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680|回复: 9

市场经济与生产过剩;工人工资与计划经济——致郑云天、胡斑竹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5-26 20:4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市场经济为什么会产生生产过剩?

市场能够自发均衡,无须认为干预,这是古典自由派经济学的核心理论。亚当·斯密认为看不见的手能够自发调节,实现均衡,政府无须过问和干预,只需当一个守夜人即可。这个看不见的手即自由交易机制,或曰市场机制。

1929-1933年的大经济危机,让人们对市场自发均衡的理论空前的动摇,因为市场并没有出现自发均衡,而是出现了严重的不均衡,严重的生产过剩。

经济学家对此进行思考,最早系统阐述了生产过剩成因,且有代表性的人物不是马克思,而是凯恩斯。马克思一句社会化大生产同私有制的矛盾并不能具体解释生产过剩问题。凯恩斯经历了1929-1933年的大危机和美国罗斯福新政的启发,开始深入探讨并提出了市场不能自发均衡,需要国家干预的思想。被称作国家干预主义,也标志着宏观经济学的开端。

凯恩斯对生产过剩的解释是:生产过剩,其实就是有效需求不足。而由如下三条原因导致有效需求不足。1、边际消费倾向递减。2、边际资本效率递减。3、流动性偏好问题。

第1条边际消费倾向递减规律,产生富人不愿花钱而穷人没钱花,导致消费需求不足。

第2条和第3条共同产生了投资需求不足。因为边际资本效率递减,利润率降低,又因为流动性供给不足导致对流动性的高需求,从而形成高利率。当资本利润率和利率的对比不足以吸引投资,从而导致了投资需求不足。

消费需求和投资需求共同构成了有效需求,它们的共同不足构成了有效需求不足,从而产生了过剩的现象。

因此,可以看出,所谓过剩,实际上是一种表面现象,是由低资本利润率和低消费需求造成的一种假象,而并非真正的生产过剩。也既是说,是因为没有这种消费能力,而不是说物质生产已经丰富到超过人们的消费欲望。经济学所说的需求,并非指欲望,而是指能力和意愿的统一。

经济学家关于生产过剩的探讨不多,凯恩斯是为数不多且很有代表性的一个。后人对此问题并没有很大的突破。而马克思关于此问题看法过于简单,似乎还谈不上探讨,更谈不上突破。

二、对于市场失灵问题的解决之道

市场会失灵,这是一个公认的事实。对于解决之道,有两种思路,第一种是否定市场。第二种是坚持市场,在坚持市场的前提下,由政府动用财政及货币政策来弥补市场失灵。第一种方式,就是马克思的经济学,第二种方式则是当前被广泛认可的主流。

不能说当前的主流已尽善尽美,但对于市场失灵问题的认识,当前经济理论和马克思理论相比,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其实,生产过剩,也就是经济失衡,只是市场失灵的其中一个方面而已。市场失灵表现在多方面。如1、市场不能提供公共产品。2、市场不能解决外部效应。3、市场经济易引起强者越强、弱者越弱,收入两极分化。4、市场不能自发均衡。

当前的经济理论,对于市场失灵的提出和解决的对策,已经形成了专门的一门学科,叫公共经济学(public finance)。公共经济学没有把货币政策作为解决市场失灵的手段,而是以财政来弥补市场失灵,这大概和凯恩斯提出的货币政策被后来的货币主义严厉抨击有关,毕竟货币主义的信徒更广。

我不喜欢把货币主义称做新自由主义。因为这很容易让人误认为国家干预主义是反自由的。但这显然是错误的。国家干预主义是在坚持市场经济,坚持私有制的前提下的。只有计划经济和公有制才是反自由的。苏联曾经搞过的高度计划的统收统支,可以说是把人们在经济上的自由完全剥夺殆尽。

国家干预主义和经济自由主义共同构成了当前西方经济学的主流。但它们都是坚持市场,维护自由的。

为什么解决市场失灵不能否定市场经济。因为市场经济和私有制是人们在经济领域中自由的保证。亚当·斯密建立的市场经济雏形,不过是自由主义在经济领域中的应用。是先有自由主义,后有亚当·斯密的古典经济学。而自由是一项伦理观念。斯宾塞提出的第一原理:在不妨碍他人的前提下,人人享有管理自己事务的自由。否定市场,建立计划,就否定了人们管理自己生产和消费事务的自由。抹杀了启蒙运动以来形成的人类重要文明成果。

所以郑云天认为主流经济学关于生产过剩方面有基础性错误。小弟认为主流经济学对生产过剩、市场失灵方面的认识,不管从成因,还是对策方面的探讨,都要远胜于马克思。


消费能力不足,最大的约束是收入问题。所以,如何在雇主利润和雇员收入中找到一个平衡点,是个关键。雇主一直倾向于追求利润而拼命压低人力成本,其实他们在此过程中也在给自己挖坟墓,因为消费者收入不足,自然消费不足,雇主最终因此而伤及自己。

所以,我一直认为工资问题是市场经济里面的一个盲点 。

以上是胡斑竹的一个跟贴,我不敢说以上这段话错误,我只能说以上的说法很容易给人一种错觉,即错误的认为生产过剩的责任在资本家,并且可能错误的认为资本家的利润和工人的工资此消彼长。这些都是严重错误,尤其是第二个错误,他正是马克思经济学说和阶级斗争学说的逻辑源泉。

老实说,我并不认为马克思认识到什么生产过剩问题。至少我手上没有证据证明马克思有这样的认识深度。马克思的很多经济思想来源于李嘉图。

李嘉图研究利润量变化规律,他断定利润的变化取决于工资的变化,后者是原因,前者是结果。

马克思高度赞扬了李嘉图对工资的分析,认为李嘉图特别指明了工资和利润按相反方向变化,实际上揭示了工人与资本家的矛盾和对立。

看到这里,不难理解马克思为什么要煽动阶级仇恨了。在古典政治经济学时代,如果认同以上李嘉图和马克思的看法,那很正常。但自从马歇尔横空出世以后,学过现代经济学的人如果还认为工资和利润互为因果,那就是愚蠢了。

工资不由利润决定,利润也不由工资决定。工资和利润做为一种价格(劳动力和资本的价格),各自都由供求决定。工资由劳动力供求决定,利润由资本的供求决定。给工人涨工资除了带来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别无任何作用。

提高弱势群体的收入,这不是资本家的责任。在公共经济学里,这就是政府的责任。因为贫富悬殊就是市场失灵的一个体现,而市场失灵需要政府来承担,而不是资本家来承担。这是政府的职能和责任。在公共经济学里,主要通过政府用累进所得税和转移支付来调节。在福利国家里,用转移支付来补助弱势群体的规模比重很大。

我并不反对郑云天关于生产过剩的立论。我只是认为郑兄低估了主流经济学,高估了马克思。胡斑竹的话我仅表示借用而已。欢迎两位拍砖。

发表于 2005-5-26 20: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05-5-27 02:35:00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兄的思路我都有些搞不懂。

当收入上升,于是一些原先的必需品就变成了低档品。对它们的需求就会下降。比如火柴就是如此。于是:生产火柴的“生产能力”就必然显得“剩余”了。于是:资源必须被转移到有市场需求的商品上去。

他认为“主流经济学家忽视了生产(能力)剩余的问题,那依然是用马克思的思维方式看问题。

今天,“解放牌汽车”的生产能力是否“过剩”?废话。它遭到了淘汰~

如果社会不发展,产品不发生替代,没有任何竞争,于是,他的“问题”就成为了问题。

发表于 2005-5-27 04: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工资不由利润决定,利润也不由工资决定。工资和利润做为一种价格(劳动力和资本的价格),各自都由供求决定。工资由劳动力供求决定,利润由资本的供求决定。给工人涨工资除了带来成本推动型通货膨胀,别无任何作用。

--------------------------------------------------------

只要限制劳动力流动的国界存在一天,那么,“工资由劳动力供求决定”这个定律就有局限。

如果说工会破坏了劳动力市场的自由交易,妨碍了经济的发展,那么,各位如何解释发达国家偏偏是工会盛行的国家这个现象?

关于工资的问题,我在以往的帖子谈了很多。我认为没有一个人给出了让我信服的反驳理由。

工资成本推动通涨,恰恰是我强力反驳过大苗兄的。天风可以找来一看。

另外,我得出如此看法(工资在国界限制消失前言供需决定论是不对的),与马克思无关。

发表于 2005-5-27 08: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天风兄:

形象地说,斯密认为市场经济根本没病,千万不要给他吃药。马克思说市场经济得了癌症,早晚要死的,不如杀了他好另起炉灶。凯恩斯说市场经济确实有病,但这病可治,他有药方。但后来我们看到,马克思另起的炉灶不成功,凯恩斯的药隔不久就要吃一次,病总好不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怎么看,是根本没病,还是需要再研究一个治疗方案?

依我看,还是马克思的诊断正确,市场经济确实得了不治之症,凯恩斯的方法不过是用止痛药治癌。当然,这只是个可以用事实验证的假说,不需争论,等着瞧就是。一般经济危机都是从股市崩盘开始的,我们现在的情况已经很像了。

另外,主流经济学的市场失灵根本不是生产过剩。主流经济学没有提出生产过剩问题,我的帖子已经说明了。
发表于 2005-5-27 17:44:00 | 显示全部楼层

1972年 阿连德的智利

By John Foran, Department of Sociolog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1996

概要

萨尔瓦多 戈森斯 阿连德被称为世界历史上第一位经由民主选举出来的社会主义总统。1970至1973年他主政智利的那段日子,以巨大的创造力和民众热情,见证了试图建设一个“迈向社会主义的智利道路”。这也遭遇到社会既得利益,军方和海外美国政府的强烈抵抗。这个令人惊奇的民主社会变革历程,在它第二个年头踩踏上危机点,这就是1972年。1972年6月智利冬天阴冷,阿连德为了处置日益尖锐的问题,在罗库若(Lo Curro)召集了一个合作者们的高层会议。面对的问题是丛生的罢工势态,他们需要在错综复杂的困难和挑战中做出自己的抉择。

历史背景

智利是一个1000英里的狭长的国家,从北部与玻利维亚接壤的沙漠沿着安第斯山脉西麓展开,经由首都圣地亚哥所在富饶的中部峡谷与主要港口城市瓦尔帕莱索(Valparaiso)连接起来,再向拉丁美洲寒冷的南端延伸。十九世纪后期,智利传统经济依赖于矿产和硝石,二十世纪则以铜业为其经济基础。自1821年独立,它的社会和政治机构为农业和矿业主主导,长期以来,他们以保守的国家党为角逐国家权力的工具。大约或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政党也出现在智利,争取北部的矿工和农业劳作阶级的拥护。智利的社会结构严重不平等,在富饶的中部峡谷地带,农民生活在极度的半封建状态里。

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之后的整个时期,美国公司向智利的铜业投入了大量资本,铜成为这个国家的主要出口商品。1930年,美国的投资已经达到十亿美金,其中大多数集中在铜业,并取代了英国成为影响这个国家的主要外部力量。

在这个阶段中,存在着一系列政治问题。1924与1925年发生的军事政变给这个国家带来不多的变化,也同时产生了卡洛斯 坎珀(Carlos Ibanez del Campo)的独裁,智利相对而言的民主制度一段时期里被中断。这,无论以拉丁美洲的标准,还是以其他任何标准衡量都是如此。当时波及整个世界范围的萧条,在1931和1932年中推动了更多的政变(可以参照阿根廷、巴西和中美国家)。此后,智利进入了持续四十年的民主制度进程。1938至1952年期间的政府,很大程度上由激进派的政党(尤其是进步党)组成,并由左翼支持而结盟,称作人民阵线。历届政府在人民权力的指引下,一定程度地实现了工业化过程。政府的基础在于智利中产阶级的增长,中产阶级支持进步党和国家党,而工人阶级支持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政党,在那时拉美国家里,他们人数众多且组织良好。

1958年开始,智利人在一届政府任期中进行了三次选举,每一个执政者都有大为不同的发展战略。1958年,保守派的候选人乔戈 亚雷桑德里(Jorge Alessandri)以微弱多数战胜了社会主义派领导人萨尔瓦多阿连德。乔戈 亚雷桑德里(Jorge Alessandri)执行一套经典的自由市场的资本主义发展方式,减少政府干预经济的作用,并邀请国外公司来智利投资。通货膨胀因抑制工资而得到节制。但是这个发展战略还是产生了麻烦——只有很少数的生产性投资由得私人部门做出,并且,当政府将货币贬值的时候,还是再次诱发起通货膨胀。基督教民主党,一个新兴的政党,在1963年的地方选举中获得胜利。基督教民主党获得中产阶级——白领的工人、技能工人和专业经理人的支持。它也的到来自妇女和贫民窟居民的选票,同时也得到城市郊区人口的支持,因为基督教民主党承诺土地改革。

为了阻止阿连德和左翼力量获得1964年选举的胜利,智利的商人们支持基督教民主党。美国也倾入了两千万美元给支持基督教民主党的竞选活动,他们的候选人爱德华福雷(Eduardo Frei)以百分之五十六的选票赢得了胜利,而阿连德的得票为百分之三十九。

福雷(Frei)的发展战略,内容含混且渐进。这是基于“公共福利主义”的一个版本,以国家推进社会福利来避免阶级斗争。他说:“我们既不追逐社会主义也不选择资本主义国家发展道路,而是立足于我们民族的现实和我们民族的存在,从中创造一个我们自己的选择,在这个选择中,国务政治就是公共物品的行政管理”。基督教民主党鼓吹土地改革(但是从未实施),并声张国家对铜业部门实施百分之五十一的国家股权——这个策略被称为铜业的“智利化”——但这并没有真正赶走美国公司,而这些美国公司继续在智利赚取极大的利润。两年的经济景况并不顺畅,1967年,通货膨胀以低增长和高失业相伴又一次来临。土地主和商人阶层对土地改革的前景变得敏感。工会为生活水平下降和限制罢工而激怒。基督教民主党自身也分裂成左翼和右翼两个派别。1969年五月,这个党分裂,其左翼,组建统一人民行动运动,并寻求和左派党团建立联合。

1970年的总统选举是一个三方角力的竞争,即:保守的国家党,其推选前总统乔戈 亚雷桑德里(Jorge Alessandri);左派,被称为人民同盟的共产主义合适会主义者的组合以及进步党、统一人民行动运动和两个较小的党派,萨尔瓦多阿连德是他们的候选人;还有基督教民主党和余下的左翼政党推举的拉多米若 多米克(Radomiro Tomic)。美国的利益者——中央情报局和多国公司们——比1964年的选举投入的钱要少,因为他们确信亚雷桑德里(Alessandri)会赢得选举胜利,但选举的结果却是:

阿连德(统一人民党):1,075,616票 36.6%

亚雷桑德里(国家党):1,036,278票 35.3%

多米克(基督教民主党):824,849票 28.1%

这样,世界第一个经由自由选举产生的社会主义者的总统掌握了智利的权力。

阿连德的头两个年头:通向社会主义的智利道路的方案

在经济运作中,统一人民党(UP)联盟的发展战略可以清晰地表述如下:

统一人民力量的根本目标是取代现行经济结构,终止国家和外国垄断资本家以及大地主的权力,并以此来着手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向社会主义转变,需要对结构做出重大改变,最显著的就是工业部门(被称为社会生产领域)的国有化和实施有效的农业改革。其它目标还包括,提供更好的卫生健康、住房、社会福利和禁止女性歧视。

政策的核心是从利润开支中提高工资,所以要挤兑私人部门,而且这些私人部门中相当一部分已经为国家掌握,并迫使企业在低利润率下经营。1971年末,150间工厂已经为政府接管,包括国内二十家最大的企业中的十二家。经济扩展的同时失业率在下降,通货膨胀也在政府控制下,工人们的收入提高了百分之五十,这是一个巨大的增长。如此下来,1971年四月的市政选举中,统一人民党(UP)获得更高的选票。

1971年七月,美国资本的铜矿被国有化,计算出这些公司1955年至1970年的“超额利润”后,智利政府决定征收两家美国公司Anaconda和Kennecott的铜业资产,无须支付任何补偿。(其方式是,用这些公司在智利的铜业利润与其在世界其它地方的利润比较。计算出它们在世界范围的利润率为百分之十二,但它们却在智利从1955年到1970年获取了七亿七千四百万美元的利润:“有此扣减掉超出公司账面资产的那部分价值”)。智利的国有化运动,使得美国将扰乱智利经济的打算升级,对尼克松政府的基辛格也是如此,他一段著名的发言中说道:“面对一个走向共产主义却不对自己的人民担当责任的国家,我找不到袖手旁观的理由”。如果换成另一个说法就是:美国政府知道什么是智利最好的选择,即使意味着以军人政府取代民主选举的马克思主义政府,也是基辛格和尼克松愿意看到的(且不要说美国在智利的铜业公司和国际电话电报公司,后者在智利的财产也被没收)。于是,美国中断了向智利的贷款,并阻止世界银行和其它渠道的金融资源(美国驻智利大使注解到:“不能有一星半点的东西进入智利……我们将动用我们全部手段迫使智利人陷入极度贫穷”)。

减少援助和经济制裁的结果,智利的工业逐步遭遇到配件、技术和新机器的困难。

现在,工人和农民手中有了更多的钱去花费,驱动了物价上升,也就产生了物资短缺问题,通货膨胀又一次来临。土地改革阻断了农业生产,地主们将土地退出生产,农作物在减收。我们必须指出,政治上的麻烦在于,阿连德并不能够控制全部国家机器——他还不是议会的多数,他不能控制司法系统,他既不能获得全部民事服务的行政机构的效忠,也不能得到军队高层多数的效忠,而这些人恰恰却是在美国接受培训和教育的。上层阶级拥有大多数的大媒体,他们利用这些媒体来反对阿连德(中央情报局为保守派报纸和电台提供资金,造谣生事地诬蔑渲染对共产主义的恐惧)。

罗库若会议:未来时局的打算

面对这些困难,统一人民党(UP)在1972年六月召集了一个高级别的战略会议,试图详尽确定一个方案,以使得革命进程保持住自己锐气。可这次会议中各方产生了严重分歧。共产党,也就是阿连德一翼的社会主义党和进步党打算放慢速度,并打算与基督教民主党的进步一翼重建联合,以藉此重新获得中产阶级的支持。

与这个观点相反,社会主义党,统一人民行动运动(MAPU)和小党,以及被称作MIR(革命左翼运动)更左倾的团体中的大多数呼吁更激进的运动并发动工人阶级(因为MIR(革命左翼运动)并非统一人民党(UP)联盟的正式成员,它们没有直接出席这次会议)

第一团队打算减缓国有化的步伐,特别是那些在一些工厂中自发进行的国有化运动,并保持对国外债务的偿还来平缓与美国的关系;呼吁进行一场“生产斗争”,恳求工人减低增加工资的要求,以降低通货膨胀和商品短缺的压力。在政治意义上,这样意味着与基督教民主党的进步力量重新建立联合,并获取中产阶级重新回来支持变革进程,还可以赢得更加稳固的选举多数。一旦这个政治基础稳固地建立起来,这将能证明,智利社会的变革将会迈开更稳固的步伐。

第二群体力图鼓动工人和农民占领工厂和土地(称为“tomas”,意思是“拿过来”);停止偿付国外债务以报复经济封锁,并实施基本生活品的定量配给,和投机倒把与囤积居奇作斗争。政治意义上来看,这意味着鼓动工人阶级和农民更向激进发展(但还更大程度涉及宪法和法律的变化)。在智利工人阶级中更深地建立起基础,选举获胜和激进变革的政治意志可以双双得到推进。

协商中两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n MIR追求尖锐的阶级对抗和不得已的武装斗争,对抗右翼并镇压军队和警察力量。在这个逻辑下,整个进程被置于严重危险中,因为右翼反动势力将不会按照宪法规定来出牌。所以左派一定要准备直接夺权,总而言之,解除军队以政变推翻革命的能力

n 上面的讨论诸多要点汇集成一个困惑,即强调短期问题的压力,造就一个空间来深化变革过程,不要惹动来自军队、美国和右翼力量策动的巨大风险。萨尔瓦多阿连德,希望找到一条前进的道路来走出横在脆弱的联盟面前那错综复杂的困境,从这些考虑中,他知道人类的巨大赌注交由这些簇在一起的人们抉取。他摆出这个问题:

我们何去何从

1972-1973 在发生着什么

罗库若(Lo Curro)会议的正式结果接受了阿连德的主张,虽然如此,可在实务中,两个不同的战略却在同时进行——政府试图与基督教民主党与中产阶级建设沟通的桥梁,而同时呐,草根的积极分子们在攻城掠地地占据工厂和土地。

每一个群体都努力以自己的方式主导社会变革过程,阶级冲突贯穿了整个1972年。在十月和十一月里,卡车主、零售商业和专业人士们继续罢工,这被称作反对政府的“业主罢工”。政府的反应是,组织商会和街区组织接管物品发放工作。罢工在僵局中结束,其结果是更多的工厂被占领,工人支持政府,可商品短缺更加严重且愈发失去中产阶级的支持。阿连德不得不向自己的官邸派驻某些军人以维持政府的权力。

1973年,阶级极化加深。尽管通货膨胀和右翼破坏经济,UP在1973年四月的议会选举中大获全胜,从过去百分之三十六增长到百分之四十四(选票分析显示,增加的票数来自蓝领的支持,UP失去在白领和中产阶级的票数)。这个结果意味着UP的对手不可能获得三分之二的表决票数,用以弹劾阿连德或者其它合法方式推翻掉他。于是,右翼反对派强化了他们的策略。五月里,铜矿主——至少他们由基督教民主党和白领阶层组织起来——继续他们反政府的罢工。1973年六月十九日,出现军事政变企图,这个受到法西斯和广大右翼民众支持的图谋,由于部分军人依旧忠实于政府而未遂(智利有一个相当漫长的而且是持续的为民选政治统治的历史,对军队有相当程度的影响)。七月29日,第二次卡车主罢工开始,他们与反人民的右翼恐怖主义者结盟并卷入货运业、公交业、城市煤气、管道业和火车运输业中。

1973年九月11日,残暴的军事政变最终发生。政府被推翻,阿连德战死在总统宫。在对全国广播中,他最后的话是:

可能,Magallanes的播音将会被中止,你们听不到我平静而坚定的声音。但这没什么……,我忠诚于智利和她的命运。更多的人将冲出这灰暗惨痛的日子,叛逆者只能欺骗自己。你们必须继续坚持下去,知道不久,哪怕少许远些的未来,宽广的道路将会展开让自由的人民行走,去建设更美好的社会。

军队是政变的主谋,当然美国给出过充分的鼓励,包括物质帮助、后勤支持和对政变当局迅速地外交承认。在智利内部有来自法西斯分子和反共产主义组织、大地主、资本家和大媒体的业主们。除了他们掌握的物质资源以外,这些群体全部加在一起也不足以占到社会基础的多数。那么,政变的社会基础的关键就是治理的中产阶级,在通货膨胀和商品短缺中他们为经济生活艰涩所伤害,再有就是对基督教民主党关上了政治合作的大门,这些温和稳健的党派最终回避了左派而支持了右翼。社会群体中诸如专业人士、小商店业主、卡车司机和其他人,他们拥有自己的联合组织,与工人拥有工会非常相似,他们为军事政变造就了公众支持的气氛。

工人们没有武装也未能为一场国内战争作好准备,他们没有能力抵抗政变,这场政变使得 皮诺切特获取了权力。政变当局——新的军队领导——在掌握权力最初几个月里就屠杀了大约三十万名统一人民党(UP)的支持者,他们中的大部分被逮捕、酷刑再后来就失踪。经过大约十五年,在不懈的抗议示威和奋争后,以自己的民意,智利民众断然推倒了皮诺切特政权,恢复了他们的民主。今天,在自由政治的制度下,智利正在重新找回他们自己,但阿连德时代代表一个失去的社会变革的选择,而社会变革依旧是今天所面对的课题。

发表于 2005-5-27 18:3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再一次发现侧评兄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教科书”。教科书说,当一种商品过剩时,资源会转移到有市场需求的商品生产上。但当所有商品都供过于求时,教科书教你怎么办了吗?还举了个“解放牌”的例子,实际上过剩的何止是“解放牌”,你现在去车市看看,有哪一家厂商的日子是好过的?不注意观察实际经济状况,经济学如何能学得通透?
发表于 2005-5-27 18: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出来,胡版主研究工资问题也是想脱离教科书搞点新意思。工资问题我不感兴趣,先放过不谈,只谈谈胡版主注意到的劳动力流动问题。

每个人都同时具备两种能力,一是生产,一是消费。现在各国对人员流动有一个很有趣的一致现象。如果你带着美元到外国旅游,一定会受到欢迎,因为你为该国贡献了消费能力。但如果你想为外国贡献你的生产能力,想为别国的经济建设添砖加瓦,就很难受到欢迎了。比如你到西班牙对当地人说:“听说你们的皮鞋做得不错,赶紧给咱做几双,咱美元大大地给。”当地人马上会把你当上帝供起来,把你的臭脚捧起来。反过来,你带一集装箱皮鞋去,对西班牙人民说,我给你们送物美价廉的皮鞋来了!话音刚落,人家一把火就烧过来。

教科书解释不了这些现象,所以需要搞点新意思。
发表于 2005-5-28 06: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郑兄,第一,你缺乏产权的概念,第二,你缺乏竞争的概念。

这和马克思一样。

所有的商品都过剩,谁怎么办?产权清晰的所有者怎么办还是政府怎么办?

在微观上,产权清晰的所有者每天都面临需求问题,他们必须不停地发现需求,调整投资的问题。否则被竞争淘汰。

在宏观上,政府面临着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以及产业政策的调整问题。

发表于 2008-7-14 00: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聊翻旧帖滴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1 08:47 , Processed in 0.139840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