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39|回复: 1

[转帖] 石立刚:王伟光先生抛出阶级斗争论并不奇怪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9-27 01: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罗力哲 于 2014-9-27 01:09 编辑

[原创]王伟光先生抛出阶级斗争论并不奇怪



    今天中国面临很多复杂的问题,并在不同程度上引起了国人关注。但有一大问题被有意或无意忽视了,即中国已经不存在共同的信仰,裂变成两大阵营:左派和右派。在当下中国,对与错、是与非不再由良知和道义作审判,而是由左右两派各自给定了。君不见,吴法天打人事件、孔庆东的三骂事件,本来是个人风化行为事件,却演变成群争事件;李天一的轮奸案,竟会关涉到唱红打黒。一叶知秋。其实中国已没有是非,只求同伐异;人类的天性和良知消失了,变成了狗党狐群的自私与贪婪。国人虽然认识到目前的困局非改革不可,改革也喊得天响;但光有雷声,不见下雨,光闻楼上脚步声,不见美人来。原因就在于这两派自我作孽,把中国拖入他们囚徒博弈的困局之中,越陷越深,无力自拨。

    他们究竟是何方神圣?说实在的,虽然他们威力无比,但来路不那么堂堂正正。笔者已经有专文述及此,详见《 中国左派和右派的生态》(要透彻了解中国,请搜索石立刚,阅读石立刚)。在此就不多说了,专门说说有关左派的一些事儿。有人说左派是一群在权力斗争中的失败者,被边缘化者。实际上,此言又对又不对。说它对,因为概述了左派的政治本性;说它不对,因为漏掉了最要紧的一群。总之左派有自己的政治诉求,致力于改变政治上不利的地位,恢复往日的尊荣。

    那么要紧的一群又是什么人呢?实际上,他们并非被边缘化者,而是现有社会的最大得益。众所周知,中国还象苏联一样有一个强大的意识形态领域。他们就依存在这一领域中。即他们以研究马克思主义为职业,垄断了中国的指导思想,占据意识形态领域的要职,荣尊极致;只要分布于中央编译局、社会科学院、党校、高校等等一些清要部门。

    行文至此,也许会有读者反驳:“笔者胡说八道。马克思不是人类的正义和良知化身?”。是的,此言千真万确!西方社会有今日的文明进步实是拜马克思所赐。因为马克思的《资本论》问世后,在全世界范围内掀起了大规模的社会主义运动,推动了资本主义社会进行了大幅度的改良,由原始资本主义,变成文明民主的现在社会,所体现的公平正义远非苏联所能及。详细的论述主见笔者的《拷问苏联剧变的根源》。马克思的确为人类立下不朽之功,足可以同日月争辉。如果我们认真对比马克思和耶稣的人生行止和事迹,就会发现他们之间是那么相似——把自己的生命无私地奉献给人类。

    而当前我国的“马克思主义者”又怎样呢?也许笔者孤陋寡闻吧,从来没有发现这些为数不少的专家有谁能以人格著称于世。恰恰相反,以秽行惊世者不少。例如,目前网上疯传的前中央编译局长衣俊卿,此君可是中国著名的马克思主义专家,位高名重!但不管我们对他的秽行怎样冲洗,也找不出半点马克思的怀抱情怀!我敢说衣俊卿事件只暴露了冰山一角。可见马克思主义在目前中国已经成了一些人的工具了,成了名利敲门砖。有人要从马克思的故纸堆里,寻找片言只字来证明某些合法性,但任何合法性都不是理论能证明的,只是人心向背问题。如果马克思泉下有知,也会无地自容,也不知究竟谁在作孽了!有人说当今中国正实行着一种逆向淘汰运动。此话不假。在意识形态领域,的确淘汰了马克思的精华,留下了垃圾;淘汰了马克思的良知,剩下了邪恶。

    众所周知,我国现行制度,除经济系统嫁接入不完全的市场经济之外,大多领域还保留着苏联模式的那一套。而苏联模式最显著的特征是政教一体化,并伴生着一个庞大的意识形态领域。既不象我国几千年来,道统和皇统分离的做法。在中华几千年几历史中,皇统虽然不断更替,但道统亘定不变。从汉武帝时期开始,孔子一直是中华圣人,精神领袖,起着正人心,化育国人的作用。即使皇帝也必须受儒家道德伦理约束,不然就会成为昏君,被千夫所指,最终败亡。如果谙熟历史就会知道儒家文化有维护社会道德良心的神力。就拿明朝中叶的正德朝来说,当时太监刘瑾等奸倿当权,大行不道。然而不少仁人义士,包括高官挺身而出,据理谏争,不惧致仕、贬斥,甚至面对杀戮,也能视死如归。真真顶天立地,浩然正气贯天宇!可见儒家文化铸造了中华之魂:伟大的君子人格。中华文明能延续几千年,根本原因就在于此。

    也不象西方社会,在政权之外,有一个独立的文化宗教信仰系统,即基督教系统。更准确地说,在欧洲中世纪也出现过政教合一的教皇统治时期。但这是世界公认的最黑暗的时代。西方社会信仰基督教,形成了一种罪感文化,奠定了道德伦理基础。基督教是一种博爱的高尚的宗教,把天堂建在人们心中。还有一大特色是,所有教徒都是上帝子民,都是兄弟,但对异教徒就不是兄弟了。西方社会的强大的内聚力和对外的侵略性,根源就在此。韦伯证明了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精神的因果关系。我还证明了西方勃兴的创新创造力,根源也在此。请见《中国离诺贝尔奖有多远》(有兴趣请搜索石立刚)。创新创造力是市场经济增长的根本动力。

    现在我们来研究苏联模式中政教一体化运行的绩效。显然在这一体制中,官员,特别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官员承担着重维护道德良知,教化国民的使命。从苏联的历史看来,斯大林既是权力中的领袖,也是精神领袖,是一位神化的人。但人终归不是神,人有七情六欲。英雄难过美人关,英雄更难过权欲关。有了色欲权欲,特别是无法厌弃足的权欲,就很难清心正性,养就浩然正气。本来高尚和权力是两个异质体;权力总是排他的,独专独享,无法承载高尚。可见政教天生就不能一体化。结果披在斯大林身上的光环消失后,一个赤裸裸的本原呈现在世人面前:十足的独夫民贼。

    我们都知道,苏联一夜之崩塌了,并且偌大一个国家,没有一个男儿起来抗争。这一奇怪的现象亘古未有,但如果我们仔细分析研究,也能寻找出其中的原因。实际上,苏联这样政教一体化的社会就不生男儿,只有唯唯诺诺,紧跟紧随之辈。即使有男儿也会被逆向淘汰掉了,或被当作异见分子消灭了。可见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怨不得人。

    如果直面中国现实,并不令人乐观。择要者而言,当前中国是一个创新力不足,道德崩坏的社会。要实现中国梦非着手解决这两个问题不可。我们先不论怎样才能解决这些问题,而研究造成这一严峻现实的成因。其实为什么创新力不足?根本原因在于我国在现有体制下,并没有激励创新的机制、土壤。实际上我们连言论自由、学术自由都没有,还遑论什么创新创造者应得到足够的尊荣和礼遇。在中国意识形态领域只有大官,没有大师;而且权力的意志不容非议、不容冒犯。特别是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唱主角的马克思主义研究者,根本就称不上什么学者,根本就没有什么求真求实的科学精神,甚至连马克思的良知和批判也不要了,专务从马克思的故纸堆中寻找片言只字,来证明什么合法性。可惜合法性不是理论能证明的,只是人心向背的问题。并且专务编织一件件皇帝新衣,寻找合适机会,强加在领导人身上,从此这些编织高手也身跃龙门,占据高位。而兢兢业业、潜心研究学术纯粹吃力不讨好,不识时务;并且若有不慎,冒犯天听,便被当作异见者,打压在五指山下,不得翻身。这样的社会何来创新力?

    为什么社会失心、道德崩坏?因为我国清风纪、正人心的意识形态领域出问题了。从衣俊卿事件表明,其中已经成了贼窝、分赃点。上行下效,还能正人心?可见意识形态领域先烂掉了,才会社会失心,道德崩坏。

    从上论述可知,由于政教一体化,造就了一个庞大的意识形态领域,并孳生了中国的左派;进而意识形态领域成了他们的奶油,命根子,死命坚守的圣地。因此当今中国改革的最大阻力由于而生,也成了创新力不足、道德崩坏的根源。


发表于 2014-9-29 10:06:0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曾国藩曾说,社会大乱之前,必有三前兆:“1.无论何事,均黑白不分。2.善良的人,越来越谦虚客气;无用之人,越来越猖狂胡为。3.问题到了严重的程度之后,凡事皆被合理化,一切均被默认,不痛不痒,莫名其妙地虚应一番。”曾国藩死后40年后,大清朝终于灰飞烟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6-26 02:53 , Processed in 0.11147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