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908|回复: 1

[转帖] 十年前恨與愛的故事——盧剛事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26 09: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欣林來自北京,愛荷華大學計算機科學博士,目前在芝加哥工作。      和我的故鄉北京比,愛荷華城可真是太小了,但是在那小小城市裡,我認識到爱的存在與價值!
  事情發生時我不敢相信那是真的,電話鈴不停地響。我家頓時成了學生會的信息中心和會議室,一連串的壞消息構織出了驚心動魄的一幕:三點三十分,物理系凡艾倫大樓309教室。山林華和導師克利斯多弗·高爾茲(Christoph Goertz)教授,另一位教授羅伯特·施密斯(RobertSmith) 及新生小李等許多人正在開研討會。
  突然,山林華的師兄,中國留學生盧剛站起身,從風衣口袋裡掏出槍來,向高爾茲、山林華和施密斯射擊。一時間血濺課堂。接著他去二樓射殺了系主任,又回三樓補足槍彈,旋即奔向校行政大樓,在那裡他把子彈射向副校長安妮和她的助手茜爾森,最後飲彈自戕。
  我們驚呆了,妻子握著聽筒的手在顫抖,淚水無聲地從臉頰流下。小山,那年輕充滿活力的小山,已經離我們而去了嗎?黑暗中,死神的面孔猙獰恐怖。 誰是盧剛?為什么殺人?
  翻開我新近編錄的學生會名 冊,找不到這個名字。別人告訴我,他是北大來的,學習特好。但兩年前與系裡的中國學生鬧翻了,離群索居,獨往獨來,再後就沒什麼人知道他了。聽說他與導師 頗有嫌隙,與山林華面和心不和,找工作不順利,為了優秀論文評獎的事與校方和系裡多有爭執。是報仇,是洩憤?是伸張正義,是濫殺無辜?眾口紛紜,莫衷一是。
  槍擊血案震驚全美。小城的中國學生被驚恐、哀傷、慌亂的氣氛籠罩。血案折射出的首先感覺是仇恨。物理界精英,全國有名的實驗室,幾分鐘內形消魂散,被撇下的一群孤兒寡母。人家能不恨中國人嗎?留學生還待得下去嗎?中國學生開始怕上街,不敢獨自去超市,有的人甚至把值錢一點的東西都放在車後箱裡,準備一旦有排華暴動,就駕車遠逃。
  一夜難眠。該怎么辦?大家聚在我家,商量來商量去,決定由物理系小雪、小季、小安和金根面對媒體,開記者招待會。實況轉播的記者招待會上,他們追思老師和朋友。講著,回憶著,眼淚止不住地流下來。看的、聽的,心裡都被觸動了。一位老美清潔工打電話給校留學生辦公室主任說,“我本來挺恨這些中國人,憑什么拿了我們的獎學金,有書讀,還殺我們的教授?看了招待會轉播,我心裡變了。他們是和我們一樣的人。請告訴我,我能幫他們做點什么?”
  從危機中透出一線轉機,學生會又召開中國學生、學者大會。教育系的同學不約而同地談起了副校長安妮。 安妮是教育學院的教授,也是許多中國學生的導師。她是傳教士的女兒,生在中國。無兒無女的安妮,待中國學生如同自己的孩子。學業上諄諄教導,生活上體貼照 顧。感恩節、聖誕節請同學們到家裡作客,美食招待,還精心準備禮物....。千不該,萬不該呀!不該把槍口對向她!
  同學們為安妮心痛流淚。安妮還在醫院裡急救,她的三個兄弟弗蘭克、麥克和保羅,火速從各地趕來,守護 在病床前。人們還存著一絲希望。兩天后,噩耗傳來。我面對著安妮生前的密友瑪格瑞特教授,說不出話來。她臉色嚴峻,強壓心中的哀痛,手裡遞過來一封信,同 時告訴我,安妮的腦已經死亡,無法搶救。三兄弟忍痛同意撤掉一切維生設備。看著自己的親人呼吸一點點弱下去,心跳漸漸停止而無法相救,這是多么殘酷的折 磨?在宣布安妮死亡後,三兄弟圍擁在一起,並寫下了這封信。
  這是一封寫給盧剛父母親友的信。信裡的字句跳到我的眼裡:“我們剛剛經歷了這突如其來的巨大悲痛,在我們傷痛緬懷安妮的時刻,我們的思緒和祈禱一起飛向你們——盧剛的家人,因為你們也在經歷同樣的震驚與哀哭,安妮信仰愛與寬恕,我們想要對你們說,在這艱難的時刻,我們的愛與你們同在!”
  字在晃動,我讀不下去了。這是一封被害人家屬寫給兇手家人的信嗎?這是天使般的話語,沒有一絲一毫的仇恨。我向瑪格瑞特教授講述我心裡的震撼。接著問她怎麼可以是這樣?難道不該恨兇手嗎?公平在哪裡?道義在哪裡?他們三兄弟此刻最有理由說咒詛的言語呀。 教授伸出手來止住我,“這是因為我們的信仰。這信仰中愛是高於一切的。寬恕遠勝過復仇!”
  她接著告訴我,安妮的三兄弟希望這封信被譯成中文,附在盧剛的骨灰盒上。他們擔心因為盧剛是兇手而使家人受歧視,也擔心盧剛的父母在接過兒子的骨灰時會過度悲傷。唯願這信能安慰他們的心,願愛撫平他們心中的傷痛。
  我啞然無語。心中的震撼超過了起初。剎那間,三十多年建立起來的價值觀、人生觀,似乎從根本上被搖動了。難道不應“對敵人嚴冬般冷酷無情”嗎?難道不是“人與人的關係是階級關係”嗎?難道“站穩立場,明辨是非,旗幟鮮明,勇於鬥爭”不應是我們行事為人的 原則嗎?我所面對的這種“無緣無故的愛”,是這樣的鮮明真實,我卻無法解釋。我依稀看到一扇微開的門,門那邊另有一番天地,門縫中射出一束明光----“我們的信仰”----這是一種什么樣的信仰啊,竟讓冤仇成恩友!
  還來不及多想瑪格瑞特的信仰,盧剛給他家人的最後一封信也傳到了我手上。一顆被地獄之火煎熬著的心寫出的信,充滿了咒詛和仇恨。信中寫到他“無論如何也咽不下這口氣”、“死也找到幾個貼(墊)背的”....,讀起來脊背上感到一陣陣涼意,驅之不去。可惜啊,如此聰明有才華的人,如此思考縝密的科學家頭腦,竟在仇恨中選擇了毀滅自己和毀滅別人!這兩封信是如此的愛、恨對立,涇渭分明。我還不知道愛究竟有多大的力量,畢竟左輪槍和十幾發仇恨射出的子彈是血肉之軀無法抵擋的啊!
  轉天是安妮的追思禮拜和葬禮。一種負疚感讓多數中國學生學者都來參加。大家相對無語,神色黯然。沒想到我平生第一次參加葬禮,竟是美國人的,更想不到的是,葬禮上沒有黑幔,沒有白紗。講台前鮮花似錦,簇擁著安妮的遺像。
  管風琴托起的歌聲在空中悠悠迴盪:Amazing Grace, How Sweet the Sound(奇異恩典,何等甘甜)。人們向我伸手祝福: “如果我們讓仇恨籠罩這個會場,安妮的在天之靈是不會原諒我們的。”安妮的鄰居、同事和親友們一個個走上台來,講述安妮愛神、愛人的往事。無盡的思念卻又伴著無盡的欣慰與盼望:說安妮息了地上的勞苦,安穩在天的懷抱,我們為她感恩為她高興!
  招待會上,三兄弟穿梭在中國學生中間。他們明白中國人心中的重擔,便努力與每個中國學生握手交談。如沐春風的笑容,流露出心中真誠的愛。許多女生哭了。
  我的“黑手黨”朋友,高大的男子漢也在流淚。愛的涓流從手上到心裡,淚水的臉上綻出微笑。哦,這樣的生;這樣的死;這樣的喜樂;這樣的盼望,怎不讓我心裡嚮往?
  大哥弗蘭克握著我的手說,“你知道嗎?我出生在上海,中國是我的故鄉。”淚水模糊了我的眼睛, 心裡卻異常溫暖。突然發現脊背上的涼意沒有了。心裡的重負放下了。一種光明美好的感覺進入了我的心。
  他在那一刻改變了我,我以往那與神隔絕的靈在愛中甦醒。我渴望像安妮和她的三兄弟一樣,在愛中、在光明中走過自己的一生,在面對死亡時仍存盼望和喜悅。
  籠罩愛城的陰雲散去,善後工作在寬容詳和的氣氛中進行。愛荷華河奔流如舊,我卻不是昨日的我了!離開愛城多年了,常常思念她,像是思念故鄉。在愛城,我的靈魂甦醒、重生,一家人蒙恩得救。她是我靈裡的故鄉。
  愛城後來有了一條以安妮命名的小徑。因她設立的獎學金名牌上,已經刻上了許多中國人的名字。友人捎來一張愛城日報,是槍擊事件十週年那天的。標題寫著“紀念十年前的逝者”。安妮、山林華的照片都在上面。急急找來安妮三兄弟寫給盧剛家人的信的複印件,放在一起,慢慢品讀。十年來的風風雨雨在眼前飄然而過,十年來在光明中行走、在愛中生活的甘甜溢滿心頭。照片里安妮靜靜地微笑,似乎說,這信其實也是寫給你的。 
发表于 2012-11-28 05:29:21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方有不少这样的人和组织,尽管他们的亲人被害,他们却提出宽恕施害者。这是基督教关于宽恕与爱的教义所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真名网 ( 站长:吴洪森 沪ICP备05050042号 )

GMT+8, 2017-11-21 21:55 , Processed in 0.42207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