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57|回复: 6

“成人化”教育剥夺了童年的滋味

 关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5-5-22 23: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发信站:燕南社区─燕南教育评论─(http://bbs.yannan.cn)
发帖者:stanford

如今的孩子几乎在没有做过幼年梦、童年梦和少年梦的时候就懂得了成年人才会懂得、才应懂得的东西—— “成人化”剥夺了童年的滋味。

忘了一篇小说的题目,大意是:球迷某甲外出未能看到足球比赛现场电视直播,于是赶回家去看他妻子为他录下的比赛录相。半途碰到某乙,也是球迷。某乙见某甲,张口就说:某某队输了。某甲一听大怒,拔拳就打某乙。某乙怨怒不解,问为何打他?某甲说:谁让你告诉我结局了,我要自己去看过程,你侵犯了我的“不知情权”。

这篇小说写得很有意思,提出了作为现代人应该享有的一种权力——不知情权。有些话有些事人家压根儿不想知道,你老是喋喋不休地硬往他耳朵里灌,这不是有意骚扰人家,破坏人家的心绪,侵犯人家的权利吗?因而,我们除了应当享有的知情权外,还应当有拒绝不想知道的“不知情权”。

在喋喋不休的“告诉”中长大

由此我想到了儿童。儿童刚来到世上,对世事社会一无所知,他们对世界的了解都是成年人通过言语说教,或者通过文字图画,或者通过影视荧屏声像传媒等获得的。儿童正是在被成年人喋喋不休的“告诉”过程中逐渐长大,逐渐完成社会化,由一个自然人长成与我们成年人一样的社会人。成年人虽然也是由儿童长大的过来人,但往往忘了自己的儿童时代,忘了孩子有自己的天性与孩子天性所喜欢的天地,总希望孩子明天就长大成人,变得和自己一样。因而现代孩子总是活得很累,而且早熟。

“儿童成人化”已成了普遍现象。现代文学研究专家王富仁教授面对今日儿童的过分早熟,不无忧虑地说:“我们每一个人都会发现,我们现代的儿童不是懂事懂得太晚了,而是懂事懂得太早了:他们的幼年、童年和少年的心灵状态不是被破坏得太晚了,而是被破坏得太早了。”“成人的社会,成年人的文化从他们出生那一天起就骚扰着他们幼小的心灵,……几乎是一集装箱一集装箱地倾倒在他们懵懂的心灵中。我们的儿童几乎在没有做过幼年梦、童年梦和少年梦的时候就懂得了成年人才会懂得、才应懂得的东西:他们在距离性成熟的年龄很早很早以前就知道了性,就知道了性交;他们在距离独立生活还很远很远的时候就知道了金钱和权力的重要;他们在还没有感受到实际社会矛盾、甚至不知道社会是什么的时候就知道了战争、暴力和犯罪……所有这一切都造成了他们精神发展上的畸形化。”

人类需要渐渐长大的儿童

就像早熟的苹果总是半生不熟、僵硬疙瘩一样,儿童过分早熟并非是一件好事。人生总有一个过程,从婴儿到幼儿到儿童到少年到青年到中年到壮年到老年,最后又回到生命的原点。人生需要一步步地成熟,享受每一个人生阶段的滋味,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俄罗斯著名批评家别林斯基认为:“跨越成年时期而进入老年时期的青年人,就像年迈老朽要强装青年人一样,是令人生厌的。任何事物只有本身和谐、自身相称时,才显得美好、优雅。凡事各有其序。勉强的、过早成熟的儿童——是精神上的畸形儿。任何过早的成熟都不啻是对童贞的破坏。”上海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秦文君有一段话也说得很好:“大自然不需要早熟的果子,因为那是生涩的,不甜美的。人类需要渐渐长大的儿童,揣着童心的儿童样子的儿童,那才是长久的、健康的、醇美无比的。”过分早熟的儿童,实际上是透支了人生,剥削了人生应享的滋味,使本该是童年、少年的人生,一下子成为中老年的人生,成为少年老头子、少年老太婆,这是人生的悲哀而决非幸事。

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那一批先驱者,早就对成年人社会骚扰、侵犯、剥夺儿童应享的人生权利提出了严正抗议。鲁迅批评那种把儿童当做“缩小的成人”的做法,使本该活蹦乱跳的儿童变得唯唯诺诺、低眉顺眼、呆滞以至“死相”。郑振铎批评成年人社会“把‘成人’所应知道的东西,全都在这个儿童时代具体而微地给了他们。”“五四”距今将近一百年了,时代已经发展到了21世纪,鲁迅那一代人为儿童争取权益的努力似乎收效甚微,反而大有变本加厉之势。

儿童有权拒绝成年人文化的骚扰

一切都要从娃娃抓起,今天的孩子实在是太累,太苦了。如今甚至连性教育也要向儿童灌输了。成年人的影视、碟片、画刊等等本来已有大量儿童不宜的东西成天包围着他们,现在又要向他们“具体而微”地讲解了。真不知道那些热衷于向孩子传授“性文化”的大人先生们,当他们面对着一双双天真无邪清澈亮丽的童稚的眼睛,该如何来讲解这个“性”?

孩子总爱问妈妈“我是从哪里来的?”就像他们总爱问老师天上的星星为什么爱眨眼睛一样,这本是孩子与生俱来的好奇心与天性。孩子的问题中包含着巨大的哲学,有人说儿童是天生的哲学家。“我从哪里来?”这本身就是一道永恒的哲学难题。面对孩子天真的疑问,为人父母者当然也只能以同样“天真”或“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方式加以回答,虽然似乎“骗”了孩子,但这是必须的。等到他们的性生理、性心理发展到合适时期,如中学时代,再告诉他们为时不晚。如果逾越这个成长阶段,过早地把“少儿不宜”的内容告诉孩子,那么在孩子幼小的心里只会对大人的行为产生恐惧、紧张、不可理解,而决不会是神圣、崇高、美好,从而对父母形成心理上的疏离与害怕。这就是心理学上的“代沟”——儿童还根本无法理解的事情你硬要让他去理解,只会适得其反:或者毫无分辨能力地接受一切,也模仿着去做,从而造成畸形的早熟和生命活力的过早枯萎;或者产生逆反心理,盲目地拒绝任何成年人的一切教导,对成年人保持警戒、抵制和反抗。

如此看来,无论是从心理还是从生理的角度去看,儿童过分早熟,过早成人化,对于人的生命过程都不是一件好事。而使人无奈的是,每天睁开眼睛瞧瞧这个世界,成年人的东西又总是热情澎湃地或者气势汹涌地“一集装箱一集装箱”地往儿童懵懂的心灵中倾倒。现代的孩子到底还有没有自己的幼年梦、童年梦、少年梦?还有没有他们的另一种权利——他们应当享有的“不知情权”:在他们不该知道、不想知道、没有兴趣与能力知道的年龄,有权拒绝成年人文化对儿童世界的骚扰?

发表于 2005-5-23 04: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成人意志。

发表于 2005-5-23 05:24:0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情权”。 很好的命题。
 楼主| 发表于 2005-5-23 05:59:0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像是周作人说过:人生的季节是不能颠倒的。
发表于 2005-5-23 06: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广西师范大学 《童年的消逝》,波兹曼

印刷媒介在儿童和成人之间强加了一些分界线,孩子要学着认字,学着阅读,这才算是有了童年,因此说童年是个相对近代的发明。但是,阅读的界线在电视的猛烈攻击下变得越来越模糊,电视把成人的性秘密和暴力问题转变为娱乐,把新闻和广告定位在10岁孩子的智力水平。儿童不再需要长期的识字训练就能够与成人一起分享来自电视的信息,两者之间的文化鸿沟填上了,于是,童年便消逝了。

发表于 2005-5-28 02:08:00 | 显示全部楼层

父母多恐惧心,儿童多神经症。

教师多分别心,学生多厌学者。

发表于 2005-5-28 03:4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儿童有权拒绝成年人文化的骚扰

没办法,这也是养儿的痛苦吧,有时不得已而为之……要不然,自家的儿子以后怎么跟人家的孩子竞争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1 08:49 , Processed in 0.12312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