我问:你不是感冒了吗?感冒怎么还能上烈士公园呢?

这个问题儿子回答不出来,只好躺在被窝里不吭声了。

这是儿子第一次撒谎。我们可从没有教他撒谎,他自然而然就会了。他之所以会撒这样的谎。是因为前一阵子他感冒了,我们告诉他,感冒了就不上幼儿园。今天他不想上幼儿园,就撒谎说他病了。

如果从宗教和道德的意义上说,撒谎无疑是属人性恶的一面。单从儿子的这件事情来说,就不知人之初,是性本善还是性本恶?

儿子的撒谎,好像本身就存在他生命的基因之中。以前他之所以没有撒谎,是因为他的逻辑思维还没有成熟。等逻辑思维成熟后,他知道撒一个什么样的谎,能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他自然而然就撒谎了。

如果人类是上帝造的,那么撒谎之所以能存在于人的灵魂中,只能是由上帝去安置的。而既然上帝首先就在人的灵魂里安装了撒谎的因子,宗教的教义又何必那么反对撒谎呢?

事实上,我当然是不相信上帝的。我倒是相信达尔文主义的哲学观点,如果从生物进化的哲学观来说,撒谎这种因子应该藏在人类的遗传基因里,是由父辈在神圣爱情的过程中,把生存的手段之一——撒谎这一因子借助精子的形式成功地种植在母体里。

或许,撒谎是生存的必需条件?我不知道。那么接下来的教育,是该否定儿子的撒谎行为,还是该肯定呢?

我看还是折衷一下:人不要太会撒谎,人也不能不知道撒谎。这也是生存的最佳状态。太会撒谎,久了会失信于人。而不会撒谎,在关键的时候,会使自己失去很多本不该失去的东西,甚至生命。

地下共产党被抓起来审讯的时候,往往将头一扭,说:我什么也不知道。这也是撒谎的一种。因为他什么都知道。
 楼主| 发表于 2005-5-27 03: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用词谴句

好久没写笔记了,这一阵子,儿子的思维和用词造句都挺有特色的。下面录三个小场景,以作留念。

一、某天黄昏,儿子嚷着要去烈士公园玩,妻子说:现在已经是晚上了,我们白天才去烈士公园玩,晚上不上。

儿子立马换作一副哭腔,说:哪怎么办呢?

妻子说:等过了今晚,就是白天了,我们再去烈士公园玩。

儿子说:我不嘛不嘛,我要把晚上都丢掉,我只要白天。

二、某天在烈士公园玩,儿子拉着我的手,死要去滑水,我死不肯。两人僵持起来。儿子又要哭了。我就劝说:现在是冬天,水多冷啊,滑水下来,会把全身都弄湿的,凉冰冰的,到时会感冒的。

儿子说:哪怎么办呢?

我说:等夏天来了,我们再滑水吧。

儿子问:我吃完这颗泡泡糖,夏天就来了吗?

我说:没有。

儿子又问:等我今晚睡一觉,夏天就来了吗?

我说:没有。

儿子再问:夏天到哪去了呀?它什么时候来?

我说:等过完年,再过一百天,夏天就来了。

儿子哇一声哭起来。

三、今天早晨,我给儿子穿衣服。儿子懵懵懂懂地站在床上,由着我摆弄。后来他突然问:今天星期几呀?我随口说一句:星期三。

“我不要!”他马上变作了一副要哭样子。我知道妻子已反复跟他说过,从星期一到星期五,都要上幼儿园。只有星期六和星期天不要。他之所以要哭,是因为他不愿上幼儿园。

我便说:那今天就是星期四吧。他哭腔:也不要!

我说:那就星期五吧。他仍然一副哭腔:也不要!

我说:那就星期六吧。他停了要哭的样子,说:好。

想了一会儿,大概觉得不可能,就一个人自言自语,说:我要总是晚上,晚上天黑了,鬼就出来了,鬼出来了,把星期一吃掉,星期二也吃掉,星期三也吃掉,星期四也吃掉,星期五也吃掉,然后把幼儿园也吃掉。

老天!他这么痛恨幼儿园啊!幼儿园的阿姨可要反思一下了。
发表于 2005-5-27 03:55: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兄,生儿子了?一入江湖岁月催,时间过的真快!
发表于 2005-5-27 04: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一个心灵丰富的、敏感的小孩,有一颗容易受伤的心。

真的应了那句话,“怜子如何不丈夫”。

光有文章不行,要图文并茂。

发表于 2005-5-27 05: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谢宗玉在2005-5-26 19:36:08的发言:

《养儿笔记》

知道了这些,以后我得尽量少惹儿子伤心。

很孝顺。

发表于 2005-5-27 05: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很有爱心和耐心。我女儿每天都有笑话,可惜我懒得记录。
发表于 2005-5-27 06: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谢宗玉在2005-5-26 19:40:04的发言:

私心

还有一回,我与妻子正聊着天,聊得挺投机的。自儿子出生后,我们难得有机会闲聊。可儿子不高兴了,他对着我们吼:你们不要说话了!妻子就说:我与你爸正有事呢,你到一边玩去。儿子又哭了起来,说:我要我的妈妈,我没有妈妈了,我要我的妈妈。

我想,在儿子眼里,妻子只能是他妈妈。而不能是别人的妻子,别人的女儿,别人的同事,别人的朋友以及所有其他社会属性。妈妈只能是妈妈,而且是纯粹意义上的妈妈。一切都以他为中心,他想怎么就怎么,一切都得为他的成长服务,妈妈是毫无自主权可言的,在某种意义上讲,妈妈只能是他的奴隶。

这大概是人性中自私的一面吧?如果放任这种私心,我估计以后儿子也是“白眼狼”一个,是不懂得尊重别人爱别人的。社会上有很多因私心膨胀而做人失败的儿子,大概这个年龄就已是一个分水岭了,小孩子何去何从,就得看父母的教育了。

我看这个年龄,得让他明白:她不仅仅是他妈妈。

唉,事实上,我也得明白:她不仅仅是我的妻子。她首先是她自己。所以我与其要求她什么,不如自己多担当点吧。

父子之间为了一个女人争风吃醋,这个女人是父的妻子,是子的妈妈。

发表于 2005-5-27 07:0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兄好文章。你的儿子是个很讨人喜欢的孩子,你可要好生待他才行。
发表于 2005-5-27 08:02:00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天!他这么痛恨幼儿园啊!幼儿园的阿姨可要反思一下了。

今天他不想上幼儿园,就撒谎说他病了。

目的无辜,撒谎有理?

 楼主| 发表于 2005-5-28 03:4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问李小、云归、一苇、乱瞄、苦丁、天高地厚、述而等各位朋友好.

西凉兄:你好像熟悉我啊?请问阁下是哪位兄弟啊?

乱瞄:好像《第二性》对这现象有很多分析。呵。

苦丁,谢谢你的提醒。

云归,照片电脑来病毒时消了。好遗憾。

一苇:我看你母亲也比较“孝顺”你啊,嘿嘿。

 楼主| 发表于 2005-5-28 03: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兴趣

这个年龄的儿子,真不知兴趣是些什么。

星期天带他去五一广场和步行街玩。我本是好意,他却不领情,一个劲地说要到烈士公园玩。其实烈士公园我们去了已不下二十次,我真不知他还想在那里玩什么。最后是连哄带骗,他才安心下来。拿着别的孩子的破望远镜,在五一广场这里照照,那里瞧瞧,没有一样东西让他看上眼,最后停留在一个杂货摊前,为的是要一瓶饮料。还是橙汁,每次在烈士公园都得给他买一瓶。没想到了五一广场,他还是对橙汁感兴趣。

在步行街,他最感兴趣的是电梯,不管是什么电梯,他看见了,必定要上。我若拉着他,他就哭。我是来陪他玩的,我拉着他干嘛?他爱上就上,爱下就下。总之我是奉陪到底。最后在一个升降式电梯里,我们来来回回坐了七次,要不是我实在不耐烦了,他可能还会坐第八次,第九次,第十次。他对这个电梯之所以特别感兴趣,是因为这个电梯是透明的。透明的电梯能看到外面的景物,透明的电梯在升降时那种失重的感觉要比其他电梯明显得多。坐在透明的电梯里,不但可以感觉电梯在动,而且会感觉电梯外的一切东西都在上下流动。儿子大概就是被这些吸引了,他才反反复复地上上下下。

儿子其次感兴趣的是那些角落。每到一个商店,他也不看商店里琳琅满目的商品,而是拉着我七弯八拐,很快就找到了商店的后门,他想也不想,就朝后门钻。有时就到了更衣室,他也要往里钻。我拉着不让,他就弯下腰,勾着头,从门缝下往里瞧,搞得我脸红耳赤,好像我生的崽是个色情狂似的。因为在更衣室换衣服的多是一些女人。总算逮着个空更衣室了,我帮他推开玻璃门,他在一平方米左右的更衣室里转一圈,确定再不能往更深处走了,才心甘情愿地折回来。

有时碰了一条小胡同了,他也拉着我的手往里闯。我说不对不对,我们要走大街,不走小胡同。他就满脸不高兴的。其实步行街可算得上长沙最繁华的地方,大街上到处都是花花绿绿的物品,花花绿绿的人们,可儿子对这些一点兴趣都没有。起先我怀疑是因为年龄问题。后来我发现别的孩子并不像我家孩子这样,我就知道不是年龄问题,而是我家儿子的确与别人的兴奋点不同。

都说因材施教,我就不知儿子的这种兴趣说明什么?是不是说明他以后适合做个探险家?我们要不要把他作这方面的培养呢?天知道!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这个怪怪的儿子。
发表于 2005-5-28 21: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表妹女儿二岁时对所有的楼梯感兴趣,自动扶梯是来来回回地乘坐,一般楼梯是上上下下走个不停。那可真是惨痛的经历啊。抱她坐自动扶梯转得头晕,还得小心地抱她怕把她摔下去。陪她走楼梯,就得低头哈腰扶着她。我痛苦了两回再陪她出去玩就绝对不带她去有任何形式楼梯的地方,只带她走平地。
发表于 2005-5-28 21:2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最后在一个升降式电梯里,我们来来回回坐了七次,要不是我实在不耐烦了,他可能还会坐第八次,第九次,第十次。”

好!在一个领域里有持之以恒的探索精神。

“确定再不能往更深处走了,才心甘情愿地折回来。”

不撞南墙不回头。

“有时碰了一条小胡同了,他也拉着我的手往里闯。我说不对不对,我们要走大街,不走小胡同。他就满脸不高兴的。”

不人云亦云,另辟蹊径。这利于填补空白,出成果。

从上述表现分析,这孩子适宜从事研究工作,以后没准儿是个院士。如何?先给我签名吧!

再问问谢同学,电脑有哪些功能?你就以为只能当打字机?

去学习学习,给儿子建立一个网站,做个电子影集。再给你一个创意,为每一张照片配一段文字,儿子十岁时出一本书送给他(现在海外印刷术发展,一本书也能印),儿子二十岁时再印一本书送给他。以后就是他每年送书给你来。我申明,我对这创意有所有权。

另外,将“淘宝网”放进你的收藏,以为太太不时网上购物提供方便。

发表于 2005-5-28 22: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好孩子,一个可爱的孩子

其实,我觉得这个父亲更加可爱

发表于 2005-5-29 00: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谢宗玉在2005-5-27 19:40:05的发言:

呵呵,问李小、云归、一苇、乱瞄、苦丁、天高地厚、述而等各位朋友好.

西凉兄:你好像熟悉我啊?请问阁下是哪位兄弟啊?

……

谢兄:先在天涯到处找你,后来把你还有苇苇拐到《莽昆仑》,而后自己溜之大吉的就是我啊!呵呵,不会忘了吧?

 楼主| 发表于 2005-5-29 05: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西凉:原来是你这个家伙啊,哈哈,把我等扔在那边几年不管啊,自己跑这来了。问好问好。

问好摩罗大哥和苇小妹。呵。

云阿姨,好主意。这个创意算你的。不过我说嘛,我若给我儿出书,嘿嘿,我可舍不得自己花钱,我还要靠他的琐事骗一些稿费补贴家用才是。不能卖钱的书我是一本不出。这是从我写作开始就定下的原则。呵。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5-5-28 21:21:02编辑过]
发表于 2005-5-29 05:3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出是你的事,我只相信,书出来了比秦文君的好看。
 楼主| 发表于 2005-5-29 18: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用词

这几天北方有一个诗人,老缠着我为他的诗写点评,在湖南的报刊鼓吹一下。可我翻遍他的小诗册,却没有找到一句可以称为诗的东西。他的语言干巴巴的,简直比我的散文还甚。如果这样的长短句也叫诗歌,那么谢某人大概也可以去写诗了,并且将会是个高产诗人。偏偏这样的人一生还以文学自诩,我看文学终会误了他的一生,不提也罢。

晚餐一家人围在一起,我与妻子正说着这个诗人的事。儿子突然发话了:咦,好奇怪呀,这是什么呀?

儿子指的好奇怪的东西是荷梗,这东西我们吃得极少,在记忆里,我也是第一次吃,他当然不认识啦。妻子回答他说:这是荷梗子啦。儿子问:中间有一朵花呀。妻子说:那不是花,是细孔。儿子举着一截荷梗说:哦,是陷阱吧?

陷阱这词一出,我与妻子不约而同地惊了一下,什么是诗?这就是诗了!在妻子给儿子讲的故事中,当然是涉及了陷阱一词,但陷阱两字被儿子用到这里,竟有鬼斧神工之力,把我和妻子的心都斫了一下。

荷一直代指女子;那些细密的中孔一直代指女子幽闭的心。这些细孔,对于某些男人来说,又怎么不是陷阱呢。而天下看起来美好的事物,有些时候都可看作陷阱。或者说,凡孔都可看作陷阱?又或者说,凡孔都是某些事物的陷阱?

总之,儿子这个词让人生了无限的遐思,而我在那个诗人的诗集里找不到半个能让我联想浮翩的词。

哎,我们对词语的本义都太熟悉了,在使用的过程中是很难翻出新花样的,即便翻了,也是匠气十足。只有小孩,依凭自己纯稚的理解用词,却常常能出人意表。真正的诗人是那些小孩。我想,那个要我在报刊上给他鼓吹的诗人还是算了罢。(05。5。25)
 楼主| 发表于 2005-5-29 18: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文艺汇演

今年六一的文艺汇演,我家的人几乎全上了。为了给儿子争得一个站前排的角色,妻子花了好些功夫,才将儿子的班主任摆平。但那班主任也不是吃素的,当即向妻子提出了两个要求。一是要求妻子为歌曲《北京小丫》编一段与申奥有关的快板。二是要求妻子在他们的一个书画表演节目中用古筝伴奏。妻子无奈,都答应了。

回来后,妻子想把儿歌的事推到我头上,我才没这等心思呢,就拒绝了。妻子只好自己去捣鼓,花了一晚的功夫。结果到了那天,由于音响效果不好,整个快板是一句也听不清。好在妻子的古筝还弹得不错。但在那种乱哄哄的场所弹古筝,还是曲高和寡了。而且,妻子就算为儿子争得了一个站前排的机会,但儿子也并没有表现好。登台表演的时候,他被幕墙上旋转的灯花吸引住了,老扭头去看,全然不顾及什么表演。哎,总之,妻子的一团心思可是全浪费了。我记得去年的时候,他就被墙上的灯花吸引,时隔一年,他还是这样的。噫嘻,这个小家伙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其实这次文艺汇演,不单是我家的失败,也是整个幼儿园的失败,没演出几个节目,看台上的家长们就坐不住了,纷纷摇着头退去。大家宁愿站在室内等着自家的小孩,也不愿坐在里面受罪。整个节目,只有参加演出的老师们在瞎起劲,孩子们一个个呆头呆脑,站在舞台上,像一个个可怜的企鹅,连动都不动一下,这算什么演出?倒是台下的小孩子们追逐打闹、哭喊叫笑,弄得比舞台还热闹。

我以为这种失败,还得归究于幼儿园的教育。在所有的节目中,几乎都要求孩子们排成整齐的队,唱整齐的歌,说整齐的话,做整齐划一的动作。我的天,这种成人化的要求,恰恰是四五岁的小孩最不善长的。叫他们怎么表演得好呢?孩子们最大的特点就是活泼好动,这种动而且是乱动。如果老师们不这样要求严格,让孩子们三五成群地从不同的方向奔向舞台,随着音乐的节拍动起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爱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么舞台上也不会像现在这般冷场吧?我在家里是有过试验的,只要将快节奏的音乐一放,我家的笑儿就扭胯耸肩,踢腿挥拳,状如小疯,哪会像现在舞台上这个心不在焉的小不点呢?

哎,可惜的是,我不是幼儿教师,有时真有想去做一回幼儿教师的冲动呢。以后排练这种节目,我看幼儿老师得举行个家长听证会,让家长们说说该怎么搞,也许就会搞得更好。

把孩子们放在幼儿园,有时真的感觉是被糟蹋了,实在是罪过。(529

 楼主| 发表于 2005-5-29 18: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云阿姨,秦文君是谁啊?
发表于 2005-5-30 04: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是一个专门写儿童文学的作家,在报上看过一些她作品的介绍,可能因为我是大人的缘故,我觉得不怎么好玩,以后就不看了。
发表于 2005-11-16 01:19: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随口说:这是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他又问:这是什么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我答:这是爸爸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他再问:这是什么爸爸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我答:这是爸爸轻骑铃木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他还问:这是什么爸爸轻骑铃木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天啊!这句话这么长,都有点绕口了,他居然给完整地复述出来了。他这么问下去,何时是个尽呀?我一时语塞,根本没办法再回答他了。我气馁地说:爸爸也不知道是什么指示灯。
他又问:爸爸为什么不知道是什么指示灯呀?
我说:因为爸爸比我们堆崽蠢。
他继续问:爸爸为什么比我蠢呀?
我说:因为堆崽比爸爸年轻。
他接着问:我为什么比爸爸年轻呀?

需要改进!!!

问题多多。

本来是个很好的教育机会,你没有抓住!!!

发表于 2005-11-16 01: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随口说:这是摩托车的指示灯呀。

你这里解释知识灯首先是灯。你指导他去找出这灯和平时家里的吊灯、台灯等相同之处【发光,大多数情况下也发热】
然后,有可能的话,你反问他,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发光呢?
孩子会可能会要求掀开红色塑料罩,这样就看到里面的灯泡。哦,原来光源在这里呀。
再问他,为什么这个灯前面加个指示?引导他回答出这个灯的功能不是一般的照明作用,而是起指示作用,指示摩托车后面的车辆和车辆驾驶员,让驾驶员们看到这里有摩托车,不要靠近了。
反问:这在那些情况下特别有用呀?
引导他回答在夜里,下雨下雪起雾等的天气里。
如果他还有兴趣,就再问,里面灯泡发出的光是没有颜色,经过红色塑料罩,光变成【过滤成】什么颜色了?【红色】
为什么是红色?
引导他回答,因为红色是最醒目的颜色,容易起到指示的作用,
哪里还有红色的指示灯?
红绿灯里面的红灯
工程控制室里面的小红灯等等。
........
发表于 2005-11-16 01: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论起养孩子,还是我老成呀。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2-15 16:25 , Processed in 0.241369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